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和正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2月22日】我是1997年10月一天偶然的一个机会喜得大法的,我没得法之前,有严重的痔疮病,整年用药来维持,乳腺癌大手术,手术后效果一直不好,去哈尔滨治疗两次也不行。后来就用药来维持,经常去医院复查,所以我的压力太大了,就象背了一座山,喘不过气来,脾气又不好,见火就着(地方言),因为一点小事跟丈夫吵翻了天。自从得大法以后,我真是变了一个人,严重的痔疮病好了,乳腺癌也好了,从学法那天开始我一粒药也没吃过,医药费一分钱都没花过,真是一身轻,处处用宇宙特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家庭也和睦了。

2000年12月19日,我决定去北京正法,我们一起去十多个人,一路上我们互相照顾,互相谈学法心得,我心里太高兴了,就一念,赶紧到北京,到了天安门我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喊出了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就这样恶警把我们抓上车,在车上我们喊了一路“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窒息邪恶”。恶警把我们拉到一个地方,不说出地址、姓名的就坐在院子里的水泥地上,大约坐了两个来小时,那时天气已经很冷了。后来又把我们分到北京各派出所审问,审我那两个恶警挺邪恶,他们把大法师父的像用脚踩,骂师父,我告诉他们不能这样做他们不听,那时我心里难受极了,只想到他们不诬蔑师父我怎么承受都行。他们让我举着胳膊站着,骂我,用脚踢我,把我兜里的300元钱要撕了。另一个人没让。就这样从5点多开始一直到下半夜一点多,他俩困了,才把我送回笼子里。

后来又把我们几人送到北京东城区看守所,到那里我们就绝食绝水,到第五天又把我们送到行唐县刑警队,后来又被关进行唐县看守所里,等着各地方去往回领人,我共被关了十六天,到最后没人领就让自己回来了。

到家后派出所、单位都到我家找我,派出所的人到我家把我带到派出所跟我丈夫要了1000元钱说什么“保证金”,我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写了不去北京的“保证书”,给大法抹了黑,过后我痛苦极了,从那以后我就背上了沉重的包袱,心里总是不得轻。自从看到师父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一文后,我彻底放下了包袱,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弥补一切过错。单位、派出所经常到我家来干扰,所以我丈夫骂我,有时打我,不让我出门,看着我。

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尽一切办法做真相,直到现在没间断过。在这期间有过两次因为自己有漏让邪恶钻了空子。一次去个地方贴真相,在后边追上来一个女的,拽着我让我跟她走,给她讲真相,她不听,后来我发正念离开了。又一次我贴完真相被人告密,在我弟弟家被派出所的人带走,当时我衣兜里还有八张真相,恶警在我身上翻了两遍竟然什么也没有,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呢。就这样他们没有什么证据,把我关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早晨我丈夫把我领回家。到家后我丈夫对我更严了,不让我学法不让炼功,看我炼功就打我,单位让写不炼功的“保证”,不写停发工资,我丈夫逼着我,不写就打我,就这样我被迫离开了家,后来直到他良心发现,答应我“不管了,你随便,回来吧”,我才回到家。后来还有两次类似这种情况,我都是这么做的。

现在情况一切都变好了,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丈夫明白好坏了,不再阻拦了。我想这是大法的威力,一切不正的东西都能溶化,所以我一定要坚修大法紧随师,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