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夫妻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3年2月28日】我和妻子是1996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我们家住在农村,每天晚上到镇上炼功点学法炼功。在风风雨雨中度过了两年。后来在1998年秋,我们在家里建立了炼功点,学功的人越来越多,我们乡里几个月就有300多人修炼了。

当大法在我们地区蓬勃发展的节骨眼上,邪恶打压开始了。单位领导、派出所警察找我们谈话,我们就向他们讲真相、弘扬法。随之中央电视台等舆论机器大肆诬蔑法轮功,在黑云压顶天欲坠的情况下,我们坚信大法毫不动摇。我于99年7月22日,只身去了天安门护法。妻子也于2000年12月末到了北京正法,被非法关押了近两个月。春节和十五都在狱中,并被勒索6000元钱。从此我家就被恶警和单位监视起来。但是我们坚信大法,感恩师父的救度,始终坚信弘扬大法,维护大法。

一次乡政府把我们一些视为重点的大法学员召在一起开座谈会,其实是让两个已放弃修炼的人给我们洗脑。妻子当场第一个站起来发言,讲了自己修炼大法如何受益,其他学员也以和平的心态弘扬了大法。

还有一次,领导让我们参加一个会,说是受教育。去了一看,原来他们把全区的党员召在一起批判法轮功。发言的人的都是从造谣媒体上死搬硬套的,给法轮功硬扣上几顶大帽子。我在会上发了言,叙说了自己学法炼功后没有病了,人生观和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并揭露电视上所说的全是造谣,那些断章取义的话根本不是李老师讲的。听了我的发言后,大家议论纷纷。

2001年9月间,县里610要给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因为我和妻子是乡里学法轮功的重点人物,所以这次办班他们要我们必须参加。妻子当时以儿子“十.一”结婚为由,坚决不参加洗脑班,所以他们坚持要我参加。当时我是班主任,他们从外校调来一个老师接我的班,并把我找到乡里,派出所所长、乡武装部部长等几个人逼我参加洗脑班,我坚决不听从他们的安排。他们又找来县610直接和我通话,又找文件说我符合参加办班条件。我历数自己炼功后做的都是好事,没做过一件违法的事,坚决不答应它们的无理要求。较量了一上午,他们让我先回到学校待命。同事们也来提醒我让我不要上他们的当。第二天他们来通知不用我参加了。我和妻子明白这是自己心正,师父在保护我们,只有按照法的要求做,不给邪恶可乘之机就能走好正法的每一步。

2002年3月19日,恶警因妻子发大法资料,来我家抓捕没得逞。妻子从此就离家出走。恶警到我和妻子的亲戚处找了几遍也没发现任何踪影。后来,他们向我所在的单位来要挟我,让我停止工作“反省”,并多次来查询我妻子的下落。我每次都向他们揭露电视台栽赃法轮功的谎言。6月6日,穷凶极恶的恶警抓捕了我,并抄了我的家,搜出一点法轮功资料。

在看守所里,恶警还是经常提审我。他诱骗,妄图让我说出妻子的下落。当时,儿子几次去看我,还花了不少钱。当时自己的人心也出来了,按管教的要求,用文字游戏写了个“保证”。由于自己的不坚定,结果反而适得其反。儿子最后一次来时说,“不行了,他们说你就是没炼过功,就俺妈走了这一件事,也得让你劳教。”听了这个消息,我很后悔听任了邪恶的安排。我知道自己的正念不足,所以天天背《论语》和从女牢传来的师父的新经文,天天坚持发正念。这样一来自己的心反而很坦然。后来我想自己在这里已经快三个月了,如果三个月后他们不放我我就写信向检督科告他们(因为每天都有检督科的人员从门口过),我没有罪,他们是没有理由抓我的。9月5日,他们突然通知我要我出狱了。出狱后儿子说,“真奇怪,我花了近万元也不起作用,想你只准劳教了,我们都死心了。”我心里明白,只有坚定大法的正念,不接受邪恶的安排,邪恶就不敢再迫害我了。

现在我郑重的声明,以前我和妻子在邪恶迫害下,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我和妻子要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勇猛精进。回来后,我第二天就来到单位,单位领导说,你先上班,我们得等上面的通知才能安排你的工作。半个月后,领导接到通知安排了我的工作。

现在我们坚定地走在师尊安排的正法之路上,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走好自己修炼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