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洪大的宽容


【明慧网2003年2月19日】我是重庆市郊区法轮功学员,61岁,没有文化。我是99年元月开始学法的。通过学法炼功,我满身多年的病症都没有了。如折磨我最厉害的颈椎病、胸椎病和腰椎病在很短的时间就不翼而飞了。还有其它的疾病也没有了。正在这时,中共江氏集团却因为妒忌而开始了对法轮大法的疯狂镇压。我刚才得法几个月,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么好的大法,怎么能让邪恶之徒迫害呢?我又怎么能没有大法呢?

从此以后,我便来回穿梭于乡间的路上,为同修们接送资料。可是因我没有文化,又忙于干事,所以就放松了学法,2001年8月,当邪恶大肆抓捕大法学员时心中似乎起了怕心,为了不想让邪恶之徒抓捕,我决定到我儿女们打工处去躲一下。结果到了儿子那里,儿子不让炼,反对。到女儿那里,女儿也不让炼。由于得法时间短、悟性低,这样我就不自觉的放弃了修炼。时隔不久,身体便出现了异常,经医生检查阑尾炎而开刀住院,事后,我痛定思痛,这样做我对得起慈悲的师父吗?也对不起我自己呀!师父为我做了那么多,我怎么就对大法产生怀疑呢?万劫难逢的大法,我怎么就在迫害与魔难中丢弃了呢?师父说:“所以我告诉大家,不要因为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转法轮》)我不能放弃修炼呀。

就在这几天夜里,我在睡梦中都在喊:“我要修炼,我要修炼。”直至把我从梦中喊醒,脸上已两泪纵横,我便又回到修炼的路上来了。2002年10月份,我左腋下长出了一个包来,由于常人心过重,内心又产生是病并寄希望于常人的心理状态。到医院看,医生说是瘤子,要我到县医院照B超。我上了车坐好后,车不走,反转了两圈拉客。结果来了一个同修,同修知道此事后,严肃果断地开导我,一直谈到县城下车后才分开。我徘徊于县城,最后决定回家。

回家后,那位同修又找了两位同修来我家切磋。事后,由于我心性的提高,几天后那个包就不翼而飞了。自己从此事也认识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心性多高,功多高”的更深的涵义。我非常惭愧,师父对我一个未能精进的弟子如此地三番五次的宽容,带给我的是红光满面、坚实的身体,我怎么能不更加精进呢?我坚决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而在这最后的路上走好修炼中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