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炼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2003年2月3日】1997年5月,有幸接触了法轮大法,一下就被《转法轮》中阐述的高层次的理所折服,也解开了时时萦绕于脑的关于人生的许多疑团,使我的人生观发生了很大改观,自觉地按着书中所讲的道理去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师父教我们遇矛盾向内找,做事首先考虑别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与人为善,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修成无私无我的境界。

我从小就爱感冒,无论春夏秋冬,感冒成了我的常客,吃药论瓶,往往这次没好利索,下次又上来。修炼法轮大法后,至今没吃一片药,而且身轻体健,精力充沛,深切体会到了一个人没有病是什么滋味。

我从小娇生惯养,在家是个小公主,说一不二,从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时不时就发小姐脾气,修炼后懂得谦让,变得心胸宽阔,学会了理解别人,家庭和睦,和邻居相处融洽,可谓身心受益。“法轮大法真的很好!”我发出内心的呼唤。

就是这样一个高德大法,就是这么伟大的师尊,如今在中国大陆都遭到攻击,谩骂、栽赃、陷害。大法弟子由于不放弃信仰在中国大陆惨遭前所未有的身心折磨,而且这种侵犯人权的事例仍在中国大陆继续。

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今天,提笔写出我修炼中的几件事情,不仅暴露江氏集团的邪恶,同时真心希望能与同修交流,互相促进,尽快共同提高,在法上勇猛精进,跟上师尊的正法进程,真正做到助师世间行。

一、和平时期的修炼

1997年5月23日,一位同事递我一本《转法轮》,说特别好,我接过来不知不觉看了进去,一气呵成。看完后竟然发现自己是站着看的,共用不到半天时间,还书时同事还惊讶我的看书速度,一听她还有别的书,就更来精神,这样她一本一本地送,我就一本一本地读。我把她当时有的师父的著作全看完了,当还最后一本时她告诉我当天晚上有师父讲法,我挺兴奋,九堂课下来,浑身轻松,心情愉快,似乎外面的世界都变新了,紧接着成立了小组集体学法,炼功。环环相扣,一步一步地走入神圣的修炼之门。

在和平时期,我的修炼就象行云流水一样既轻松、自然、又普通平凡。似乎没有什么观念阻挡,也无思考过程,一下就接受书中所讲,并自觉按着书中讲的去做。我过关有三种形式:第一,在看书过程中,用法中讲的理来衡量自己平时的所作所为,这样不对,那样不好,来及时归正自己的行为使之逐渐符合真善忍。第二,当自己的头脑中有不好的念头泛起,立刻就会有一个很正的自己对着不正的自己去讲,不一会儿不正的自己就消失了,层层突破着自我。第三,是在实践中摔跟头悟道的。

总之,看书时时有新认识,新感觉,每每感到法轮在旋转,被法强烈震撼着,往上带着。学法成了每日必修课,认真抄写《转法轮》三遍,抄经文足有十遍,《洪吟》不知写了多少遍,还抄其他书籍,都送给了同修。

二、在大法的历炼中走向成熟

[一]朴素的一念——声援学员

1999年4月25日,听说天津公安抓了学员,不仅粗暴殴打,还说没有北京指令决不放人,大伙都想上京反映实际情况。当时我有一念,同学一本《转法轮》,同一个师父,抓他们,说不定哪一天就抓到我的头上,我得去声援一下,反映自己的实情。想法非常朴素,就这样和同修踏上了上京的列车,也真正见证了大法在人间的体现。上访的学员站得整齐,没有乱讲话的,上厕所排队,垃圾及时收集,连盲道都让出来了,甚至走时地上连纸片都没有,干干净净,根本不象上万人呆了一整天的地方。我还看到了当天天空中出现的一片彩色光环,红光罩着,好看极了。

[二]纯净的一念——天书不能交

1999年7.20,可谓晴天霹雳,我被一下镇住了。不知所措,听说有学员把书交了,我当时虽然情绪低落,但头脑清晰,师父的好多篇经文我都会背,师父讲过“以法为师”,《为谁而修》中讲过:“关键时是不是佛都能被出卖了呢?”交书不就等于出卖师父来交换我的安逸吗?所以我有一念——天书不能交。后来居委会的几个人上我家要书,无论他们怎么说,我都给他绕弯子,书始终未交。最后我把几份学员的心得体会给了他们,并说:“拿去看看吧,瘫痪16年的人学炼法轮功后,健步如飞。不让学,就等于让她重新瘫痪在床。”然后再也不理他们了。

[三]摇摆不定的心——怕心的暴露

1999年10月,邪恶势力对大法的镇压一步步升级,我虽天天看书,但心态不稳,情绪急躁,觉着有块石头压在心头,喘不过气来,感到大法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受邪恶摧残,大法弟子在受着屈辱,可我这个大法受益者,却躲在家里,不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只觉自己好渺小,好卑鄙,好自私,简直无地自容。然而我的心灵深处却有一个声音:不能向邪恶跪下,应该站起来。经过思考,我们三个同修1999年10月一起上访,去时决心很大,法不正过来不回来。甚至找到旅馆经理,要求打工度日。在京三天,每天上天安门转转,四处打探,最终还是由于怕心打道回府。反省自己,发现有那么多的怕心,这次上京暴露无遗。

[四]、坚定的心——上京上访行使公民合法权利

2000年2月,我和同修义无反顾踏上了上京上访之路。在天安门被便衣带到分局。他们说:“这儿是专门接待法轮功上访人员的”,并让填写上访单。在那儿,我提笔写了为什么上访和上访的目的,共有四条:第一,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第二,允许我们有一个和平的炼功环境。第三,正确对待法轮功上访人员。第四,无条件释放在押的法轮功学员。同时,签下了真名实姓和单位,当时在场的许多同修在我的上访信上签了名。

[五]上访引发的迫害株连

由于上京上访,厂里炸开了锅(当时我厂上京上访很少),开调度会都提到日程上来了。接着无辜被拘留一个月,强制办二回洗脑班,市政保要去3000元,厂里给一年处分,经济损失近2万元。邪恶势力妄想达到“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的罪恶目的,但不但没让我垮掉,反而使我更看清了邪恶势力的阴险和丑陋,我变得更加清醒,理智,坚强。

[六]、拘留所——锁不住我修炼的心

2000年3月被非法拘留期间,刚来几天晚上起来炼功,管教一吼,就吓倒了,我心好难受,心想明天我得告诉管教,要炼功。刚好第二天有点事,完毕,我笑着但很坚定地对管教说:“以后我要炼功,今天跟你们打个招呼。”“不行呀,炼就得处罚,戴刑具。”管教惊慌了。我问:“什么刑具?”“手铐。”当时我要炼功的心已定,我说:“我今天不过跟你们打个招呼,我是炼功人,必须炼功。”管教说:“别炼了,以后我给你找点事干,天天可以出来放风,我也没把你们当犯人。”我只是笑笑,回身走了。从此,我开始炼功,中午一遍,晚上一遍,说来也怪(其实是大法制约一切),再没有什么大的干扰,后来,炼的人多了,干脆我喊口号,大伙一块炼。

我身虽拘留,心却平静如水。时常趁早上管教开门之时,上隔壁串门,暂短交流一下。有一次,过去时间长了,到关门时间了,我还没过去,因为当时大伙正围坐在一起谈兴正浓,管教走过来对着我说:“怎么,过来洪法呢?”我笑着点点头,他关上门扭头走了,就这样我们切磋,交流,相互鼓励(因为这个屋里的学员没有一块炼功,管教一吼,就停止,集体意识弱,干扰比较大)直到下午,管教又来,打开门,对我说:该过去了。开门送我回去。

[七]、二次办洗脑班——也未能使我修炼的心屈服

1、2000年4月,厂里直接把我们从拘留所拉到洗脑班,用各种软磨硬泡的方法,加以经济制裁,亲人围攻,目的都是将正法修炼者意志毁掉。可他们办不到,我们学法、背法、炼功,从不间断。白天坐在女警察床边,给她讲法轮功的事,早上起来打扫室内外卫生。他们说:“你们炼功人真好,可政府为什么还镇压,真想不明白,我们只是执行任务而已。”有种无奈。我说:“不是有句话叫嫉贤妒能吗?打压并不说明我们不对,所以我们才上访,反映实情!”甚至有个警察直言不讳,指着一件红衣服说:“你看这件红衣服,现在上面说了这是黑衣服,我马上说是黑衣服,所以他们不抓我,可你非说是红衣服,能不抓你吗?唉,你们真傻,傻得使人心疼。”我觉得他心存善念,只是畏于强权,就给他讲“皇帝的新装”、“封神榜”,讲做人要重德,及善恶有报的天理。他笑着听着,不住地点头。

办班期间,他们单独找我谈过3次话,第一次他们说:“想回家吗?”“当然想。”“想回家就赶快写份保证书。”“你们应该无条件送我回家。”他们都笑了,觉得我很幼稚。

第二次,他们说:“上面给你们定性,上京就是攻击政府,学炼就抓……。”“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标准做没错,教我们重德,遇到矛盾找自己不足,做事考虑别人,做一个无私无我的人,也没错。我上京上访是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国家兴旺,匹夫有责,中央个别小人并不代表政府也不代表人民,古代还有抬着棺材死谏的忠臣,如果都不考虑天下百姓死活,一味顺从,迎合当权者,就不会有忠臣二字的由来。”他们相视而笑,无言以对。

第三次,公安处长单独找我,把两个已回家的功友写的保证书给我看,并严厉地说:按他们的内容写。我笑着回绝道:“我要写就是自己心里话,肯定和他们的不一样,也不会是任何人要求的模式。”处长连吓带唬地哄骗地说:“教养院可不是人呆的地方,象你这样,肯定吃不消,几天就得趴下,你好好想想。”我仍笑着说:“有些事人说了不算。”这一下捅了马蜂窝,声音一下提高八度,威胁道:“你再这样,我让你书白念,第一个送你上教养院。”他说的话,我根本就没往心里去。没几天,我对象来看我,中午吃饭却不见人影,下午就带我回家了。(后来才知道,他们利用中午吃饭时间,不知写点什么,看都不敢让我看,签名都没找我)回到家,虽觉得家人代写不妥,但又想,我又没动笔,就默认了。现在想来,也是一种自私,其实任何对大法的攻击和不敬都是有罪的,都要偿还,说白了,也是对家人的不善,也是邪恶对我的迫害和对家人的株连。

2、2000年7月,我正在上班,单位领导突然找到我说:“上面有话,必须按着这五条,写一个保证,否则,办班。”我一口回绝:“我一条也不写。”这样,在没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单位把我们一行五人(不符合他们要求的)送进了洗脑班。我对公安处长说:我们正在上班,你们凭什么把我们带到这儿,一天交50元伙食费,工资不发,现在不是法制时代吗?以事实为根据,法律为准绳,我犯了哪一条?处长说:“上面有话,怕你们上京闹事。”我马上回敬道:“怕一个人骂人,就嘴上贴上封条;怕一个人上哪去,就软禁起来,对吗?”他们不吱声。后来,处长让我看他保存的3套完整的师父著作(他们收来的),还说他也看《转法轮》,当时我也给他讲了许多,希望他清醒一点,不要再助纣为虐,给自己留条后路。一有空,我就与工作人员讲真相,还讲释迦、耶稣的故事,再加上我们与人为善,工作人员私下说:“他们讲的有理有据,很有逻辑,思维清晰,不象电视上看到的人两眼直勾勾。”我走到哪儿,讲到哪儿,让接触到的人都能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真正的炼功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第二次,办班的最终仍以我丈夫代写“保证”告终。

通过这两次办班,并没有使我修炼的心屈服。体会到,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虚假,亲人代写保证书也不对,每每想起此事,心就痛,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在证实法的实践中升华着,决定洗刷掉这个污点,于2000年底,郑重地写了一份深刻的“严正声明”发给了明慧网。针对家人代写“保证书”这事,我对丈夫大量讲真相,既细致又耐心,给他讲电视上的栽赃陷害以及电视上说的保证书,悔过书以及转化率等谎言,因为他代写的心里很明白,所以他也就不相信电视上说的,因此我家里的环境一直很宽松,这也使得我在后来做了大量的大法工作而不受干扰和限制。

[八]、家人的转变

我们讲真相,别漏掉了家人,他们也是要救度的生命。2000年8月,一天晚上,当地派出所来了两个人,进门就说:“不是我们自愿来的,是上级派的,不为别的,就写一个书面材料。”我丈夫一听当时就火了,“有完没完,办班都写过了,还写什么。我也是优秀党员,有这么干的吗?你们回去反映一下。”我一听挺高兴,丈夫开始抵制邪恶了,平时对他不厌其烦讲的真相已潜移默化开始起作用了。当时,我提笔写下了题目“向领导说说心里话”,一气呵成。我丈夫看后,递给来人“看看合格不?”来人马上说:不用了,不用了。迫不及待地走了,丈夫对我说:“就你写那东西,明天不来找你才怪呢?”我只是笑,我只为他的转变高兴,其它的东西我脑中不承认。不过通过此事,我有一个最大的收获,就是对人讲真相,不要当时就执著你想要的结果,不论对方态度如何,我们用心去讲真正的事实时,已在对方心中扎下根,这使我在以后面对面讲清真相中,不再和对方争辩,不再反感对方当时过急的态度,也不再急着让对方同意我的观点,更不急着让对方表态。增加我的耐心、善心和对大法的信心。

[九]、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

1、2001年3月,由于我2000年上京上访,在拘留期间,市公安局政保科管我家人索要保证金2000元(为期一年)。据说很少返还的,因为他们有条件,所以大多数人干脆就不要了。我认为这是他们变相敛财,利用大法弟子的善良进行迫害,我不能纵容,要抵制。我对丈夫说:“今天,我上政保要钱去。”丈夫马上说:“实在不给,咱就不要了,快点回来。”我一路骑车飞快,没多想什么,找到政保大队长说明来意。他立刻说:“那你写一个和你们师父的决裂书。”接着把纸和笔熟练地推到我面前。屋里人越来越多,象看热闹似的,我的心反倒平静下来,索性坐了下来,笑说:“今天,我来要钱,别的我不想谈。”“要钱,必须有决裂书,否则一个也拿不走。”队长一字一板,态度非常强硬,我头脑中没有他的逻辑,柔里带刚,笑道:第一,一年前收保证金,并没有要求一年后写什么,今天要求我写,无道理。第二,今天我来只有一事,要钱,别的一概不谈。第三,钱可以不给,但我有一个小小要求,你们必须给我写一个为什么不还钱的单子,签上你们的名字,盖上印章,一式二份,咱们人手一份,回家我好有个交代。第四,今天要钱是我唯一一次,如果不给,以后有什么变化,别说我没来要过。今天,这屋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的见证人。这时满屋子人谁也不吱声,我成了主角,局势完全按着我的思维进行,由被动变成主动,大法的威严在我身上体现出来。沉默了好一会,屋里人悄悄地散去,只剩我一个,当时心想,再等一会儿,给他们一个悔过的机会。不一会,对面屋一位工作人员态度缓和地说:“过来吧,签个名。”“签什么名?”“取钱。不签名,下次再来要,可就没有了。”屋里人都笑了。

2、2001年9月,厂里给我为期一年的处分(由于依法上京上访),每月从工资中扣除近300元。有一天,我单位领导给厂“610”打电话,让我上“610”,说是开导开导。一见面,寒暄一阵,我就微笑着说:“第一、看看你如何;第二、给我的处分应无条件解除,这场对法轮功的镇压本来就错了,不要一错再错;第三,如果不恢复,就请写个材料,说明不恢复的理由,我再进京上访好有个依据;第四,若再延长一天,都是对我人身的加重迫害。”他一听不高兴了:“你今天给我要口供来了,你呢,缺个申请,厂里规定:必须有这五条,但今天我只要求你一条,写上以后不炼就一切恢复。”我说:“我今天不是来要口供的,申请可以写,但肯定是我自己的意愿,如果按你们的要求写,不成你的申请了吗?”这一下对方吃不消了,也没想到我敢这样说马上站了起来,用他的上级给灌输的开始讲,讲到了国家2008年申奥成功,足球出线,世贸签约等,还说些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我当即义正辞严制止道:“你必须对我师父和大法尊重,对大法弟子尊重,这是谈话的基点,如果你还有一点善念,作为大法弟子决不放弃救助你。因为你也是受谎言的蒙蔽。”他立刻机械地点头顺势坐了下来,我紧接着说:“1936年,希特勒搞大屠杀,德国正在举办奥运会,难道说德国举办奥运会就说明希特勒大屠杀是正确的吗?若一个大富翁,在物质财富上应有尽有,可他道德败坏,无恶不作,你能说他是大好人吗?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而不是以一个人的地位,权势和他的拥有来衡量的,善恶必报是天理,非人说了算,连刮风下雨人都说了不算,何况今天大法在全世界洪传,不是哪一个人能阻挡的。若到真相大白的一天,不会因为你是执行了谁的命令而对你有丝毫的宽容,因为天理难容。”后来,他的态度越来越缓和,谈了几个小时,我希望他能清醒。回到家,我写了一份申请,把我为什么学,学后身心的受益,为什么依法上访,以及上访后一连串的迫害,一一罗列出来,领导看后说:“这成了要债单了。”我笑笑说:“可这上面的每一件事都是事实,如果按你们的要求写,我不成口是心非了。你们愿意被骗,我作为修炼人,按真善忍做,还不愿骗人呢。”他们哑口无言,接着,我又写了一篇简短的正面材料交了上去,过几天他们派人来家劝说:“只添2个字——不炼,立即恢复一切。”我当即说:“你们把我的原话带回去,要申请,原封不动,不会添一个字。”当时我丈夫在场,过后还提心吊胆,我劝他说:“你不用怕,我的事我说了算。”我反倒心情愉快,连做饭都背师父的诗,一天乐呵呵。丈夫无可奈何地说:“人家都是越挣越多,你是越挣越少,一天穷乐呵,什么也不往心里去。”虽然至今工资未恢复,但再没有人来打扰过我,使我能静下心来做我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在争取自己合法权益这件事中,结果不一样,但对我——一个修炼人来说都是最好的。因为我早已不再执著正法过程中所做每件事的结果,也体悟到了“做而无求——常居道中”的另一番意境,不能以自己设定的结果来判定一件事的对错,就象我们大家上京上访,即使政府至今也没采纳我们的建议,并不说明大家上访是错的,我们仍一如既往以和平的各种方式,向世人展示大法弟子大慈大悲的胸怀,现在不会有谁再怀疑大法弟子的耐性和为追求真理不屈不挠的精神。

[十]、圣洁的心境

通过自己的点滴修炼,我体悟到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更深内涵,所以每遇到一件事,发生了矛盾,先不管起因,也不执著结果,而是体察自己的心念是否符合法,及时抓住每一个瞬间,不至陷入具体事中,保持着身在事中,心在其外的状态,我发现在法理上真是突飞猛进,对“明慧不惑”理解更深了。每每看书总有新的认识,觉着书越看越厚,越深,越广,不断看到新的内涵,有时感到身体在加大,天地变宽,发正念,低头看三界发功能覆盖整个三界,根本没有远近距离之说,更没有要发正念帮助的太多、发不过来的想法,可谓“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深深体会到了师父在《博大》中讲的“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那是无法比拟的一种圣洁的心境。

经常和我一起的同修常说;“你一天总是乐呵呵的,好象没有情绪低落时,修得特别轻松,也看不出有什么难。”其实很简单,在矛盾中承受时,把事看得淡点,再淡点,对事情忘得快点,再快点,把已经成为过去的包袱,丢得远点再远点,心就轻松了。师父在《转法轮》上讲过;“你想多了就是执著心,你想重了,你不就是执著追求了吗?”师父还在经文中讲:“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我只重点谈了1999年4月25日——2001年9月期间的几件修炼中事,其实在修炼的长河中,特别在当前学法,讲真相,发正念必做的三件事中,有很多修炼体悟和神奇小故事,每件事都在真实不虚地见证着师尊的伟大、慈悲,证实着大法的殊胜,威严,每走正的一步都是在树立大法的威德,因为我就是大法中的一个坚实的粒子,我的一切都是大法构成的,是最正的,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就是在创造未来,创造历史,我们才是主角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