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学教师:上下求索幸得大法


【明慧网2003年2月20日】我出生于五十年代初,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红卫兵大串联,批斗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初中未毕业就去“反修防修第一线”插队落户达九年之久。在农村远离政治运动学会了独立思考,不久就开始反思文革,意识到我们都上当受骗了。从此讨厌政治说教,没有信仰,只求做个有良心的人。我从小就很有自己的独立见解,积极要求去农村不是为了响应号召,而是厌倦了都市生活。到了农村种了几年地又觉得手工劳动效率太低要求开拖拉机,居然如愿以偿,成为全县唯一的女拖拉机手。

文革结束后恢复高考我第一批从北大荒考回上海交大电力工程和计算机系统系学习。当时只重视业务和出国,脑子里旧的信仰荡然无存,新的信仰还没有考虑。现在回想起来,我寻找信仰的过程和我的科研工作走的是一条相通的路,即:建立对研究课题的兴趣,资料检索,确定最佳方案,理论论证,实验论证,给出结论。

1986年我去新西兰自费留学,记得一位新西兰友人曾问我有什么信仰,我随口回答,什么信仰也没有。我永远也忘不了当时他那双惊异的双眼。显然我的回答令他不可思议,我隐约地感到没有信仰可能是个问题,但由于长期受到无神论的宣传,对东西方传统文化缺乏了解,并没有认真地考虑信仰问题。

1996年我已在澳洲安居乐业,并在一所大学执教多年,开始觉得有一种精神上的追求,但不知是什么。1997年我去美国的一所大学进修,因为远离家庭独立生活,有足够的时间博览群书。好象一切都在安排之中,我读到的几本书包括一些当时在美国的畅销书都在传递这样的信息:人和宇宙之间有非常密切的关系[1,2],人体本身有许多独立的生命体[3,4]。比如“生日秘密”[1]一书,作者对14,000人进行了观察,运用西方的占星术等学说对一年365天中每一天出生的人总结出特征,强点和弱点。如果以前只是零星地听到关于算命的准确性的传说,那么这本书则是很系统地总结了天象和人命的关系。每个人都可以在书中找到自己所关心的人的生日,进行对照,看看准确与否。根据该书的描述对照我所熟悉的人,准确率居然高达80%。

我是学工程的,受实证科学影响很深,对如此高的准确率是不能用“巧合”二字而轻易否定的,我感到了浩瀚的宇宙和人的生命之间存在一种不可分割的关系。人的命运主要是先天决定的,而不是后天。我的无神论思想开始动摇了,思维逐渐开放,不再简单地用“迷信”二字来解释自己所不熟悉的现象。对周围的一些性格不好、磨难不断的人我有了许多同情心,原来此乃命中注定,无法避免。

虽然占星术使我相信人的生命过程和宇宙的天体运动息息相关,但我没有停留在对占星术的研究上,而是进一步考虑什么是宇宙的真相,人如何才能驾驭生命而不是听天由命。使我的思想产生又一次飞跃是看了真人传记《有一条河流——Edgar Cayce的故事》[2]。Edgar Cayce(1880-1945)生活在美国佛吉尼亚海滩,他没有学过医学,平时他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在催眠状态下,他是一个神医,只要告诉他病人的姓名和住址,不需要告诉其他情况,他就能准确地说出病人的症状并开出奇特而有效的药方,但他本人不参与治病。他每次看病都需要进入催眠状态,看完病再返回正常状态,他用这种方法替病人诊断病情长达45年之久。他一共留给美国的ARE协会(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and Enlightenment)9000份速记报告记录他在催眠状态下所作的医学诊断。另有几百份病例报告,其中有遍及美国各地的病人和医生的宣誓书,证明情况属实。Edgar Cayce说他在催眠状态下就回到了天国世界,那里有一位穿紫色长袍的老人给他一本很厚的书,对每一个给出的人名和地址,他都可以在书中找到该人的生命记录,包括生什么病,如何治疗。他所作的医学诊断仅仅是照本宣读而已。他65岁那年在家中安详离去时对周围的人说:今天这个世界是多么需要上帝啊。

Edgar Cayce的故事讲的是超常现象,但却是实实在在的事实,一个延续了45年经得起实证科学考验的事实。我的无神论思想从此休矣,对宇宙的探索又融入了神灵的内容。有一次一位对易经颇有研究的人替我算卦,对我以前的经历算得很准,说到我的今后,他迟疑了一下,说我在53岁左右卦象凶险要生脑瘤。我听后吃了一惊,心想怪不得我总是对别人说到55岁我就准备退休了,别人不理解,说你的工作这么优越为什么急于退休,难道这是我的预感吗?以前信奉无神论时,盲目地认为人定胜天,事在人为,不知天高地厚。而得知人的一生为命中注定时才觉得人原来如此渺小无助,一切都是听天由命。我更加坚定了寻找驾驭生命的真谛,寻求神灵保护的决心。

我看了易经的书,觉得艰涩难懂,也看过佛教的书,总是不得要领。1998年我在当地报纸上读到一篇文章,题为“《转法轮》-一本千年难得的好书”。虽然文章的版面很小,但我牢牢记住了书名。10月的一天去朋友家玩,隔壁邻居老太太来串门,看见我就说她修炼法轮功,是要做个好人,要有缘份才能修等等。我马上想起《转法轮》一书,就说我想先看看书再说,不知哪里能买到。老太太给了我一个炼功点的电话号码,我找到了《转法轮》。该书文字通俗易懂,粗看是教你如何做一个好人,为什么要做好人,细想是在讲一种新的宇宙观和生命科学,而且讲得非常透彻。第一遍看完后我恍然大悟,一下子觉得人很轻松如获重释。这种感觉是很真切的,大概就是缘份吧。

《转法轮》使我明白生命是在宇宙中产生,具有不同的层次,决定层次的高低在于生命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程度,即层次是通过修炼真善忍而提高的。在常人社会也可修炼,不必出家。出家是人为地造成修炼的好环境,而在常人社会修炼难度要大的多,必须符合常人社会的理,做好常人社会的事,遇到任何情况首先要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吃亏在先,不求名利。不修炼的生命仍按照出生时所定的轨迹发展,修炼后的生命则遵循新的轨迹同化宇宙,天人合一。

《转法轮》在理论上解释了我的许多疑问,书中讲到的一些超常现象,我也能够理解,因为已有了思想准备,知道了许多超常现象已被证实。而有些超常现象是每个人自己体悟的,不同的人,不同的层次,体悟是不一样的。若不知道这些情况则很容易视为迷信。但真正的科学态度应是虚心体会情况,细心调查研究,不轻易否定自己不熟悉的事,勇于破除旧观念的束缚。

以前也知道要做好人,但是因为没有得道,江山易改,本性难易。现在知道了法理,仅几天功夫,就觉得自己已变得非常平和了,不再关心自己的名利和得失,慈悲代替了烦躁。比如我在大学教一年级的课时,学生程度参差不齐,或上课溜号,经常会有人对早已讲过的内容或解答过的问题重复提问,这时我会出现不耐烦的心理。现在这种心理都自然消失,我能不厌其烦的面对学生,尽可能帮助他们的学习。所以他们经常会问我,老师你怎么这样有耐心。我心想以前我可不是这样的。

修炼使我体会到什么叫身心健康,伴随着心平气和的是无病一身轻,精力更加充沛。以前我虽然还算健康,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力不从心,容易疲乏,身上关节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酸,看见我的人都说我显得很累,我定期要看中医调理。但修炼后这些症状一概消失,从此结束了看病吃药的历史。以前每天要睡9个小时,否则一天不舒服。现在每天睡6-7个小时就足够。省下的时间足以炼功学习。除了上班,把家务活都快包下了,也不觉得累,有一次带女儿到一位我以前经常求诊的中医那里看病,我已经很长时间没看到他了,他看见我就对我女儿说,你妈妈的身体看上去要比你健康的多。

我是不轻易接受任何信仰的,对自己相信的东西总是反复考证。修炼初期虽然我自己感觉很好,我仍不断地和周围的修炼人交流,并考察他们的言行。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告诉我修炼以后如何身体变好,脾气变好的故事。每个人都很平和,时时事事从自己身上找问题,提高自己。在这些事实面前,不需要别人告诉我,也没有什么可怀疑的,我知道我找到了宇宙的真理。从此我结束了苦苦的寻求,走上了修炼的路。记得有一次碰到一位台湾来的老太太,看样子没什么文化,我问她,你是怎么开始修炼的?她说,她第一次看到“转法轮”书中李老师的像,她的眼泪就哗哗地流下来,她知道这就是她要找的。许多人都有这样简单的得法经历,不象我这么复杂。就象缘份这样的事很难用公式来统一描述。

法轮功是我自己找来的,我很珍惜,觉得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渊源流长,这下中国有希望了。没想到1999年7月以后,中国江氏独裁政权开始迫害法轮功,一夜之间攻击之词铺天盖地。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我,简直太熟悉这些方法和气氛了,毫无疑问这就是第二次文革。我想起了一句名言:“你第一次上当那是骗子的过错,若第二次再上当,那就是你的过错。”

我很信任自己的选择,因为我不喜欢随波逐流,一生都是走自己的路,不受任何大气候的影响。我很幸运,我一直走得很顺利。

参考材料:

[1] "The Secret Language of Birthdays", by Gary Goldschneider & Joost Eleffers, Penguin Stdio,1994.
[2] "There Is a River … The Story of Edgar Cayce", by Thomas Sugrue, ARE Press, 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And Enlightenment,1942 - 1997.
[3] " Spontaneous Healing: How to Discover and Enhance Your Body's Natural Ability to Maintain and Heal Itself",by Andrew Weil M.D.
[4] "Mutant Message Down Under", by Marlo Morgan, Harper Collins, 1994.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