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到佛知 大法开智──七旬老人修炼正法的故事

【明慧网2003年2月9日】编者按:希望更多有条件的大陆大法弟子收集、整理同修们的得法、修炼、正法的故事,与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勉,向世人证实大法,也为后人留下这段珍贵的历史。

* * * * * * * * *

(我的表姐没有文化,却与大法有缘,她的得法经历很感人,也充满艰辛,听了她的得法、护法经历,我被感动的泪水涟涟,所以我代她整理出来,与同修共享。她的得法经历说明佛法无边,大法赋予我们无量智慧。)

我是大陆大法弟子,今年70岁了,学法前,我一直做小买卖,挣钱不多,也够生活了,到97年,我忽然觉得人生活得太累了,挣钱多少也带不走,不如过个安静的晚年,说啥不干了,就把食杂店兑出去了。

7月份的一天,我到一个亲友家串门,她向我介绍了法轮功,说这是一部教人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好功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在修炼心性做好人的同时,身体可以得到净化,就没有病了。我一听让人做好人,讲真善忍,净化身体还不要钱,就想这一定是好功法,一定是正法。没有病了,这多好哇,也不用打针吃药住医院了。上哪找这样的功法啊!

我当时就要学,可我不识字。她说听录音也一样能修,我就天天去她家听法,越听越爱听,老师的每句话都能打到我的心灵深处,听完一遍,我终于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和意义,就是返本归真。那时我一下悟到了师父是佛下世度人,我修的不是一般的法,是宇宙大法,并下决心一修到底,跟师父走到底。可是,听完一遍记不住,我就想要看书,不识字也要学,我让她给我请一本《转法轮》并开始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每天如饥似渴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学,在炼功点上问学员,在家里问家人,白天家里没人,就到外面问走大道的。

有一天,一连问了好几个人都没问到,就问了一个卖水果的,终于学会了。我一心学法识字,无论吃饭、睡觉、走路、做家务,脑袋里全是法,每天手不离书,书不离手,看,看,看……认的字越来越多。不知不觉中,我的肾炎病好了,以往犯病,吃药效果也不好,非常痛苦,如今师父又为我净化了身体,我真正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从此我更加精进。半年多时间,我就能把书全看下来了,可是读得太慢,不敢在学法点上读,怕耽误别人的时间,我就天天在家自己念。刚好我学法一年,我们家成立了学法点,我也终于能和别的学员一起读法了。至99年7月,我已经学法两年了,在这两年里,我一心扑在学法修炼上,身心发生巨大变化,这两年我也从未看过电视。

然而罪恶的迫害开始了,江XX等一伙坏人开始对法轮功全面的迫害,警察便衣到处抓人,广播电视铺天盖地地诬蔑栽赃攻击师父与大法,我实在坐不住了,和功友进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可是到北京后,谁也找不到,又不知如何做,呆了一周只好回来了。12月23号,听说江XX一伙坏人要判研究会负责人,我就让女儿带我再次进京护法,抗议非法审判。

25日那天,我和女儿去了天安门广场,看到一批批大法弟子被毒打并抓上警车,我一点也不害怕,这时一个警察过来问我说:“你是来护法的吗?”我说是,他们就硬是把我们抓上警车,并且说:“你这么大岁数来干啥?”我说:“听说坏人要审判研究会的学员,我知道大法好,我师父是清白的,我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他们又说:“那你来了能当啥?”。我说:“我不能当啥,那我就来凑个数,人多力量大,证明大法好”。后来问我地址,当时觉得应该说真话,就告诉了他们,结果被送到了“北办”。第二天被送回当地看守所,对我非法拘留了半个月。

警察提审我时说:“老太太,你犯罪了。”我说:“这不是犯罪,修真善忍做好人犯什么罪了,我没有罪”。他们就让我写保证,我不写,我说:“让我保证啥?要保证我就保证上北京,想去就去”。他们就硬扣帽说国家不让炼,我说自己说了算,想炼就炼,我自己炼。

到半个月时,他们向我要保证金,说交钱就放我,我说没钱,有钱还上北京呢,不放我就给我送回北京去。在哪都一样,这么大岁数了,死了算个啥,要命我也不怕,修心向善做好人没有错,我修的正法,又没杀人放火。他们又说我们是反政府,我说:“我这么大岁数,就是夺你们权能给我个啥角色,再说电视上说的全是假的,我们大法根本就不参与政治,不反对政府,更不想当官。他们不让我说「炼」,我说就炼,谁来我也不怕,江XX来了我也不怕,我炼定了,你说假就假?反正我就炼到底了”。他们拿我没办法,只好把我放了。

后来片警又来找我两次,在街道监视居住,不让我回家,我女儿去找街道书记要人,并说:“我妈这么大岁数了,如果出了问题有病了,不能饶了你们”。他们害怕了,要放我,还说要抄家,女儿机智地给家里打了电话,大法书都保护好了,他们啥也没找到。

还有一次片警来抄家,翻出一篇经文和明慧文章,就问我哪来的,我说:“门缝拣来的”。警察说:“别人怎么没拣着?”我说:“你怎么知道别人没拣着?”他只好说:“那你以后别拣了”。我说:“我是炼功人,有就拣”。他又说:“那你以后就别炼了,炼点别的功”。我说:“炼别的功不好使,就得炼法轮功”。他只好走了。

2002年3月,警察又来翻我家,当时我家有很多大法资料还有大法书,心里也有点紧张,但是这次他们硬是没看见,啥也没翻着,他问我儿媳哪去了?要找她轱辘手印,我说:“轱辘个六”(俗语),她搬走了,哪去了我也不知道。无奈,他们只好走了,我告诉他们,以后再别来了,老来干啥?从那以后他们就再没来骚扰我。

我们这个地区邪恶很猖獗,很多学员被抓,被劳教、被判重刑,还有被打死的。不管前面还有多长的路,我都要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坚定地跟师父走下去,直到法正人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