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婆婆的故事


【明慧网2003年2月25日】我婆婆是南方人,生长在长江之滨,长得端正漂亮,肤色白皙,为人正派。从小家庭条件比较优越,家教很严,参加工作以后一直在医院工作,工作比较轻松。我公公很能干,对我婆婆非常好,几乎包揽了大部分的家务。她生了两个儿子,都很健康,一家人平平静静地生活着。

94年婆婆的小儿子得了肾炎,他开始学法轮功,95年我爱人回家探亲也开始学。小儿子对我婆婆说:“你也学法轮功吧,法轮功让人做好人。”婆婆说:“我现在就是好人。”他又说:“你要学就不能杀生。”婆婆说:“那怎么办呀?春节单位分的活鸡活鱼怎么处理呢?”为此她耽误了整整一年,后来说及此事时仍十分后悔。

96年3月,我爱人探亲回家,婆婆问他:“今年奖金分了多少?”我爱人说:“你们这些常人哪,净想着钱,不跟你说了。”婆婆一听火了:“我是常人,你是什么?冲你这句话,我还真得好好看看书,看看书里究竟说了什么。”这样婆婆认认真真地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转法轮》,觉得书讲的真好。现在社会上风气这么坏,做什么事都得走后门花钱,而这本书却让人做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同时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婆婆决定开始学法轮功。在当地的一位老学员的建议和帮助下,她与附近几个功友组成了一个炼功点,天天集体学法、炼功。婆婆以前身体没什么病,修炼后身体消业的反应也较少。

我婆婆性格比较内向,少言寡语,心里却很有数,她认准的事,一定会走下去。97年8月,我爱人对她说:“我在北京处了一个朋友,年龄比我大。”婆婆虽然心里不太同意,但也没说什么,98年我们准备结婚,也是非常巧,那段时间我爱人特别忙,不能回老家开结婚证明,只好委托我婆婆代办。我对我爱人说:“你看,麻烦事来了吧。我让你把我的情况告诉她,你就是不说。她要知道我是离婚的,肯定不会同意。”我爱人说:“她是修炼人,会正确对待此事的,你就别想那么多了。”结果我爱人跟她一说,她顿时懵了,对我爱人说:“你还有什么炸弹就一块扔,别一次扔一个!”生气归生气,冷静下来还是去单位为我爱人开了结婚证明。当时一位办事人员对她说:“你做妈妈的可得想好了,对方是个离婚的,这可是你儿子一辈子的事啊!”婆婆说:“孩子们的事由孩子们自己定吧!”说完拿出糖请大家吃。后来她对我爱人说:“开始我真是想不通,但我再一想,一个女人遇到这种情况本身就很痛苦了,不要说我是个修炼人,我就是一个常人,也不应该瞧不起她,应该帮助她才是。”

99年1月我的女儿降生了,在这之前不久,婆婆退休,这样她决定来到北京帮我们看孩子。开始我有点犯怵,结婚前我没做好,没能把我的情况如实的告诉婆婆,心里觉得对不起她,再有,我是个北方人,平常大大咧咧的,心挺粗,又不怎么会做饭,来到北京,她能接受我这个儿媳吗?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吗?带孩子是很累的。开始孩子太小,我都不敢抱孩子,很多事情都由我婆婆去做。以前她在家一直是养尊处优,没受过这么大的累,没吃过这么大的苦。可我婆婆什么也不说,没有任何抱怨,不仅承担了家里的大部分家务,还按照南方人的习惯尽心尽力照顾我坐了两个月的月子。我这个人不怎么会说话,不知道该怎么回报婆婆,婆婆却对我说:“你不要有这些想法。我是个修炼人,我知道我该怎么做,我应该做好。”

南北方的生活习惯有很大不同,我们的性格差异也很大。我婆婆是个很细心的人,有时我的一些做法让她很生气,她从来不说,很多事在心里就消化了,所以很多事我都不知道。过了很长时间偶尔提起来她才对我说:“很多时候你做的事我觉得不符合我的想法,但我发现你的出发点是好的。我不能用我的标准去衡量你,要求你,因为每个人过去的背景、生活环境、生活习惯都不一样,怎么会有一样的想法呢?遇事我还找自己。”她对我讲了一件事:“有一天你要出门办事,临走你对我说:‘你们赶紧学法吧’说着把电视‘啪’的一关,就走了。我当时想:你这是干什么,你没看到我正在哄孩子吗?学法我自己会安排的,当时真是很生气,等你走了以后,冷静下来想了想,你是督促我让我抓紧学法,这是好事,怎么能生气呢?”听了这番话,我真是惭愧,我说:“我十四岁就离开了家,一直在外学习、工作,这么多年考虑问题总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很少站在别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很少为别人着想。虽然修炼了,也经常以自己的想法去衡量别人、要求别人,跟您比,我差的太远了。”

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我们一起学法,一起生活,共同提高,孩子长得也很健康,看到我们婆媳关系这么好,很多同事朋友们都非常惊异。我记得有一次单位的同事在一起聊天,女同事们说着说着就开始说自己的婆婆怎么不好,越说越来劲,这时一个同事问我:“小夏(化名),你婆婆怎么样?”,我说我婆婆是难得的好人,这时一直在旁边听我们聊天的办公室主任说了一句话:“能说自己婆婆好的人说明这个儿媳妇也不错。”大家顿时不做声了,现在的人变异的很厉害,婆媳不和都认为是正常现象。

7.20以后,环境一下严厉起来。开始有一段时间公安经常把我与我爱人带到公安局调查,我单位也对我施加压力,以工作、房子相威胁;我公公三天两头从老家给我婆婆打电话,跟我婆婆吵,有一次竟然要与我婆婆离婚。孩子只有六个月大,很累人。真是内忧外患啊!我婆婆经常一个人抱着孩子在家,不知道晚上我们什么时候回家,能不能回来。那段时间我婆婆究竟是怎么过来的,她从来不说,当我问起她时,她才说了一句话:“虽然很难受,但我是修炼人,心里知道该怎么做。”单位要开除我时,我担心婆婆能否受得了,这回可是没房子住了。婆婆却对我说:“修炼是个人的事情,你的路你自己选择,我也是修炼人,我该怎么做,我也会按照法的要求去做的。师父说了:‘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你不要考虑我的想法。”后来我被单位辞退后,婆婆对我说:“将来他们会请你回去的。”我公公那段时间也总跟我婆婆吵着闹离婚,公公说:“你要自己炼我也不管你,但你把孩子们带坏了,把孩子们的前途耽误了!没了工作将来怎么办?”就是那一次,我看到婆婆流下了眼泪,几十年的恩爱夫妻啊,以前都很少红过脸,婆婆怎么跟他解释都不听,最后我婆婆对我说:“人各有志,非要离就离吧。”

99年我被单位辞退后,父亲气得大病一场,我过去带给他的痛苦他全想起来了。他打电话对我说:“这么多年,我为你操了多少心?想起你的事,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你给我们带来了多少痛苦!好不容易你好点了,过了几天太平日子,今天你又给我来这么一下,工作也不要了,房子也不要了,我这老头实在是折腾不起了!”我拿着电话哭了起来。有一天,他又给我打电话,正好我不在家,我婆婆接的电话,婆婆说:“你千万别生气,要保重身体。困难我们慢慢会克服的,你不要担心,将来会好起来的,你就别再骂她了。”这番话,顿时让父亲明白过来。后来我母亲告诉我,父亲听了婆婆这番话后坐那儿愣了半天,最后非常感慨地对我母亲说:“我不能再给孩子施加压力了,本来就断了生活的来源,我要再说她,万一孩子心窄上吊了怎么办?‘文化大革命’这事还少啊?再说,她爱人一句指责她的话都没有,她婆婆反过来还劝我别生气,我是昏头了,我在干什么呢?”从此再不提此事。他对我婆婆非常尊重,几次对我说一定要孝敬公婆。他对我母亲说:“我的后半生就托附给大女儿了,这家人我放心。”于是,他倾其所有要为我买房,帮我们解决生活困难。

婆婆没有豪言壮语,不愿谈自己。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管怎么难,我是个修炼人,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做。”因孩子太小,婆婆大部分时间在家看孩子,很少出来。7.20之前,我爱人工作很忙,经常不在家,而我虽然不上班但经常有其他法轮功学员找我,婆婆只是说:“去吧,家里没事。”我们两人一走,家里的一切就全交给婆婆了。7.20以后,家里来往的学员很多,婆婆就自然而然地开始与学员交流、联系,我们家成了我们那一片学员交流的中心。一次她对我们说:“每个人的情况真是不一样,我以我的方式支持你们,让你们安心做大法工作、讲真相。”2000年3月我离家出走后,原来我做的一些事,大多都落到婆婆的身上,她开始抱着孩子给学员送经文、明慧网的材料,有学员到我家时就互相了解一下情况,针对当前的问题共同在法上探讨,与学员的联系始终没间断。她做的很智慧,虽然家里来往学员很多,却没出现过任何问题。有一名学员(后来在迫害下被洗脑了)曾对我婆婆说:“你的环境多好,你的户口也不在这儿,警察也不找你,没那么多麻烦。”她接着又问:“你有怕心吗?你怎么去掉怕心的?”我婆婆对她说:“有时事情发生在孩子们身上比发生在我身上还难受,我已经退休了,年纪也大了,还能把我怎么样?孩子们还年轻,没了工作、房子,小孩又这么小,万一再被抓了,这一家将来怎么过啊?但凡有一点情放不下我都过不去。怕,开始确实有点怕,修炼真是一点一点提高上来的,以前公安找他们俩我嘴上不说,但心里却很紧张,为他们担心,担心他们会不会直接给抓走了,这不是情吗?修炼不就是去执著心吗?现在我根本没有害怕的概念。”她曾跟我说过一件事:“有一天晚上你们都不在家,我听到外面来了很多警察,听他们说话好像要抄我们家,我把家里的材料都装在我和孩子的身上,非常镇定的抱着孩子坐着,心想,不管怎么样,不能让好不容易印的材料受损失,我就这么抱着孩子静静地坐着。过了一会儿,警察都走了。”

某学院有个学员,7.20开始后她说不炼了,认为这是“圆融”,后来她看了师父的经文《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后,觉得自己做错了。她向单位声明自己还要炼法轮功,但随之而来的来自单位、家庭的压力很大,她找到我婆婆,婆婆谈了她自己的认识,也谈了我当时在单位过关的体会,那段时间我婆婆经常下班的时候抱着孩子在外面蹓跶着等她并给她明慧网上登的学员过关的心得体会,希望她看了之后能坚定地冲过这一关。我对婆婆说:“你这样做,她就知道你这里有明慧网的材料。”婆婆说:“她现在也只能跟我联系上,不能因为怕她知道我有材料就不给她,只要有一线希望就应该帮助她,实在过不去这个关那也是她自己的问题。我没什么可怕的,如果警察要来问我我根本就不理他们。”管理局的两个人到我家让我们搬家腾房子,正好我不在家。我婆婆对他们说:“房子的事让小夏跟你们说吧,我不管这事。”

我婆婆这人一向不愿说话,尤其涉及到我对工作、房子的处理上她从不说话,认为这是我个人的修炼问题,她不参与。她这种冷静的、不卑不亢的态度让他们有点不知所措,其中一个人缓和了一下口气,对她说:“小夏是被蒙蔽的,你看法轮功学员现在天天去天安门,这不是已经要颠覆无产阶级政府了吗!政府能干吗?”听到这话,婆婆觉得一定要说话了,她义正辞严地对他们说:“自古以来枪杆子里出政权,这些炼功的老头、老太太能颠覆什么政府,简直是笑话!为什么去天安门?为法轮功说句真话就被剥夺了生存的权利。工作、房子都没收了,连上访都不让,不到天安门去到哪儿去?你们给我们指个地方?!”他们听后哑口无言,最后交房子的事也不提了,灰溜溜地走了。

2001年8月,一学员被抓进洗脑班后说出了资料来源,说出了我爱人,公安准备要抓我爱人,于是我爱人、婆婆带着孩子全部离家出走,这样一来,我们全家反倒团聚了。在师父的安排下,在功友的帮助下,我们很快安排好了生活,全心全意的讲真相。婆婆对我说:“离家出走不是目的,不仅仅是抵制迫害,更重要的是我们还有我们要干的事,当前的头等大事是讲真相,其他的都先不去考虑。”她想,我干点什么呢?我写信封吧,除了学法、炼功、干家务之外,只要有时间就写信封,一笔一划十分认真。她的眼睛有点花,她就想,这是干扰我不让我讲真相,越不让我写我就越写,每天能写一大摞。她对我说:“我没什么可写的,没什么轰轰烈烈的事,都是平淡的小事。我觉得师父真是慈悲啊!我没吃什么苦却得到了许多,现在有饭吃,有衣穿,有地方住,想想自己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还有什么理由不珍惜现在的时间?应该尽自己的全力讲清真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