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清华大学大法弟子王为宇

【明慧网2003年2月1日】获悉清华大学大法弟子王为宇于2002年8月被国安秘密绑架,认识他的朋友都震惊了──是非如此颠倒了吗?我从很早就认识王为宇,震惊之余,我决定理理思路,把我认识的王为宇写出来,以免那些欺善扬恶之徒又做出什么歪曲事实、耸人听闻的文章来欺骗世人。

王为宇,29岁,祖籍山东,勤奋、正直,从高中开始,一直成绩优异,他的高中老师对他这个学生至今念念不忘。临近高考,王为宇获得了包括清华、北大、中国科技大学、协和医大在内的5所著名大学的免试录取资格,最终,他还是被清华严谨治学的校风吸引,来到了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开始了他在清华大学整整9年的学生生活(从91年入校至2000年因修炼法轮大法被迫离校)。大学5年,曾获优良毕业生奖章、优秀学生奖学金、中国仪器仪表特等奖学金(首次授予本科学生)和飞利浦奖学金等多项奖学金,曾担任班长、团支书、科协副主席、精仪系学生团委副书记。

由于品学兼优,1996年被精仪系录取免试直接攻读博士研究生,博士导师是著名的光学信息处理专家。勤奋努力加上名师指点,王为宇的博士研究课题进展很快,在进入课题研究一年多的时间里,在国内外学术杂志上发表了数篇论文,并获得一项研究专利(申请号:00103362.X。专利名称:获得稳定被动调Q激光器的增益预泵浦方法)。

王为宇1997年年初得法,他曾对我说,从小他就觉得自己有师父,只是不知道师父在哪儿。得了法,就像在迷途中找到了回家的路,从此义无反顾。从得法的那天起,他就不断地向他周围师生、亲友介绍大法,不少人因他而了解了法轮功,从此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朋友们感受到他的真诚、善良、无私与宽容,都愿意和他相处,连大家都认为最自私、最蛮不讲理的人都愿意把心里话讲给他听,把他当作好朋友。从1997年起,王为宇担任97级系新生辅导员,一干就是两年,这是一项繁重而没有什么好处可捞的工作。新生军训,在最后的阅兵方阵操练中,别的系的辅导员都是跟着队伍走两遍就躲到树荫下聊天乘凉去了,只有王为宇,站在本年级方阵的最前面,烈日下,与比他小6岁的新生一起从头练到尾,学生们都被他感染,对艰苦的军训毫无怨言,在最后的阅兵式评比中,精仪系的新生方阵获得一致好评。在担任辅导员期间,王为宇时常潜移默化地给新生们讲大法中的道理,也时时不忘按大法要求自己,善待他人,无私无我,天冷了,他把自己的棉衣毛裤拿出来,送给特困生,学生交不起学费,他帮着在系里给他们联系勤工俭学的机会,有人得了急病,他亲自送到急诊室,把别人都打发回去休息,自己留下来守夜。几年以后,一位已毕业的97级学生因工作原因遇到已经失学、流离在外打工的王为宇,真心地握住他的手说:“我们聚会的时候常提到你,关心你的命运,你是我们大学5年中最佩服的老师,希望你一切平安”。

1999年镇压开始以后,学校再也没有给这些法轮功修炼者一天安静的学习和工作环境。99年底、2000年初,学校在上面的授意下,对法轮大法修炼者施压,以学籍、党籍、公职、退休金等切身利益相威胁,逼迫学员妥协。99年9月和10月王为宇两次因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和其他清华学员一起被清华派出所扣押,被罚蹲4~5个小时,并被威逼讯问至深夜。清华大学里的修炼环境一时被严重的破坏。

因为王为宇还是一如既往地向身边的人洪法,指出当权者打压法轮功的错误,系里觉得王为宇是“带头的”,多次找他谈话,以不予毕业相威胁,勒令休学两个月(后延长至4个月)送回上海的岳父母家教育,系里专门负责迫害的教师王东生(精仪系迫害法轮功的首要恶人)和周瑞增亲自出差到上海,以“不放弃法轮功就开除王为宇党籍、学籍”要挟其岳父做王为宇的工作。他的高中母校泰安中学,原准备评他为历年来的优秀毕业生,当从清华来了解到他是法轮功修炼者,立即取消了这一称号。由于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压力,王为宇违心的写了一份满是文字游戏的材料,得以回校继续学业。

然而很快,他就痛心地认识到自己犯了背弃真理的大错。2000年5月,师父的《心自明》发表后,王为宇郑重地写了一份书面声明,更正自己以前犯下的错误(那时明慧网还没有“严正声明”一栏)。那天,在系馆人来人往的大厅中央,王为宇碰上了王东生,他当着众多驻足观望的同学老师的面,递上严正声明,一字一句的告诉王东生:“我以前的不利于大法的一切文字、行为、言论统统作废”,王东生手拿王为宇的声明,尴尬无奈地笑着说:“你再考虑考虑,考虑考虑”,没有什么可考虑的了,王为宇义正词严的劝诫王东生:“不要干有损大法的事……历史上的每次是非颠倒,都是以正的战胜邪的而告终,不相信真理的人必将受到惩罚”。他终于能勇敢的面对压力。听了他的一番肺腑之言,系里另外几位大法弟子也相继向学校递交了严正声明,收回了保证书。

后来师父的《走向圆满》发表,清华校园里,一批弟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又走上天安门证实大法。学校党委和各系有关人员都慌了手脚,他们发现“最近‘反弹’得很厉害!”王为宇所在博士研究生班党支部开组织生活会,“帮助”他改变认识,面对众多不明真相的指责、甚至谩骂,被邪恶控制的支部书记竟然拍桌子大叫“你要还炼法轮功,我就与你不共戴天,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王为宇心平气和。学校再一次勒令他休学,教研组的老师面对得力助手的离去,科研任务的停滞,不免怨声载道甚至恶语相向,王为宇一笑置之,临走前,尽力做好了实验室的交接工作,带走了自己的所有私人物品──他已经看明白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真相告诉所有的人,否则只要不放弃修炼,在真相昭示于天下之前,他是不可能再回来了。

流离失所的日子是艰苦的,但是却坦坦荡荡,王为宇凭自己的专业技能,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在IT行业中站稳了脚跟,成为公司的骨干技术人员,收入不菲,然而生活却极其简朴,他是离家不远的烧饼摊上的常客。所有的钱都用在了大法工作,和接济其他学员上。作为一个修炼人,为宇对自己的要求很高,他常常对同修说,我要做好,不然,如果有一天,公司的人知道了我是炼功的,他们就会用我的行为来评价法轮大法,不能因为我做的不好,让他们误解了师父、误解大法。在他每次报销的帐目中,没有1分钱是用在私事上的,因为时间来不及乘出租上班的发票都被他细心的挑出来撕掉,每逢出去拜访客户,他都要先看看是否有公交线路能够方便的及时赶到,以便节省公司的开支。没有人逼着他这样做,也没有人监督他,即使他做得再好,甚至都不会有人知道,有的人甚至会觉得这样简直有点愚蠢。但是,修炼人都明白,这是大法中最基本的要求。

在打工的公司,为宇不失时机的向同事和能接触到的一切人以直接、间接的方式讲真相,讲做人的道理,还和以前一样,同事朋友们都喜欢他,愿意和他单独相处谈心。2001年元旦,公司总部联欢,公司老总掏出3000元给职工们摸奖助兴,结果这个大奖落到了为宇手中。一时间,欢呼的欢呼、眼红的眼红、遗憾的遗憾,为宇当场数出1000元交给经常有业务往来的另一部门,剩下的2000元交给自己的顶头上司,分派给了本部门同事。一次,他的两个同事碰到一起,谈起人生的意义,感叹现在的人心不古、追名逐利,其中一位突然眼睛一亮,说:“我认识一个高尚的人”,另一个人说:“我也知道一个”,当他们说出他的名字,原来是同一个人──王为宇。

离开学校后,学校曾多次试图找到王为宇,打电话到家中,欺骗他父母说别人都回来了,就他还在外面,美其名曰回来读完博士,好拿个证儿(实际是想骗回来洗脑)。王为宇经过在校期间,学校的几次威逼利诱,看透了弄权小人的险恶用心,早早地看穿了他们的诡计,所以一次也没有上当。然而事情还远没有结束,对一个已经离开学校,只想自由追寻自己的信仰的学生,当局竟然出动国安特务,动用大量人力跟踪盯梢,卑鄙地将他绑架了。事后还对其同事、家人封锁消息,继续诱捕其他修炼人。

在他被抓的紧急关头,他没有来得及打手机告诉自己的亲人一声,却拨通了公司的电话匆忙的表示辞职。因为有这么一个所谓的规定,凡是雇用法轮功学员的公司都要受到处罚,相关人员(比如招聘王为宇进公司的人)可能也会有麻烦,受牵连,江泽民就是想尽类似的搞株连的招术,使法轮功弟子在这个社会上没有生存的机会,让人们因为害怕迫害而疏远法轮功学员。为了不给公司找麻烦,所以王为宇才这么做。用这种办法,保护了公司里的相关人员,不要因此事受牵连而怨恨大法,从而干出什么悔恨终身的事。

其实每个人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虽然人的承受能力不同,但是,只要我们能包容他们,不计世间得失地慈悲于他们,不断地给他们了解真相的机会,不断地启发他们的善念,总有一天他们能明白过来,做出自己生命中的正确选择。为宇告诉我,有一段时间,为了让他的一个被蒙蔽的朋友明白事实真相,他每天搭乘那个朋友的车,一路上给他讲,从怎么对待爱人、对孩子的教育,到人生该追求什么,什么才是真正的善,一聊就是一路,一直陪他到家门口,再自己搭乘公共汽车回家,后来那个朋友终于被打动了,从此对法轮功转变了认识,甚至在朋友聚会上为法轮功的清白据理力争,以致于朋友们甚至以为他是大法弟子。

王为宇的努力没有白费,他出事后,一位同修为了了解出事当天更多的细节,随便拨通了一个他同一部门同事的分机,电话那边的同事动情的说“为宇人非常好,我们这里几乎所有的人他都帮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究竟怎么了,我们能帮他什么吗?”

那位同修告诉我,他听了这几句话,差点落泪,不是因为他们对王为宇的评价,而是因为,这些与为宇朝夕相处,深深了解他为人的好同事、好朋友肯定不会再受报纸电视的愚弄。因为他们亲身感受过法轮功修炼者的为人、和处世原则,他们不会再因此而误解法轮大法。“真、善、忍”是衡量宇宙中万事万物的标准,一个生命如果敌视宇宙的真理,生命的未来就是很可悲的。这也是我们这些修炼人,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流离失所,面临生命威胁还在坚持向一个个被蒙蔽的人反复讲述这场迫害真相所要达到的目的。

为宇至今没有下落,我不愿去想象会发生什么。在精仪系馆大厅里的那一幕时时在我脑海中回放,当人明白了生命的意义,任何情况下都一定能坚持到底,即使意外迷途,他也会最终找到回家的方向。一个得了法的生命,在最邪恶、最黑暗的角落,也会焕发出夺目的光彩。“其实他们是觉悟的人,知道了人生真实意义的修炼人。”“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师父经文《我的一点感想》)我想我们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只有默默的尽我们所能,使更多的人了解事实真相,不让邪恶的招术再有行骗的空间,让它们所有的骗术都失去哄人的市场。

* * * * * * * * * * * *

注:由于王为宇目前下落不明,我只想记述一个普通的清华大学修炼者逐渐走向成熟的历程,在大陆铺天盖地的镇压中,有千千万万大法弟子没有轰轰烈烈的故事,没有激动人心的慷慨陈词,只是在默默无闻的做着最平凡的工作,他们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日积月累,汇成正法时期可歌可泣的壮丽神话。在此,仅向所有的同修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