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


【明慧网2003年2月26日】近一段时间,脑子里常出现“论语”中的一句话──“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我时常想,到底什么是“常人”的观念,如何从“根本”上改变过来?近一段时间的修炼使得我这个问题上有所体悟,逐渐地真正从人中走出来。

回首过去的几年,先生从最初的不解,反对、要离婚,到近一年多来参与大法的工作,我看到了自己的改变。其转折点是因为那时真正明白了一个理:“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我不能要求别人如何,只能要求自己。当时他刚被裁员,我的第一信念就是要善待他,不要让他有压力。我对他说,你都四十多岁了,休息一阵子也很好。在以后的几个星期中,因为看到他在家里悠闲自在,心中也曾闪过一丝不快,但我很快认识到这是妒嫉。纵观历史,那些所谓的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即便不为名利所动,也是为了情,归根结底都是私。而我们修炼人就是要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做到无私无我。我不应该在婚姻中为自己谋取什么,他工作与否,待我如何、做不做家事,都随他。我只是希望他对大法有个正确的态度,有个美好的未来,仅此而已。

当一切都是为了别人的时候,情况就大有改观。先生也愿意和同修们接触,帮忙做大法的事情。我经常鼓励他,听到别人夸他好,也赶快回来告诉他。有时也奖励他们父子二人,为他们做最喜欢的饭菜。越是鼓励他,尊重他,他做得越起劲。有一次为了一个面向常人的联欢会,他里里外外忙了几天。演出那天,他和大家也一起忙到深夜。费城法会之后的那个星期一,正好是他的四十五岁生日。当费城法会一公布出来,我便考虑如何既能参加法会,又能把他的生日过好。这一年多来,他对大法态度的改变,他的付出,对于一个未修炼的人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我打算用他喜欢的方式来表达我对他的敬意。那天中午刚下飞机,就开始准备晚上给他的惊喜的生日派对。我请了近四十多人的朋友和他以前的同事,做他最喜欢的饭菜和蛋糕。先生非常的高兴,一点儿也没想到我会这样对他。朋友也都夸她有个好老婆,不工作,老婆还对他这么好。朋友们对大法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改变。

母亲是另外一位在修炼中对我帮助很大的人。我们母女以前关系很不好,几乎是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小时曾有朋友邻居对母亲说:我们要是不知根知底,都会以为你是后母。我们兄妹二人,我九岁就开始切菜做家务,十四岁就当家,里里外外全靠我,还要照顾患有心脏病的父亲。得法后不久,我便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我扑在母亲的脚前,嚎啕大哭,“妈呀,我对不起您”。我知道这是师父的点化,懂得父母间的恩恩怨怨是他们之间的业力轮报,也明白我这样对待母亲不应是一个修炼人的所为。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只觉得这个结很难解开。正当不知如何是好,母亲来信要钱,我却非常高兴,如果能用钱把这段缘了结了,那也很好。我如数将钱寄去。然而,事情并不那么简单。不久,母亲又要来美小住。虽然努力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但因为自己还没有看透,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自己,好景不常,最后还是不欢而散。

大约过了一年半,也就是去年10月,母亲又来了。这时我心里很平静。在一起相处了一个月左右,和母亲的结便解开了。天上的理和地上的理都是反过来的。如果能跳出情,跳出母女关系,从一个修炼人的角度来看这段关系,母亲对我没有任何对不住的地方,且恰恰相反,对我恩重如山。能在这大法洪传之时,给我这个肉身,养我成人,这是作为一位母亲所能给予的最好的。

明白了这一切之后,我对母亲说:妈,真得谢谢您,您对我太好了。我把自己悟到的和她分享。听罢,笃信基督的母亲却说:这都是神安排我这么做的。是呀,这是我现在明白的,在我不知道、不明白的背后,还有多少师尊的心血和呵护啊!放下情之后,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母女之间的关系也更加融洽。母亲对大法的态度也越来越正面。经常“为你们祷告,希望法轮功能早日平反”。大法活动也积极参予支持,和外人也常讲法轮功改变了我的女儿,女儿真孝顺。

在这几年的修炼中,对我帮助最大的还是周围的同修们。得法之初,只是个人修炼。一九九九年二月去洛杉矶法会后才会明白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义务,开始做弘法工作,接下来的四二五、七二0我都凭着自己对大法的坚信,全身心地投入到正法之中。随着越来越多的参与,同修中的批评也越来越多。当时简直有点不明白,自己一心为大法,招谁惹谁了,心中的委屈一箩筐。但那时我作为一个新学员,可以找老学员、辅导员去出出气、抱怨一番。后来自己也做了辅导员的时候,那标准就提高了。作为一个辅导员,你的一言一行,你的执著和不正的东西,尽在学员眼中。

其实,之所以有矛盾,被批评、被指责,是学员看到了我的执著,我的问题,而且绝大多数看得都相当的准,只是自己当时不悟而已。如果我真是没有执著,达到了无私无我的见解,别人一拳打过来,什么也打不着,也就无所谓矛盾,更没有什么批评了,一个巴掌拍不响。当然,矛盾来的时候是不舒服,修炼人的一切矛盾摩擦都是提高的好机会,是向上走的台阶。

觉得委屈,就是到了要扩大心容量的时候了,要去掉一些“私”和“我”了。之所以觉得委屈、不平,是因为自己觉得已经做得很多了、很尽力,没被表扬不说,他自己不做,还劈头盖脸地训你一顿。天上的理和地上的理都是反过来的。在人中做的好、得到的是表扬;而从修炼的角度看,你修炼人做的好,可能换来就是批评或更高的要求,让你扩大心容量再提高一层,这不是对你更好的奖赏吗?对于一个修炼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能帮助自己提高的机缘更值得珍惜呢?委屈、不平,大都是因为妒嫉心和争斗心引起的,其实后面还是一个“私”。待到“私心”去了一点儿、妒嫉心少了一点儿、心容量扩大一点儿、委屈就会少一点儿、慈悲心会多一点儿。

当然,这个提高的过程还是一步步的。刚开始觉得很苦,就没有什么人可以倒倒苦水。后来也不想倒了,因为这个时候一张嘴,说的全是执著。顶多是自己到咖啡馆来一杯绿茶,或是到中餐馆来点稀饭和小菜,也就算是安慰一下自己,最后还是得学法,一切治心病的灵丹妙药尽在其中。有一次我和一位学员有点摩擦,心里很不高兴,只好赶快去看书。在气头上看书,便用大法去衡量别人,那次直到读到第三讲才开始向内找,读完第四讲才看到自己执著心。

在一次次的矛盾中、批评中,心胸变得越来越宽,也愿意听取不同的意见和批评,主动找学员听取不同的意见,使自己能尽量保持清醒的头脑,用纯正的心来做大法的事,这也是在为大法负责。在一次矛盾过后,我对一位同修说:你当时指出我的问题现在想来都是很对的,只是当时看不到。而且当时你对我的那种态度也是很有必要的,否则,触及不到我的心,下次还会再来。

由于做事情多,接触的人多,矛盾也相对的多,但这并不能让我退缩。只要是对大法有益的,对学员有益的,对众生有益的,该做的就去做。来了矛盾向内找,修炼就在其中。有一次帮同修找工作,结果出现了新问题,同修很不高兴。后来话传到我这儿来,心里也不是滋味:看这事办的,出力不讨好,里外不是人,以后再也不管这些事了。过后也知道这想法不对,帮别人是为了讨个“好”?里外不是人,那不更好吗?本来就是要从人中跳出来的吗!该帮还要帮。有时觉得自己像师父讲法中说的那个大傻子,这个来踢一脚,那个来骂一下,可心里却越来越乐呵呵地。

我也时常想,师父为什么要和我们讲“天目”的事情?如果我们站在人的基点看问题,想问题,就像用肉眼看问题一样,被假象所迷。如果我们能“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从修炼人的角度看问题,就像用天目去看一样,就能知道宇宙的真相,同化“真善忍”,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2003年美西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稿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