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3年2月9日】我是1997年冬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平时的修炼过程我就不写了,我把正法修炼如何过关的事情和同修们交流一下。

1999年7月20日那天,我和同修想去北京为大法讨公道,被公安局截了回来,回来后派出所叫我去问话,我知道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我不能说出别人,不能让别人受连累,心里很平静,就是不说。恶警没办法,到了中午12点多了,派出所的挂钟停在了12点上不走了,所长说:“怎么钟不走了”。就叫手下的拨了拨,走了没五分钟又不走了,所长又叫人换上新电池还是不走。我想这是老师点化我: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我说:“师父我知道了,弟子知道怎么做了。”就这样警察把我放回来了。后来多次找我,我还是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

2000年10月1日,由于发传单,公安局把我关在了看守所。后来警察把我送到别的看守所,我们整天就是背法、炼功、切磋。过了一段我想这样在这里不行啊。我求师父说:“师父,我得走,我得出去。”就那天我县的公安派车接我,说是释放我,但不让我回家,送到了洗脑班。在洗脑班上我们抵制一切邪恶,我们整体提高,就干我们该干的,后来我们都悟到:我们在一起是挺好的,但是别的大法弟子需要我们帮助,众生需要我们救度,以后不能再来这了,我们还要讲真相,救度众生。结果我就这样出来了,县里再也没有找过我们,这是整体提高的结果,邪恶势力不敢动我们。我们几十名大法弟子又回到了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2001年我又被公安局抓去。事情是这样的:有几个功友在看守所很长时间看不到师父的经文,我心里很着急,动了一念想让他们知道现在的正法形势,由于自己有显示心、欢喜心、还有掉以轻心,让这些魔又钻了空子,被公安局抓去,当时我想我就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到了看守所,告诉大法弟子们现在的正法形势,这里不是我们住的地方,无论如何要走出去,把师父的经文和讲法告诉了同修。

我进去后我就绝食抗议绑架,过了几天,我呕吐,他们问我以前有病没有,我说:“97年以前浑身是病,学了大法以后什么药也没吃过,什么病都没有了。”他们说:“明天带你去医院看看。”当天晚上我就用意念指挥一切,怎么样,怎么样。第二天,就是按照我的意念行事。我在去医院的路上我合十对师父说:“师父,弟子今天过关,望师父帮忙。”我虽这么想,但又不愿给师父增加一点难度。平时很少求师父,我觉得我们能做的就不要麻烦师父,师父太慈悲了。去医院检查结果:肝炎、胆结石还有好几种病。就这样邪恶之徒也不放过我,坚持要判三年刑。在看守所里那时我的正念不是100%的强,有时也有常人心的。我知道旧势力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我们修炼道路是师父安排的。

我加强自己的正念和几个功友三天三夜不睡觉除恶,讲真相给看守所的人们,在除恶时我看见公安局上空就像原子弹爆炸一样,把魔窟炸飞了。有大法弟子看见墙一面一面的倒。有一个恶警打大法弟子,他第二天就腰痛的上不了班。

我向内找,不让判刑,不让劳教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出来正法,还是为了怕受罪?我坚定正念,我就不应该被他们迫害,我心正他们是没招的。就这样我又一次被释放,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之中,做我们大法弟子该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