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朱相国的正法经历

【明慧网2003年2月9日】黑龙江省双城市双城镇大法弟子朱相国于1999年3月得法,得法前身患多种顽疾,经过短短几个月的修炼,顽疾不治而愈,给全家带来祥和欢乐。他从此走进大法修炼,他曾经四次被抓,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走出魔窟。

第一次是1999年7月22日,大法刚遭到邪恶集团镇压时,他来到省政府上访被抓,被打后不报姓名,警方只得把他放了。

第二次是2001年1月5日,他进京上访,在天安门高举“真善忍”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被抓进天安门派出所一个地下室里,里边已经关押一些大法弟子,他们齐声高喊“炼功无罪、抓人犯法、法轮大法好”,要求立即放人。恶警不但不放人,还用电棍和一寸粗的铁管子开始打人。他和其他同修在前保护后面的同修免遭毒手,结果他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头部多处打出包,肿得很大。恶警用脚往学员的裆部猛踢,有的同修几乎被打的失去知觉。然后又把他送往北京怀柔县继续非法关押。刚一到看守所先在外面站了5个多小时,到晚上十一点才让进监舍。

第二天管教知道朱相国不吃早饭后叫犯人帮助帮助他,几个犯人就开始凶狠地打他耳光,用脚往脸上踹,脸就立刻肿起来。在这里关押四天后被送回双城市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交了600多元伙食费,转入双城市办的洗脑班,当时洗脑班里的大法弟子有李振文、李彦文、李成全、何自飞、程显芹、张福珍、张健辉、李群、魏宗英、杨华等。镇长闫善利和冉令才、周大勇等人常在夜里迫害他们,光脚站在水泥地上体罚,强迫写所谓的不进京上访、不炼功等保证书,不写就把头往裆底按、用脚踹,不许家人探视,家人送吃的也不给。大法弟子正告恶警:这样做是违法行为,炼功、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在大法的威力下,大法弟子谁也没写保证书,每人被非法罚款1900元,于4月27日释放回家。

第三次被抓是同年8月17日通过邮局寄大法真相资料被在邮局蹲点的610发现,红旗派出所恶警张宏伟、李辉从家中把朱相国绑架到第二看守所四监,而后转入八监。八监有大法弟子闫成君、伊福全、范业东、范业风、范旭文,不久他和伊福全转入5监室,其他四人释放。大法弟子李昌新被皮带抽打的身体不能坐卧。管教伙同犯人用各种方式进行迫害,有时一、两天不给水喝,给水喝又不让上厕所。由于正念坚定和其家人的有力抗争,朱相国于2001年11月9日被放回家。

第四次被抓是2002年3月在一次贴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进第二看守所的。这次不仅给他戴上手铐脚镣又坐上铁椅子,并从家中查到一些大法资料。公安局长610头目张国富亲自问他材料哪来的?回答是捡的!张动手打他,朱相国义正辞严地说:炼功讲真相无罪,凭什么抓人打人,身为公安局长国家干部为什么不讲理,执法犯法!张气急败坏地吼道:就是不讲理,共产党就是不讲理,能咋地?朱相国被罚在铁椅子上坐了四天四夜,什么也没说。第五天有个叫金婉枝的女警察威胁说:不说,送刑警队狠狠地打,看你说不说。后来看威胁无效,又将他转入第一看守所13监继续迫害。此时他的头部肿得很厉害,眼睛充血看不清东西。

又过了三个多月,警察看他什么也没说,就在无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将其强行非法判处劳教三年,送往臭名昭著的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当时朱相国已被迫害的全身疥疮流脓淌血,因体检不合格被送回第二看守所6监,四监有大法弟子赵德华、李举松、耿志英,不久耿志英被非法判刑三年;赵德华、李举松因疥疮严重取保就医后流离失所。朱相国目睹了四监年仅36岁的大法弟子吴宝旺被强行灌食致死的惨状。恶警以各种谎言妄图掩盖杀人罪行。朱相国因疥疮不断恶化濒临死亡,看守所怕承担责任,于2002年7月9日以所谓取保就医放回家中,现已融入正法洪流之中。

通过他的正法历程,我们看到只要坚定正念,就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牢记师尊的教诲:“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就能走好正法路上的每一步。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