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堂堂正正走出公安局

【明慧网2003年2月26日】中共“十六大”之前,我们在开法会时被警察绑架。我被当成“重点人物”单独关在所长办公室。我静下心来找了一下自己存在的漏洞,然后心想:邪恶的任何所谓考验都是以迫害大法和毁灭众生为目的的,我要在大法中修自己,坚决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静下心来发正念。一会儿所长和另一个警察来审问我,要我回答他们的问题,我说我不是犯人,你们不要用审犯人的方式来对待我,我不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你们又是录像、拍照,又给我们带手铐,用这种方式对待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的妇女、老人,你们不觉得可笑吗?所长说:我们也没办法,这是上边的意思,国家不让练了,你们在一块就犯法。我说你们现在就是执法犯法,国家不让练了,谁代表国家,是中央个别人不让练了,他能代表国家吗?江泽民就没有错吗?他镇压法轮功错了你们也跟着犯罪,最后每个人都要为他所做的付出代价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所长说:那咱们就随便吧。就没再往下问。我就给他洪法。

第二天下午,警察把我和另一个大法弟子带到公安局分别关在单间里,派两人看着,我不停地发正念,向看管我们的警察洪法。晚上我发正念,让铐子松开,请师父加持我,我要离开这里,可手铐怎么也不开,我心里着急:有很多弟子可以用正念打开手铐,我求师父怎么还是不开,心里开始不稳。这时师父的法在我的大脑中出现:“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心里一下子亮堂了,心想,对,我就是坚信师父,即使手铐不开我也坚信师父,也许时机不成熟。既然来到魔窟我就静下心来发正念,清除这里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

第三天上午,警察把另一个大法弟子领到我这个屋里,她也什么也没说。那个看我们的警察说:你们什么也不说,咱这儿问不了,把你们送到xx市去问。我一听,他们要把我们送到xx市,那里很邪恶,我们怎么能随着邪恶的安排走呢,今天一定要出去,彻底否定邪恶的一切安排,又静下心来发正念。这时同修告诉我,她的手铐能开,我的心里有底了。

中午吃饭时,只剩下一个警察看我们,他躺在床上睡觉。我让同修先走,别管我,她不走,要和我一起走,结果那个吃饭的警察回来了。师父给了两次走的机会,结果都是心里不稳没走成,向内找还是对大法、师父的不坚信。我心里求师父再给弟子一次机会,并发正念让警察出去,一个警察翻了翻报纸出去了,剩下的一个在床上躺着,我发正念让他睡觉,不一会儿他就打起了呼噜。我和同修说,相信师父,坚信大法,咱们走吧,手铐的钥匙在窗台上,你去拿过来。她轻轻地走到那人的身边,拿来钥匙把我的手铐给打开了。这时走廊上响起了脚步声,外面有人来回走。我们发正念不让那个警察回来。这时有一个念头:出去让他们看见怎么办?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干扰,既然请师父加持,为什么还想如果出不去呢,这不是对师父的不坚信吗?想到这里,我毅然站起来,开开门走了出去,在走廊上碰到一个警察,我坦然从他身边走过,下了楼走出公安局大门。门口停着一辆出租车,我上去等了一会儿,同修也从里面跑了出来。可我身上没有钱,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让他开到一个地方,一下车就看见一个熟人在那东张西望,师父真是一切都安排好了。我向她借了钱付了车费,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又回到正法洪流之中。

这次教训中我找到了很多不足:
1、起了干事心,没有静心学法,每天学法象完成任务,向内找力度不够,发正念达不到很好的效果,使自己空间场不纯净,被邪恶钻了空子。
2、在面对邪恶,时刻记着师父的教诲:“在任何环境下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但有时有意无意的配合了邪恶。比如在派出所,被警察照相,虽然正告它们不要照,并没有用行动抵制,让邪恶得逞。警察给我带手铐,我全力抵制,它们人多时就默认了,消极承受。其实邪恶什么也不是,我们只要用正念全盘否定,它们根本动不了我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