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劳教所惨遭折磨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2月8日】我因行使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恶警们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伪造证据(因我的户口不在它们辖区,难以送劳教),弄虚作假给我伪造了一个“合法”的户口将我送去劳教。

在劳教所里恶警动用各种招数,酷刑对待大法修炼者。轻的由杂案犯围着强行灌输谎言,不行就强行体罚,挑选杂案犯充当打手,24小时轮流监视。令修炼者离墙仅十公分面壁,24小时站立军人姿式,24小时准一次大小便,不准睡觉,闭眼就拳脚相加,不准弯腰、坐、蹲,更不准洗脸、刷牙、洗澡换衣服,严寒冬夜在露天站立。我就这样受迫害整整九天九夜,九天九夜不许睡觉不许动,还遭受杂案犯的围攻拳打脚踢直至昏迷。九天九夜的折磨使我的精神,身体达到极度虚弱,神智已模糊不清。

记得在我站立到第七天的夜里,杂案犯五人围着我拳打脚踢,全身上下到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人都在迷糊中,仿佛听到一个人说“你转不转化”,我回答说:“我不会转化的”。它们又说“不转化要送你到一个永远也不能回家的地方去”,我告诉它们“这个大法是我生生世世都在寻找的,如果我今生没有寻着,来世再寻,现在我寻找到了就决不会放弃的。”它们气急败坏了说“这到底为什么,你为了法轮功连命都不要了,几天几夜的不睡觉,受着各种折磨,如果你写了悔过书就让你睡觉,让你自由自在多好。”我说:“这个大法能使我超脱六道轮回,返回天上家,我今生找到就决不放弃”。后来我慢慢清醒过来,当我看到周围坐着和站着好多人,它们还在七嘴八舌的说东道西,我迷糊中记不起我为什么站着,在什么地方,就问那些人,我为什么在这站着不准我坐,这是什么地方,我犯了什么罪,为什么我的头很疼,为什么腰也直不起来。它们恶狠狠的说“你不转化,就要这样折磨你,直到转化为止”。

由于遭到如此暴行,腰也直不起来,头也昏沉沉的,脸上伤口隐隐作痛,腰也胀痛,夜里仍然站着,人在不知不觉中就昏迷摔到在地上数次,都被看守人强拉站立。接着又七八个叛徒围着我骚扰,我身体精神实在虚弱,不想讲话,它们就诬蔑我主意识不强用手使劲摇晃我,把我摇得更加迷糊,就听它们说“你转化吧,你转化了就不受这种苦了,我们看着都难受,来帮你”,我又昏迷过去了,它们又使劲的摇晃我,把我摇醒,说这有一份悔过书你签了名,就可以去睡觉了,不受这份苦了。我接过悔过书就把它撕了,它们气急败坏的走了。

第二天它们在我迷糊中强行按手签了字,又印了手印,就送我到床上睡下,这一睡不知是睡还是昏迷。被它们摇醒过来,告知已睡了48小时超过了,要再不醒看守要送我去输液了,我挣扎着爬起来头昏昏痛,记起模模糊糊的事后悔至极,马上要否定。恶警队长吼道:“嗷,你睡醒了是不是,你要反悔了,轮不到你说了算,你骗我们,好,我们有的是办法,我给你两条路选择,一条按签字行事,你教期已超,马上可以放你走,一条就是留在这里,我们用对付社会上垃圾人渣的手段对付你,反悔也不会让你反,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成。”过后的几天里,纸笔全部收缴,要写什么都有人看守,不准写,发现严处,关小间,不准接触任何人。由于回家心切,默认了邪恶的安排回家。由当地派出所接出,监居,回家后心情十分难过,想到劳教所还有很多与我同样遭遇的同修们,还受到严冬的折磨,受着邪恶的酷刑迫害,决定提笔揭露邪恶,告诉外面的同修劳教所里被强行转化的同修所遭受的迫害,也要为她们发出心里的呼声,我们要重新站起来,洗去邪恶旧势力所强加给我们污泥,严正声明一切顺应邪恶默认邪恶势力的安排给邪恶之徒助长邪风的一切行为言论及思想,所写所说所印,声明全部作废,并加倍弥补,助师正法,认真学法,讲清真相,正念除恶,跟上正法进程,作个合格大法弟子。

[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