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科学的迷雾 返本归真


【明慧网2003年2月18日】在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人类社会里,人们所见,所闻,所接触到的一切几乎都跟发展到今天的科学有关。科学发展的这短短几百年的时间里,特别是最近的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使几千年来人类的生活方式,生存方式,思维方式等一切的一切都发生了极其巨大的改变。

可是无论科学怎么发达,都不可能让人知道自己的一生,甚至控制自己的一生,也就是说,对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来讲,不管是一个国家的总统也好,还是无名的小小老百姓也好;或者不管是亿万富翁也好,还是街上要饭的也好,谁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什么时候出生,将来在社会上会扮演什么角色,什么时候遭灾,什么时候遭难,什么时候碰到好事,什么时候碰到坏事,什么时候生病,以至到最后什么时候死,这一切,谁都看不到。无论现在的科学怎么发达,在这个问题上也不能给人类任何帮助,人也更不可能利用科学来能够控制自己的一生。所以过去宗教中一直讲,人在迷中,只能随着社会发展的潮流在走:文化大革命来了,大家都去抓走资派;改革开放了,大家都去赚钱;计算机时代来了,大家都去转行学计算机,身在其中,不由自主,只有在历史翻过旧的一页的时候,人们才会大概地在表面上看清楚历史的发展,可是却永远也看不到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因。这是因为人本身就被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所制约着,人要想看到这一切就必须要从常人的这个层次中跳出去,其实这就是修炼。所以对修炼的人来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不断地从迷中走出来的过程,不断地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的过程,直到最后大智大慧,完全看清所在层次宇宙各个空间的真理和真相。从这个角度来看,修炼,返本归真对人来说就是一件非常伟大而又殊胜的事情,同时又是人生中最严肃和最难的一件事情。一个人要真正能从迷中走出来,从常人中跳出去,在人类历史上,古今中外,寥寥无几,这就是为什么李洪志老师一直讲:“悠悠万世,几人不迷”(《转法轮(卷二)》)。

一说到修炼,修佛修道,今天的许多人就会认为是迷信,不科学。其实从更广的意义上讲,在当今社会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宗教信仰,每个人都迷信,也就是说对一个人来讲,迷信是绝对的,而不迷信则是相对的。许多人虽然不相信道教、佛教和基督教,可是却虔诚地相信科学,这在当今的世界上,可以说是大多数。实际上,科学已经变成了现代人类社会最大的宗教。在现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从一出生的时候,就开始接触现代科学的东西,从上幼儿园开始就被系统地灌输现代科学的知识,然后从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那就是更加系统地被灌输现代科学的知识,彻底地被科学洗脑,科学造就着人类,它无孔不入,渗透人类社会的每个角落,以至使人的生存、生活和思维等各个方面都会不自觉地符合科学,维护科学,只要是顺着这条路走过来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人怀疑过这就是人类发现和认识宇宙真理的唯一途径,没有一个人向这个科学问个“为什么”?它真的就能给人类带来“永恒的真理”吗?

实际上,就用现代科学的基本常识就能看清科学是怎么回事。我们知道,现代科学所认识的这个宇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物质存在,从基本粒子、分子、星球、星系一直到宇宙中的一切物质都在运动着,而且一切物质的运动又都是有规律的。我们认识的这个宇宙的年龄已有至少上百亿年了,我们生存的这个地球的年龄也已有几十亿年了。不管这些认识对不对,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无论是地球,还是宇宙的年龄都已经非常大了,可我们本次人类的文明历史没有超出一万年,那么也就是说宇宙中的那些以小于一万年为周期的运动规律,我们人类有可能认识到,而宇宙中的那些以大于一万年为周期的运动规律,我们人类就很难认识到或根本就无法认识到了,所以用现代实证科学的这套方法想要认识宇宙中的那些以几万年、几十万年、几百万年,甚至上亿年或更长时间为周期的运动规律,对现在的人类来说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如果这个科学不可能让人认识到“永恒的真理”,那么人对它这么虔诚的信仰不也是一种盲目崇拜吗?这不也是一种迷信吗?实际上,这个科学带给人类的,相对于宇宙中真正的那些真理或真相而言,都是偏见和谬见。

那么如果人人都有了这种偏见和谬见,并且还把这些偏见和谬见当作绝对的真理的时候,他就不可能对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也就是说不可能有正见。五百年前,太阳围绕地球转是常识,可现在就是笑话了,那么今天建立在现代实证科学基础之上的整个人类对生命、人体、时空和宇宙的认识,如进化论,光速不变,万有引力以及这个学那个论的等等这些所谓的现代科学的常识,五百年后会不会也成为未来人类的笑话呢?其实那是一样的。现在人类通过科学认识到的地球围绕太阳转实际上也远不是宇宙中的真相,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再往上看,地球是宇宙的两极之一,这跟现代科学所认识到的情况差了何止是十万八千里!正如李洪志老师讲的:“其实这宇宙用人的思想、用人的观念、用人现有的水平、或者是将来的水平,你都永远探测不到宇宙到底是什么,根本就不可能探测到的” (《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这是因为人类走了一条完全错误的探索宇宙真理的路,那么对人类来说,怎样才能真正认识到宇宙的真理呢?李洪志老师的《转法轮》一书第一次明确地告诉现代人类,只有通过提高人类的道德水平和思想境界才是认识宇宙真理的唯一正确的途径。

实际上,人类用现代科学不断地在探索的,搞不明白的这些宇宙中的真理,真相和奥秘或者用现在的话讲叫做规律的这些东西,其实就在那儿放着,没有谁蒙着人的眼睛,不让人看,可是人就是看不到。为什么呢?是因为人身上有许多不好的思想,魔性和其它许多不好的因素在,也就是佛家所说的业力,耶稣所说的罪,这些东西是阻碍人认识宇宙真理的根本原因,所以当修炼的人把这些东西修下去之后,自然就看到了。从另一方面来讲,宇宙中的那些造就万事万物,包括人的生命的那些真理,规律和奥秘都是非常神圣的,人只有变得那么神圣,才能看到。而当人真正看到这些神圣的真理和奥秘的时候,就会发现,人类现在玩的这个科学实际上就象迷宫里的小白鼠一样,是非常非常低能和非常非常可笑的。人类想用科学来“探索”宇宙的真理实际上是一个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幻想,因为科学永远也不可能洗去人身上的罪业,永远也不可能使人变得那么神圣。恰恰相反,正是因为科学证实不了人做好事会有好报,做坏事会有恶报,它也证实不了道德才是人最珍贵的东西,更证实不了另外空间和神的存在。所以当人们一提起这些的时候,信奉科学的人就会无情地抡起科学的棒子打人,而打掉的恰恰是人最珍贵的东西――人的道德,人的纯真和善良,而当人的这些本性的东西越来越少的时候,人就会更加堕落。世界上几乎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神都给人留下了做人的道德准则,行为规范,以及许多戒律,可是今天的人类几乎已经全面地突破了所有的这些做人的道德准则,行为规范和戒律。在现代科学的带动下,人类私欲极度膨胀,道德却一日千里地往下滑。什么吸毒,同性恋,黑社会,性解放,乱伦乱性,杀人害命,追求各种刺激,为了赚钱,为了名利可以不惜一切手段,正象李洪志老师讲的:“做这种事的人不象人样,不做这样事情的人也被污染得麻木得不象人样,都在这个大染缸中被泡着,无形中你的观念都在符合着、随和着,离人越来越远” (《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个宇宙也是这样,也有宇宙的法理在制约和均衡着宇宙中的一切。我们都知道“宇宙中一切物质的运动又都是有规律的”,在这一点上人们是应该有共识的,因为宇宙中的一切并没有乱套,否则现在的科学研究和探索也无从立足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银河系是跑不出这个规律的,如果银河系是按一定规律在运动着,那么我们生活的这个太阳系呢?太阳系里的地球呢?如果连地球都是按照一定规律在运动着,那么地球上的只有5千多年文明历史的人类社会呢?它能跑出这个规律吗?如果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也都是按照一定规律在发展演变的,那整个人类社会这5千多年历史上所发生的这一切,包括地震,洪水,干旱,火灾,海啸,饥荒,瘟疫,疾病和战争等各种灾害,以及朝代的更换等等等等,它能跑出这个规律吗?它能是偶然出现的吗?如果这一切都不是偶然出现的,那么这些在告诉人什么呢?

人把超越自己认识能力以外的一切都说成是自然现象,其实这浩瀚宇宙中的一切都被真善忍的洪大法理制约着,不要说地球上发生的一切,就是这无边宇宙中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是人所认为的所谓的自然现象。

人所看到的这人世间发生的一切,其实都是宇宙深层生命和物质运动演化在人世间的反映,这些都是表相,假相。想想看,怎么可能像一粒宇宙尘埃一样的小小地球上发生的这一切和这个浩瀚宇宙的运动演化没有任何关系呢?在地球上,一个小小的苹果落地,牛顿就揭示了它背后万有引力这么大的宇宙奥秘,那么比苹果落地不知要复杂多少倍的人的生命存在以及人的思维和创造能力等等,这背后将要蕴涵多大的宇宙奥秘啊?那么万有引力背后还有什么宇宙奥秘呢?有多少人思考过这样的问题?其实从更大的角度看,万有引力是根本就不存在的,那是另外的因素促成的,可是人却永远也不可能看到这些宇宙真正的真相,而生生世世都被人世间的这些假相所迷惑。不同历史时期的人类被不同历史时期的社会发展表相所迷惑,而今天的人类是被现代科学的表相所迷惑。

目前人对宇宙的认识基本上都是借助于科学的手段,而到现在为止,人类用这个现代科学的手段也没搞清楚宇宙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底有多大?可是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去看,就会发现这个地球对于蚂蚁来讲也是无限大的,每个人都知道无论蚂蚁怎么折腾永远都不会跑出这个地球,因为它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可蚂蚁自己也许并不这样认为,它可能还觉得它比人的本事都大,一个蚂蚁可以搬运一个比它体重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物体,而人却不行(如果不用任何工具的话),也就是说这个地球对蚂蚁来讲就象一个无限大的宇宙一样,蚂蚁没有那么大的智慧去容纳这个地球。其实人也是这样,人觉得这个宇宙浩瀚无边,无限大,可是对许多比人高级的生命来讲,这个宇宙很小。我们都知道如果把全人类这5千多年来所积累的所有知识,包括天文的,地理的,历史的,物理的,数学的,化学的,生物的,文学艺术的,政治的,经济的,军事的,中西医的以及各个民族不同的文化,习俗和语言等等等等......这一切都装进一个人的脑袋里,根本就不可能,因为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有那么大的脑容量,可这些东西对比人高级的生命来讲,可能就象一粒芝麻那么小,因为他的容量大,也就是智慧大。

我们都知道,在遥远的地方看太阳就象小星星一样,那么地球呢?根本就看不见了,也就是说在这个浩瀚的宇宙中,地球连一粒宇宙尘埃都算不上,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人类在地球上所发现的,所发明的这个定理呀,那个定律呀,并不一定带有普遍性,也就是说在其它星球上可能并不适用,在地球上是水往低处流,而在其他地方则很可能是水往高处流的。人到现在也没有发现这个宇宙中除了地球以外是否还有其他的生命?其实宇宙中几乎所有的星球上都有生命(很多是在另外的空间),他们的生存环境与地球相比那可真算是千差万别,远远超出人的想象,不只是星球上,弥漫在人眼看不到的微观当中以及无限的宏观当中的一切都是生命,这个宇宙是个非常繁荣的宇宙,生命是遍布宇宙中一切的。现代科学把精神和物质割裂开来研究,这是科学的致命缺陷。如果人类能把围绕原子核运转的电子放大到地球这么大时,就会发现那上面也有人类社会,也有江海湖泊,山川河流,跑火车跑汽车,而且他们也知道电子围绕原子核转,他们认识的那个电子上同样也有人,同样也有江海湖泊,山川河流,跑火车跑汽车,就这样往下追查下去是无穷无尽的,那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人觉得地球上的人现在都坐宇宙飞船飞到太空里去了,多了不起啊!而在那些看太阳系就象一个原子一样的生命来看,人根本都没有动地方,连一个小小原子都还没跳出来呢。

其实人所生活的这个物质环境是由许许多多的高级生命,也就是神给人创造的,其中“时间”就是这样一个高级生命,它牢牢控制着这个空间中低于它的一切生命的生老病死而不出任何偏差,同时把世上所要发生的一切事情,无论大小,都按照顺序一件一件地展示在人的面前,使人感到人世的不可预测性与随机性,当修炼人的境界突破“时间”的控制时,就能看到许多事情的真相,也就是说“可以知道一个人的将来和过去;大的可以知道社会的兴衰;再大的可以看到整个天体变化的规律”(《转法轮》)。除了“时间”外,还有一个神叫“情”,“其实,这个情就是我们这个空间中三界内的一个神,他是给人缔造的,为人、为三界内众生而存在的一个神。如果没有情,人人会变得冷漠,人要没有了情,会更恶,那人类一点意思都没有了。正因为有了情,人懂得了喜怒哀乐;正因为有了情,人有了父母和子女之间的感情关系;正因为有了情,才能组织成家庭;正因为有了情,自己才能对自己的子女爱护。情对人类起到这样的作用。但是由于思想不正确导向,这个情,又能够使人产生不正确的行为,或者是不正确的思维方式。人一生出来就被这个情泡着,它是浸透你一切细胞的,三界内所有的分子与细胞都被它浸透着,所以修炼中就很难摆脱。修炼的人,你要放不下这个情,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人的行为。其实,重情就是在维护这个情,你就是常人;你要能放下它,你就不在它其中,就是神。……但是没有了人情,不等于不爱护别人。他有更高的东西,叫做慈悲,是更高尚,更广大,更美好的。”(《法轮佛法──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 ),此外,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的神为人类形成了这样一个空间,使人能在这里生存。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人们现在上网用计算机,如果没有光纤等形成的网络系统,如果没有微软和英特等公司提供软硬设备,人现在根本就不可能随意地使用计算机上网,如果没有许许多多的高级生命给人创造这样一个环境,人也不可能在这儿生存。

其实在这个地球上,像我们现在这样的人类文明已经存在过不知多少次了,今天的科学家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埃及金字塔是怎么回事,实际上那就是前面的人类文明留下来的,所有的大洋底下都留有不同时期人类文明的遗迹。每一次的人类文明都走了不同的“科学”发展的道路,许多都比今天人类的科学更发达,最后人类的道德败坏了,人类的文明也就被毁掉了,而每一次人类文明又都有大觉者下世传法度人,使许多还不错的人能得法得度,返本归真。这一次也不例外,在本次人类5千多年的文明历史中,就有中国的老子,印度的释迦牟尼和耶稣等许多大觉之士下世传法,告诉人应该怎么样去做人,他们给人留下的道德经,佛经和圣经都是指导人如何修练,返本归真的,最终的目的就是要让人跳出生老病死,轮回转世,跳出三界,跳出苦海。而当一个人一旦真正跳出了生老病死,轮回转世的时候,他就会发现,他所看到的人类社会和他在常人社会中看到的相差十万八千里。发生在人类社会这5千多年里的一切事情,从大到小,都是非常非常有序的按照规律一幕一幕地在上演着,大到天灾人祸,世界大战,朝代的变迁,国号的更换,小到每一个人什么时候在何地的什么人家里出生,长大了在什么学校上学,什么老师教他,以后在社会上扮演一个什么角色,直到最后什么时候死,而且所有的这些是一点偏差都没有的。业力大到一定程度的人就像个小微生物一样,让他当猪,他就当猪,被杀来杀去的,痛苦得不行,还完了罪业,又去当人,又不行了,再去当狗,当牛做马,甚至当蚂蚁,当蛆虫,最后还不行了,就只能下地狱了。可是人还觉得这里好得不行,人不可怜吗?活一辈子什么也不知道,稀里糊涂地度过自己的一生,就象李洪志老师所讲的:“混世难悟之人,为钱而生,为势而毙,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苦苦相斗,造业一生”。这就是为什么神佛要不辞劳苦地下世度人的原因,他们可怜人,怜悯人,因为他们是善的,是慈悲的,所以他们就想使人变好,使人变得纯洁自律,高尚神圣,从而能返回来,返本归真,这样就不会在迷中了,就不会那么苦了,不生不灭,活得明明白白,这多好呀。

一个人在常人社会这几十年很短暂,转眼就过去了,而今天世界上的人,绝大多数其真正的生命实际上比这个宇宙的年龄都大,为了寻找“真善忍”,可以说人人都是历尽艰辛,可是由于在常人社会这个大染缸里被污染的太深了,现在“真善忍”已经送到眼前了,许多人又都不认了,多可惜呀!李洪志老师在《转法轮》里讲:“这是我们在末法时期最后一次传正法”。真善忍,上是宇宙的根本法理,下是我们古老中国的国粹,拥有几千年文明历史的中华文化的精髓实际上贯穿的就是儒释道思想,道家讲真,佛家讲善,儒家讲忍。过去古人讲究做人要重德,要讲仁义礼智信,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做事讲天时,地利,人和,要顺天而行。其实古老的中华文化就是宇宙法理真善忍在我们中华民族身上的最充份体现。可现代中国讲暴力革命,讲专政,讲镇压,讲战天斗地,阶级斗争,造反有理,无法无天,讲搞群众运动,讲究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这还不够,还要“其乐无穷”。这些跟我们中国传统的儒释道思想相差多远呀,完全都是背道而驰的,在近几十年的时间里,中国几千年的文化精髓,做人的道德规范几乎完全被摧毁了。

人究竟为什么活在世上,怎样才能不虚度自己的一生,这是一个亘古的话题,“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古今中外多少仁人志士为了探索人生的真谛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千古佳话,可是他们中又有多少人真正探寻到了人生的真谛呢?今天李洪志大师已经把这一切明明白白地摆在了人的面前:“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真善忍”现在体现给人的是洪大无量的慈悲,反反复复地给人机会,但不会永远这样。总有一天“真善忍”会展现给人佛法伟大的威严。“人类啊!清醒过来吧!历史上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们面前。”(《再论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