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修炼、科技


【明慧网2002年6月29日】善是人类天性的一个方面。这种天性不同于本能,也不同于观念。一个善良的人看见素不相识的人或者动物遭受痛苦时,他会难受甚至流泪,这个过程不须经过思考判断。善良是人性的标志,人不能没有善念。可是善良的天性是那么的脆弱,一旦涉及到个人的利害关系往往就被抛在脑后。如果一个人看见遭难的是自己的宿敌,他可能不会感到难受,相反他可能还会觉得痛快,说不定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活该!”恐怕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这个善为什么在不知不觉中被恶淹没了?”原因就在于人的私欲。当一件事情涉及到个人切身利益的时候,人的心理天平就会自然倾向对自己有利的一边,“善”在他的心目中就会变得无足轻重。人的私欲如果极端膨胀,善良的天性就会丧失殆尽,正所谓丧尽天良,谁要挡了他的路他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六亲不认,全无善念。

俗话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可见圣贤之难能可贵就在于“无过”。如果一个人不论何时何地,总是以善为念,一贯如此,久而久之当善良的一面变得越来越强,名利、私欲再也不能够左右他的判断和行为时,他就能做到神明自得,他就能避免做错事。中国人把品德高尚的人称作君子,圣贤的书可为君子之圭皋,可见圣人要比君子高一层。那么还有没有更高的境界存在呢?如果人的心中完全没有了私欲,有先天的本性存在,那就连善与私的冲突都不会再有。这种境界道家叫“返本归真”,佛家叫“执著无存”。达到这种状态的人,道家叫“真人”;佛家叫“佛”。

有的人有这样一种思维定式:要一提到佛、上帝、神,立刻就会将其斥为迷信、违背科学。好像科学与神、佛是根本对立的概念,可是我们知道有许多科学巨匠包括牛顿、爱因斯坦都是宗教的虔诚信徒,在当代西方社会信仰宗教是普遍现象,有宗教信仰的科学工作者多得难以计数。怎么解释这个现象呢?难道那些信仰宗教的科学家都在把自己的信仰当儿戏吗?事实是科学根本就未曾否定过神的存在。科学是人类通过实证的方法去探索自然的活动,其基本特点是怀疑一切未经科学实验证实的东西,但同时也不否定任何未经证伪的东西。迄今为止,在有神还是无神这个问题上科学根本没有结论。科学与有神论的区别仅在于认识事物的方法,而不在于对有神还是无神这个问题的回答。与科学家不同的是,有神论者对神佛的信仰不需要科学证据来验证,但这并不是说自然界不存在这样的证据,西方就有不少笃信宗教的科学家在用科技的手段来证实基督的存在,其证据也是很有说服力的,可见用“科学”做借口来否定神佛的存在,完全是一个逻辑错误。

关于神佛的存在,佛家的“肉身不坏”现象也是很好的例子。按照佛教的惯常做法,僧人在圆寂以后遗体都要火化,出现“肉身不坏”现象的高僧在圆寂之前,不但知道自己即将离开人世,而且也知道自己的肉体能够保持不朽,因此嘱其弟子保留遗体不再火化。这样保存下来的“肉身”仅安徽九华山一地就有好几尊,这些“肉身”在常温和潮湿的自然环境中摆放了几十年至数百年不等,最近在河北省香河县民间也出现了这样的事例。出现这种奇异现象的高僧和民间修炼者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品性温良,乐于助人,一生勤于修德。人们能看见他们的肉体在人间的不朽,实际上他们真正的生命存在形式已经通过修炼达到了升华与永存,神、佛就是这样修炼出来的。这不是子虚乌有的编造与迷信,而是客观存在。

人们将丧尽天良者称之为“禽兽”;普普通通谓之“常人”;饱学圣贤之书而一日三省乎己是“君子”;积善成德者叫作“圣人”;返本归真,执著无存者乃“佛、道、神”,层次的差别本质在于人心,关键就看人如何重德修心。中国历史上有许多劝人重视道德的古训,艰深至道家奉为圣典的《道德经》,古人对道德的重视可见一斑。古今中外的正统宗教如:佛教、道教、基督教等也都是教人通过修心重德达到生命层次的升华。可是今天的人类似乎已经淡忘了祖宗的训诫与觉者的教诲,“道学先生”已经是昨天人们取笑的对象,今天的人只觉得这个词是如此的遥远和陌生。宗教也失去了往日的庄严与神圣,修炼的殿堂变成了旅游胜地、社交场所;教人修炼的神、佛不知何时却被“强加”了赐福于人的“天职”;人们拜佛求神为的是求其保佑自己的私欲得以满足,其实是与神佛教化于人的目的背道而驰的!

当今社会,人们相信法律是约束人类行为的紧箍咒,科技是人类获取美好生活的敲门砖,好像道德在现代社会已经成了无足轻重的赘物。殊不知法律管不住人心,科技乃是一把双刃剑。贪婪可以使人忘记本性;仇恨可以叫人丧心病狂:无论多么可耻的行径,面临多么严厉的法律制裁,只要有人出高价,就有人愿意去干。有人吸毒就有人贩毒;有人想杀人就有职业杀手;……钱可以买到一切。科技赋予了人类改善自己生存条件的能力,但同时也赋予了人类毁灭自己的力量:人类现有的核武库已经足以将地球毁灭上百次,还有形形色色的新式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将要登场,结合电脑技术,人类的生存实际已经被置于按钮和控键之下。

人们无法想象科技的潜力有多么巨大,但是科技越是发达对人的道德要求就越高。过去几个人作奸犯科可能对人类没有多大影响;今天几个人的作用就能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明天的人“本事”也许还会更大!大国政治维持世界稳定的格局将被彻底打破,科技将使弱小国家也同样具备着毁灭全球的威慑力量。今天,人类各种利益的大碰撞已经使世界变得动荡不安,种族矛盾、地区冲突、恐怖活动从来就没有平息过。

人不重德,科技将成为人类毁灭自己的利器,人将无福享受未来的科技成果。但是,在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人们对道德的重视却远不及古人,长此下去科技与道德的两极分离怎能不使人类的生存面临巨大威胁呢?要避免悲剧的发生,真正的出路在于人类道德的全面回升,而不是法律或者别的什么防范措施,人类从来就没有象今天这样亟待道德水平的整体提高。早在我们人类文明的早期,释迦牟尼、老子、耶稣就以其觉者的智慧与慈悲把修德的真机点给了人。在人类自我约束能力普遍下降的今天,如果有谁能使千千万万的人迅速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那他实际上就是在救人于水火,他就是在普度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