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哪里就把真相传播到哪里


【明慧网2003年3月11日】我是大陆大法弟子,今年63岁。下面是我的正法修炼经历。

一、得法的经过

我是从宗教走入大法的,多年信仰宗教,经常住在寺院,帮寺院干些工作,烧香、拜佛是不断的。

1996年初我到一同事家中串门,进门我就坐在沙发上,当时没有注意到墙上挂着师父的照片。奇怪的是刚坐下全身就有一种不平常的感觉,随口我就说了出来。当时主人就说了一句“你真有缘分,你看上面是法轮功大师像”,我站起来一看,觉得这像这么年轻,又那么和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说了一句“哪是气功大师,是活佛。”同事听了很吃惊,然后她说:“我这有本《转法轮》你看吗?”我说:“行。”回家后我先是看《论语》感觉这不是气功,是经典,比我在寺院里看的经还更让我感兴趣。从此我就开始参加炼功、学法,同修经常去我家看录像。

二、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从小就多灾多病,好几次差点死了。1960年被汽车撞得昏迷一周之久,大脑受损,失去记忆,经治疗逐渐好转。1971年又得了场大病,治好后落下后遗症,抽风、头疼,脾气坏,不能着一点急,生一点气,经常犯病。若睡眠达不到10小时,第二天工作都无法做,不到40岁就得了心脏供血不足,脑供血不足,低血压,经常跌倒。胃、肝、胆都不好,风湿性关节炎比天气预报还准,全身的零件没有好的。吃药、打针、住医院是家常便饭。

自我得法以来,全身的病全无,身体轻松,正如师父所说,第一次尝到了没病的滋味,每天高高兴兴炼功、学法,做家务也不耽误,真是无忧无虑。家里孩子们看我身体好了,减轻了他们的负担,所以很支持我。不管本地还是外地的功友,来多少他们也不烦。外地来的功友走时,孩子们还帮着买车票,不要他们的钱,还给买吃的,因我家经济条件比较好。身体健康、老少和睦,那真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这一切都是师父所赐予的。

三、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我的身心健康是修大法所得,我身边的亲戚、朋友都看到了,我就借此向他们洪法,尤其是我多年戴的眼镜不到一年就摘掉了,抽风病也好了。亲戚、朋友看到我的变化后不可思议,这功法简直太神奇了。更不可思议的是我这60多岁的老太太来了例假。原来又黑又满脸皱纹的老太婆,不但皮肤变了,皱纹也少见了。我的身体改观一目了然。所以我向他们洪法大家很容易接受。

因为我受益了,我想,这么好的功法,我要向更多的人洪传。因此我经常到县里、农村去洪法,有时坐汽车,有时骑自行车。我还经常回东北老家和其他城市洪法,自费给得法的人买书、磁带、录音机等,同时教他们五套功法,使很多人得法受益,这都是恩师慈悲普度的结果。

四、黑云压顶

1999年4.25开始,紧接着就是7.20雷雨交加,一场无情的灾难开始了。

我心里向师父保证,我要永远坚修下去,一修到底。我一天没落,每天早晨炼五套功法,白天学法,还有一功友也在我家学法。8月初有一天,街道办事处主任拿一份材料到我家,说这份材料是写我的事,让我看后签字,就报上去。材料内容写我交了十几本书,写了保证,交了炼功带,又写心得体会等胡说一套。我说:“你们都是XX党员,公开撒谎欺骗上级我不管,可你们想害我那是办不到的,你们想拿法轮功学员立功更是妄想,你们走吧,我不想和你们这种人接触。”过了几天,街道办事处书记又来了,说让我上电视,给我录象,说人在居委会等我呢,征求我意见在什么地方好。我听后被惊呆了,不知道啥事,后来才明白了,前几天他们想拿我立功不成,又想用这损招。我当时义正辞严地对书记说:“我说的话,你们敢向全国播出吗?如果你们敢播放,那你们就来吧。前几天你们主任给我捏造了几个‘事实’,今天你又来这个,不觉得太过分了吗?对不起,请你出去。”他们就是这样造假来欺骗百姓的,不难想象1400例是怎么来的。

五、向不明真相的警察、当地干部证实大法

2000年3月5日两会期间,我去北京上访,到车上遇到8位同修,我们9人到天安门广场没多长时间,其中两位同修就被截住了。我们当时没经验都走过去了,问我们是不是一起的,我们回答“是”被带走。后又被送到驻京办事处,一看那里有十几个大法弟子,其中有3名农村同修是步行3天后来到天安门的,我们听了他们的事都非常感动,他们都没钱吃饭,我们就让他们吃自己带的食品。后来有4位被抓,我们一起喊:“警察不准打人!”警察怕楼上的人大代表听见才住手。我们不停地向他们洪法。我们中年龄最大的68岁,还有两个小弟子,一个9岁,一个10岁,都在凉地上坐了30多个小时,戴着铐子一宿没睡。

第二天被各辖区派出所接回,逼我们交200元车费,在派出所关押两天后被拘留15天。在拘留期间,我们每天学法炼功向他们讲真相,不论我们在哪里都在做一个好人。我们的言行改变了他们的态度,3月22日离开拘留所时,女警官让我们3个人给她找个修炼大法的儿媳妇。我们听了都笑了,并把《转法轮》留给了她。

出来不久,我们几个同修办起了资料点,把网上下载的师父讲法装订好后往监狱里送。后来我们的资料点被恶人破坏,损失很大,因此我们几个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迫害,有的被判2年、1年的,同修在里边受尽了折磨。由于抄家时我没有在场,第二天他们把我带到派出所,说要给我判刑,我说:我都死了好几回了,我怕判刑吗?更何况我没有做错什么。对于他们的提审,我只回答三句话:“不知道,不认识,不想说。”他们对我无计可施,就拿我80多岁的老母亲要挟我说:“你真的不怕判刑吗?那几个在看守所的都得判,你也想去吗?”我说:“你们既然看到了这些,为什么还要破坏我们和睦的家庭,深更半夜十几个大小伙子象土匪一样把我86岁的老母亲吓得全身发抖,小孙女吓得直哭,家里东西随便拿,到底谁自私、谁无道德?我儿子因我炼法轮功离开办公室去开消防车,下岗,家里老、小你们全不顾,而我们只是坚持自己的信仰,在做好人,你们却不让。江xx没人性,你们明知它不对,还昧着良心干坏事,你们还想害多少家、多少人才能住手。如果事情倒过来,你是我的话,你们如何想、如何做?”警察被问的无话可说。

过了一会,市局的张科长和刘科长问我:那你要法轮功还是要你那宝贝儿子?我说:“你们听好,因为我全身是病,炼法轮功炼好的,也就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有命才有儿子,才有一切,我如果死了,哪儿来儿女呀?!你们说对不对?我只要有一天的生命,就一修到底,谁也没有权力来限制我炼法轮功…”当时屋里没有一个人吭声。

又过了一会,他们说:“那你就在家炼吧,别去北京,也别出去乱发乱贴,就没人管你。”我说:“你们的要求我做不到。你不让我说、不让我发、不让我贴,那我不太自私了,那不是见死不救吗?我受益了,身心健康了,全家幸福了,又给国家节约了医药费,于国有利,为众生有益,为什么这么好的事不干呢?国家富有,民众安康,难道不好吗?其中也包括你们在座的。看你们的身体状况,抽烟、喝酒,很多恶习,毒害自己和家庭,你看看你们的脸色发青,一看就是病态。炼法轮功的人没有恶习,要是原来有,修大法后都改了,你们也修吧,只能自己救自己才是出路。”

这时,张科长在那擦眼镜,我说:“戴眼镜多痛苦,我戴几十年,炼功不到一年就摘了。”刘科长这时才说:“你看老太太倒审起我们来了。”我说:“你又错了,我是跟你们讲心里话,说实话,用师父的法理来救度你们,不能看着你们在造业,害你们自己。”

他们下午就把我放了。为了摆脱他们的纠缠,第三天早上和儿子说了一声,我就离家出走了。不到两个月,我得知86岁的母亲跌倒把胯骨脱臼了,不能动。我决定马上回家,面对一切现实。到家后,孩子说:“你不该回来,他们还在找你呢,找不到你,居委会、派出所、办事处全急了,因为上边让他们找到你的去处,单位叫我到北京去找你,我说是你们把我妈逼走的,我不知道我妈在什么地方,我找不着,我姥姥都没人照顾,我还找你们呢。”

派出所的副所长和片警得知我回来后来到我家说长论短的,我不客气地说:“就是你们不坚持正义,明知我们是好人,你们昧着良心为江XX卖命,愿当替罪羊,把我们大法弟子家里老少闹的不安宁,不让我们有信仰自由,不但我们身受迫害,连家人都受牵连。我儿子就因我炼法轮功而下岗,小孙女上小学2年级就曾被班主任问到:你和你奶奶还炼法轮功吗?小孙女回家后告诉我说,她当时很害怕。对我们的迫害何止我一家,一亿多大法弟子受的迫害比我厉害的多,妻离子散,有家难回,有工作不能干,悲惨的很。”

六、用自己的正念、正行,走好最后一步

因我多年来受师父的教诲,自身与家庭受益非浅,所以我决心尽自己最大努力做好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事。师父说:“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我按照师父的指点,不能错过一次机会,如在平时生活中购买东西的时候都是洪法、讲清真相的最好机会,边唠嗑就能做了,很随便,走哪儿,说哪儿,最后给他们资料、光盘都能接受,很多人还会说声:谢谢!

2001年7月1日早晨4点我出去贴条幅,被派出所值勤的带走,我心想:这又是一次洪法的好机会,暗想请师父安排,弟子一定成功。一切就是那么神奇,也说明师父时刻在看护着每个弟子。有一家饭店开业,因燃放鞭炮,警察把他们9个人带到派出所,并让进我呆的房间里,其中一个是老板。他们没到之前我正在给看着我的两个保安人员讲真相,他们来了我也没停还继续说,他们就象听故事一样特别入神,有的还提出问题,我就用事实在回答他,效果非常好。有的人很吃惊的说:原来电视讲的都是假的呀。

因派出所是我的熟道,保安人员上班后见到我都过来和我打招呼,他们大部分都看护过我,凡是看管过我的人都听过我对他们讲真相,都很熟,大部分都看过我给他们的资料。片警告诉我,这次抓住上报一个判一个。可是我并不害怕,我心里有底,平时我对这里的指导员洪法讲真相最多,他不但看资料,书他都看了,他有一次当我和儿子的面说过,你们这五套功法相当棒,书的内涵很深,这本书写得真了不起。有时他提过,你们炼法轮功里边的人也有的人心不纯,可惜师父的苦心哪!他平时和我说起法轮功的事情,都把大法师父叫师父。有很多大法弟子在派出所做的洪法工作也很好,救度着不明真相的人。我当时给他洪法时想,只要指导员知道大法好,他管这项工作,自然对我们大法弟子就会照顾,大法弟子就不会受迫害,后来真没有一个大法弟子被打、被折磨,不象别的派出所那么凶残。我当时给他送光盘和材料时,有同修真为我担心,说找你证据还找不着呢,我看你还是谨慎点好。我相信师父会保护我的,所以师父每次讲法我都会给他(还有保安人员)。对于他能否得度还要看他自己。师父说:“有许多天体的王、主都来了,他们代表着庞大的天体。可是进入常人社会中他们都迷在这里,甚至于在这场迫害当中也参与了对大法的迫害。那么这样的人如果被销毁了,大家想想,那就不只是他自己被销毁了,销毁的就将是一个庞大的天体。”(《北美巡回讲法》)他得度了,可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那就不可想象了。

到下午3点多,指导员回来了,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对我说:你吃饭了没有,你着急了吧,我有事回来晚了。他们告诉我,我想是你,以后做任何事情都要小心。你什么时候来,我都招待你,来之前打个电话,有时我不在。你还有事吗?没事你和你儿子一块回家吧,省得家里老太太着急。走前他笑着说:下次来可别让人家用车把你送来呀!我们都笑了。

师父让我们做三件事,哪一件都不能忽视,不但做到,还得用正念、正行一定做好,达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