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猛精进 助师正法

【明慧网2003年2月28日】我从小就信佛。自96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知道了只有法轮大法能真正使人变成好人,更好的人,直至达到佛境界那样的人。无数的超常现象使我对大法深信不疑,心中升起了对师父的无限敬仰,决心修炼到底,跟随师父返本归真。

99年7.20以后,邪恶之首采用流氓手段诬陷诽谤大法,许多大法弟子被抓、被打、被非法关押,甚至被迫害致死,尊敬的师父都被谣言恶毒地攻击,我们修炼的和平环境被破坏,无数世人被谎言蒙蔽。随着学法的深入和与同修交流,向世人讲清真相,我去掉了很多人的不好的观念。我几次想进京正法但都没去成,直到2001年元旦我终于下定决心进京助师正法。那天天气晴朗,一路上非常顺利,因没带身份证,遇到警察盘问时就发正念,警察就转到别处去了。走到天安门广场时心中十分坦然,没一丝怕心,看到很多同修都打出横幅,面容十分祥和慈悲,被恶警带走时无所畏惧,很是感动。

当我走到金水桥上立即拿出横幅高喊“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那一刻只有自己的声音响彻宇宙大穹,震动乾坤,完全没有了人间的一切,真的感到“横空立巨佛”,一个伟大的神站立在宇宙中,神圣伟大。这时听到旁边的一个人说:“她在喊还她师父清白呢”,声音里充满钦佩。一会儿冲过来几个恶警揪住我的头发,对我拳打脚踢。我坚决抵制他们,边喊“还师父清白”,边发正念,后来被送到广场派出所,那里已经有很多大法弟子,大家齐声背法。当恶警要打人时大家都齐喊“不许打人!”当恶警打开屋门想将大法弟子一个一个往外拉出迫害时,我们一起抵制,恶警停止作恶,退了出去。下午我被送到密云看守所,大家开始集体绝食抗议迫害,恶警威胁说要灌食,大家高喊“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你们插不进去。”并且不断发正念清除它们背后的邪恶因素,结果它们也没敢灌。

恶警后来又用伪善欺骗,我们都不为所动。我想: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学法、正法。请师父加持。绝食到第7天时开始放人,第8天早晨我被释放。在回家乡的途中看到路上写的“一帆风顺”,心中一震,深感师父慈悲,又重新融入正法洪流。

出来后正好看到师父刚发表的《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更明白了必须学好法、发正念、讲清真相,才能更好地助师正法,跟上正法进程。

流离失所的那段时间,我每天白天学法,整点发正念,晚上发真相传单、挂横幅、喷正法标语。正念正行使我深深感受到师父慈悲和大法威力的无边与洪大。

一次准备开法会,晚上住在同修家,突然熟睡中被惊醒,一听是恶警已进家开始搜查。我马上穿好衣服,心想:我要抓紧离开,请师父加持。院墙很高,50岁的我一下就跳过去了,一看还有一堵墙,又一越而过,顺利摆脱了邪恶。

又一次晚上发真相时走到一座房子前窜出一大群狗,围着我一圈。当时我也不害怕,立即发正念:“不许干扰我!”随即狗跑远了,我顺利发完真相。

我父母原来也修炼,迫害后在压力面前不敢炼了,有个弟弟也不明白大法真相。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和学法的深入,我悟到自己的亲人也应该救度。一天晚上,我带上真相传单和光盘去弟弟家,发现门口人很多,就发正念。再看时,人走了,正好我弟弟出来,以前看到我就生气的他这次竟高兴地说:“姐姐你快往家来呀!”就这样他们不但看到真相,明白后很多开始支持大法。

后来我回到家中,努力做好师父教导的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正念正行,清除邪恶的破坏和干扰,主动开创学法正法环境。

家里农活只我一人干,我专门买了报时的表,别管多忙,到整点我拿个包袱往地上一铺,坐下就发正念,结果发现干活不但不误反倒比以前还快。

一次坐车,车上正放诽谤大法的相声,我立即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这毒害世人的片子中断!”随即片子上内容换了。

儿子退婚后,他爸爸责怪我说:“看你炼功炼的。”我让他去问问媒人到底因为什么退,结果儿子说女方嫌咱家穷盖不了房子(我丈夫做生意赔了几十万元)。”最近儿子又同本村一女孩订婚,女方说因他娘炼法轮功、人好。从此我丈夫再也不干涉我炼功了。

回想这三年多来的正法经历,我深感大法的威力和师父的洪大慈悲。在大法中溶炼的我将更加坚强、更加纯正自己的正念,决心不辱使命,更加清醒、理智、细致地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勇猛精进,助师正法。

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人口述,同修整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