回顾大学时光:虔诚学法修心 成绩直线上升


【明慧网2003年12月7日】“那么在佛法中开智的专家学者将来会很多,他们将成为新人类在各方面学问的开拓者。可是佛法不是为了叫你成为开拓者而给你的智慧,因为你是个修炼者才得到的,也就是说你首先是修炼者而后是专家,那么做为一名修炼者要利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弘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摘自师父一九九六年一月八日经文《证实》)

我不是什么专家学者,只是一名普通的大学毕业生。有幸在大学二年级时得到大法,开始了修炼之路。在大学的四年学习中,我的学习成绩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全班倒数第二名上升到全班前一、二名。我深深知道,这是我修炼后,大法威力的展现,是法轮大法的神奇体现。下面我想详细讲讲这四年中的变化,希望您能与我共享。

记得大学一年级时,我因离家远,在异地语言听不太懂,贪玩心重等原因,第一学期考试成绩很不好,都是60多分,还出现了一门不及格,需要交100多元钱重修,下一年再考,这给我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但是争胜的性格,使我鼓足勇气,决心努力学习,迎头赶上,坚决再不能出现不及格现象。于是第二学期,我更加努力,天天坚持晚自修,直到熄灯才回宿舍,只盼着能有好成绩,全部通过考试。但是,偏偏不巧,我其他的成绩都比上次有所提高,却仍出现一门不及格。又交了100多元钱重修、补考。我记得,当班主任开完班会走出教室后,我追了出去,看了我的成绩,全班倒数第二名。

这对于要强的我来说,无论如何都容忍不了的。于是,我决心放弃学生会中的一切事务,退出系报的编辑工作,退出班干部的工作,一切业余爱好全部停止,潜心学习。在大二的上学期,我起早贪黑,常常只穿一件旧棉衣,拿着一个馍去上一天的自习。同学们都说我太用功啦,这次一定会考好的。考试结束后,我的成绩有了明显的进步,可偏偏命运如此与我作对,又有一门功课出乎意料的不及格!一连三次的不及格,彻底击垮了我,所有的勇气和力量都烟消云散了。我厌倦了一切,再也不想回到这个大学来上学。我甚至想到了出家,想到了隐居。

就在这种极度失落的心情中,有人把法轮功介绍给我。以前我对气功一无所知,也不相信另外空间的存在,认为都是迷信。所以并不想看书,只是看到五套功法的动作很好看,想学动作。在学第三套功法,推转法轮时,我感到小腹处有一物随着我手的推动,也在转动,力量还很大。后来也在不情愿中去了炼功点,跟着看讲法录像。到第四、五天时,我突然肚子疼,我也没在乎。可第二天疼得更厉害了,使我站不起来,只能蹲在地上,才好一点儿。功友们告诉我是师父管我了,是消业,是好事。当时,我听到“消业”一词,只想笑,打心里觉得愚昧、迷信。但是架不住肚子越疼越厉害,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在师父像前,心里跟师父说:“别人都说我是消业,可我不信,如果真是您安排的,您一定有办法让我不疼,如果您能证实这都是您安排的,我就炼。”我的话刚说完,肚子一下就不疼了,而且我在思想中真真切切感觉到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我应该履行诺言,修炼法轮大法(现在想来,这是何等不好的人心呀!但慈悲的师父仍然宽恕了我)。

还记得第一次抱轮时,我好象到了一个神话世界中,满地都是厚厚的云,我在云里钻来钻去,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把云捧起来吹,开心极了!自那以后,我对炼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回到学校后,也就是大二的下学期,我开始了我的修炼之路。自我开始修炼起,我就认为修炼是最重要的,无论如何,也要按照真、善、忍去做。在大二下学期考试时,我发了一念,宁可出现不及格,也决不找老师套题,要考出自己的真实水平,哪怕不及格,也要做到真。那次我复习得并不好,心里很没底,但成绩下来后,我居然全部通过!

以后,随着学法的深入,我越来越勤于学法、炼功,参加大法的心得交流会,及其他洪法活动。宁可在考试期间抢不到自修室的座位,也要坚持早上的集体炼功;宁可中午牺牲掉午休,也要坚持每天中午的集体学法……我宁可失去世间的一切,也要坚修大法!

那时学校里还几乎没有人听到法轮功,我们从头开始,成立炼功点,组织同学一起学法、炼功,我们没有时间,上午、下午、晚上都要上课,我们就利用午休时间坚持天天学法;我们没有房子,就在外面学,夏天顶着烈日,冬天站在雪地里读书。就这样天天坚持着。记得有一个中午,下着雪,天很冷,但同学们还是都来了,站在雪地里读书,渐渐地,我的双脚冻得疼起来,双手也冻僵了,大家都很冷。在我们身边有一棵枯树,倒在地上,这棵树上没有雪,比别处还稍微暖和一点儿,也可以坐。在这种情况下,男生主动让着女生坐下,男生仍站着坚持读书。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意识到大法的珍贵,决心不管再苦再难,也要抽时间把《转法轮》从头背到尾。我给自己定了计划,每天背4页,天天坚持。这样,每天除了集体学法、炼功外,我又多了一个任务背书。开始一天背4页很难,怎么也记不住,要背3-4个小时,才能背过,慢慢的,感觉越背越容易,2个小时就能背完4页。有一次,我白天的时间安排的很满,实在没抽出时间,晚上我把书带到自习室去背,虽然声音小,可还是影响别人学习,只好出来,找灯光背,在图书馆一楼有间房间亮着灯,我就跑到窗外借他的灯光背,还没有背完,那房间就熄灯了。当时我很着急,心想只要能有一点点微弱的光,照亮书上的字就行。可是已经很晚了,到处都熄灯了。正在着急中,我忽然抬头一看,那天是农历十五,月亮很圆,月亮的光就可以照亮书上的字。那一刻,我真感到任何事情都在为修炼开路,只要心坚定,一切都安排的非常好。就在我最忙的一天,没有灯光背书,却早已安排了明亮的月光。

有时,我实在没有时间,上午、下午、晚上都有课,那时,就会有一门课的老师提前通知他有事,他的课不上了。正好留给我2个小时背书。在我背书的那段时间,好象是星期三,我的课很满,上午、下午、晚上都有。这时,下午一门课的老师也不知怎么了,一到星期三就有事不上课,一个学期下来,她几乎星期三都没上课。这样,三个月的时间我把《转法轮》从头到尾背了一遍。

随着修炼的深入,我发现,所学的功课变得越简单,我的脑袋就好象法轮桩法中的口诀“生慧增力”智慧越来越多,理解力越来越强,最后有一种高屋建瓴的感觉,感觉常人的知识一目了然。我没有想到我写的第一篇论文,被班里当作最好的范文,老师拿到班上宣讲,说我思路清晰,有独到的见解,还说那篇论文已经达到了发表水平,建议我向出版社投稿。我作的第一个设计,也被认为是班里最好的设计,被老师大加赞赏,认为我在园林设计方面很有天赋。其实,那只是我学完法,炼完功后,感觉来了灵感,随手画的一张草图。

还有一次,第二天就要考试了,而那门功课我还没有复习好,就拿着复习资料和手抄《美国讲法》去了图书馆,在那个灯光明亮安静的学习环境中,我怎么也看不下去复习题,迫切地想看《美国讲法》。后来我决定豁出去了,就看《美国讲法》,管它明天考得如何,先学法。一边看着《美国讲法》,一边听到师父的声音在讲法,讲得和书上一样。我感觉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全神心地聆听师父讲法,其余什么也没有,我不知道我在翻书页,不知道我在图书馆,不去想明天会怎样,只有师父在讲法,我在听。那个晚上,我就象众生中的一员在听法,仿佛不在这个空间。第二天考试,同学们都说题出得偏。我复习的那几道题都考了,我没有复习的都没考!我的成绩又是班里的前几名。

因忙于学法、炼功、洪法之事,我的学习时间减少了,但成绩却直线上升。到大四最后一次考试结束时,同学们都去看成绩,我没有去,因为那对我来说已无所谓了。我只要按照大法去做,做好一个修炼人要做的就够了。同学们回来告诉我,说她们很吃惊,我的每科成绩都在90分以上,每门功课都是班里的前一、二名。

大学的学习结束了,大学的生活结束了,这些都已成为历史。但是在这期间,因修炼大法而展现出来的奇迹却是永远抹不去的事实,那学习成绩翻天覆地的变化就是法轮大法神奇的见证。我以一位大学本科生的名义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他远远超越一切常人的知识、理论、学术,是真正的科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