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是猴子变来的(译文)


【明慧网2003年1月3日】([注]本网站所转载的参考资料皆为非修炼界人士所撰写,不一定和法轮功学员的认识相同。)

在报刊上曾读过这样一件事,
有一个几乎没有大脑的人活着,
并且还能与人讨论问题。
是在他死后,通过解剖发现,
他的大脑只占正常体积的很小部分。
我对这件事情很吃惊,
怎么会这样?如何解释?
苏尔古特市:亚历山大

宇宙中没有任何偶然,只是在我们这个物质世界——结果的世界,看起来是偶然的表现。在宇宙世界的总体的相互联系下,任何现象都是严密的法则的表现。每一种生命的产生和发展都严格地按照自己的程序进行。物种发展的程序贮存在生命的肉身的每一个细胞中,决定着生命种群的发展方向,并形成一个向该方向发展的程序“走廊”,在其中允许有变异出现,这种变化保证了必要的多样化和种群发展的继承因子,超出程序“走廊”界限的变异会自行淘汰。这个选择,在严格规定的方向里严密地程序化了,自然界均按此法则生存。

读者!说出来可能会使您难过。我告诉您,您不是猴子变来的,哪怕所有人都非常认可是这样,也不管猴子多么辛苦,猴子也不能变成人。这是两种毫不相干的物种,其产生和发展的程序是完全不同的!(“自然选择法”不是法)。这是宇宙程序化的物质生命产生发展的法则作用的结果!

和宇宙一样,人也是个多层能量体系,其中包括核,智慧层,信息层,能量层和肉身(肉体)层。人的核,智慧层,信息层和能量层是永生的,这是精细能量;只有最粗糙的最表面的最短寿的外层要死亡,这就是人的肉体。

当年我曾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认为基督教教义中所讲的精神,灵魂和灵魂不死等都是臆造的、骗人的。其实,精神不是别的,正是人的核,而灵魂就是智慧、信息和能量三个层次的综合,灵魂不死正是能量守恒定律的体现。我们平常所习惯上的人死了,只是脱掉了他的外壳,其高层-信息能量层与底层-肉体之间的联系出现了断层。而只要宇宙存在,人的精细层就永远不会消失。

对人体信息-能量层多层体系的深入研究会得出惊人的结论——“人的大脑是控制人肉身的系统和沟通肉体与智慧的通道”。人脑与人的智慧无关。它指挥人的肉体进行活动,并保证信息与智慧之间的联系。大脑接受智慧层的信息并在神经中枢将其相互联系起来,作用于身体各种器官的肌肉。我们通常所称作的本能,正是人的大脑的一套基本功能。

信息层是人与宇宙之间信息作用层次。在信息层中,人集中了人的一生中有关人程序的所有信息。在智慧层中实施人在活着时所有智力和情感过程。思维过程和作出决定是在脑外,在我们的肉体之外,在智慧层;而人脑反映的只是思维过程的结果。

在这里得出一个令人不安的结论:地球人类正在释放负的信息-能量流,这能量流可达到我们太阳系的信息层,并破坏着星系运行的程序。

这个发现使我震惊,促使我决定公布我多年研究的成果——20世纪末的我的发现,我的感觉就像20世纪初俄罗斯诗人亚历山大.布洛克所写的那样:

20世纪……人们仍无家可归,
可怕的生活时而闪现,
还有更黑暗,更巨大的魔鬼的阴影。

我们唯物主义坚定地“认为”:人生只有一次。于是人们急着在这一生中索取一切可能得到的,不惜任何代价,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地球人在生活中如此地巧取豪夺,结果释放出巨大的邪恶的负面信息和能量流,这个流是那么的强,甚至直达信息层,破坏整个信息层,破坏星系的运行规律。因此我们对地球上所发生的各种灾难不必惊讶:国际冲突日益尖锐,没有想到的地方会燃起战火,一系列的战争中,具体个人违背人伦道德行事。

由于我们人类自己的黑暗灵魂,肮脏思想和互相仇视,导致了地球上局部地区的地震和龙卷风,引发本来长期和平相处的民族间的冲突。今天的地球人类的表现,正在提醒我们清理自身机体里的废渣;这个机体要么通过开始加强净化得到拯救,要么在自我偿还中毁灭自己。

还是在青年时期,我读过圣经,但当时并没有明白“博爱”的真正意义。没有弄懂什么是博爱,为什么要博爱,怎样才能做到博爱。现在我才明白了圣经中教导人们要博爱的含义,明白了“行善事,同时你就是在熔化邪恶”这句话的含义,这不是简单的一句话,而是伟大的宇宙的法理:“赋予人生命,是为了让他熔化世上的邪恶。”

在生命过程中按照这个法理行事,人生在精神上向更高层次升华,同时帮助他人提高。我们现代的生活方式不利于人的精神完善。精神的黑暗和不文明,今天已经达到了极限。“在黑暗中人们不知道往哪去”。由于不知道宇宙的法,我们创造了自己的“法”。今天我们生活的全部都建立在使人舒适的法和假“现实”上。因此我们的生命流向,是一条人类灾难的路。它象毒蝎一样,全力使我们背离自己的核;而我们的科技进步,只是在加速这一毁灭的进程。

早期的唯物主义者就已经变异了人的精神方面的概念,战斗的唯物论加剧了这一扭曲;共产主义和“发达的社会主义”彻底地将其变异了,把精神方面简单地视为宗教狂热,从而扭曲了生命的真正价值和人生的意义。

人的精神方面不是宗教狂热,而是不断修炼人类自身和心灵,使其升华到这样的境界:那时的人不再行恶,人生散发出温暖,人与地球上的生命形成一种兄弟关系;那时的人类给我们的星系带来真正的爱,像爱母亲一样。那时人们会明白,他是宇宙的整个机体的一部分。

只有通过宇宙的理性才能走向真理,而人类的使命就是同化这个真理。为此,每个人都应完全转变成另外一种生命——对宇宙中的一切都充满善与爱的生命。

所有时代的伟大科学家都看到了,在自然规律中,神的法是不变的和永恒的。

亚里斯多德说过:“研究人的灵魂和伟大的神的洞察力远比研究物质世界重要。”

牛顿认为他的科研成果的最大意义是证明了“神给自然界规定的法”的存在。他说,是神启动了宇宙的运动,一直运动到今天。这些机制太优异了。

现代人大多数都不了解这些伟大的科学家的精神世界和世界观。因为这部分内容在科学出版物中不是被隐藏就是被删去了。唯物论还有一个产物,就是生存竞争规则。今天的人把它当成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法则。

生存竞争法则是人为的,它是从另一个人为规律─—自然选择规律推导出来的结论,是达尔文人为地推断出来的种间生存竞争和种内生存竞争学说。反映到人类社会就是“强者生存”,由此导出国家间的竞争和一个国家内的公司竞争等等。即人类社会建立的基础就是斗争;斗争,斗争,在人类社会这一层次中从上到下充斥着斗争。

自然选择法则不是法,种群的发展不是斗争,而是符合各种群的宇宙发展程序(“合作”),任何对这种“合作“的破坏都将带来扭转不了的后果。

让我们回忆一下众所周知的一个人类破坏自然规律的例子作为证据:中国搞了一场打麻雀的战争,这场据说是中国人取得了辉煌胜利的战争,随之带来的是田野里的毛虫因没有了天敌而肆意地毁坏了大部分农作物。

能使人繁荣的真正法理是宇宙的博爱,只有这个法理能使人类摆脱精神退化,摆脱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