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堂堂正正闯出了看守所

【明慧网2003年3月15日】我是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在没有得法之前,有多种疾病,例如:心脏病、坐骨神经痛等。1997年,经姑姑介绍,我走入大法修炼。刚得法没有多久,就经历了消业这关,大法的神奇,就在我的身上体现了。每当我看书时,都能看到五颜六色的法轮在书中旋转,我想,这是不是师父在激励我过好病业关?经过几天的消业,我身体的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真是一身轻,这更坚定我学法炼功的决心,我每天都到炼功点学法炼功。

可是不久,99年“7.20”伴随着对法轮大法的疯狂打压,我们的炼功点被破坏,恶警们开始收走大法书籍,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当时感到难来得突然,真有点不知所措,但这一切都没有改变我修炼大法的决心。

2000年腊月初,我与同修进京上访,想给大法和师父讨个公道,走到火车站时,被警察拦截,警察强迫我们骂师父与大法,我们坚决不骂,遭到它们的非法扣押,恶警把我和同修劫持到一个临时的关押点,没收身份证和进京车票,警察据为己有。后经当地派出所接回,我们被非法拘留15天,并被勒索钱财几千元。

之后,一遇到敏感日,警察就上门骚扰。有一次晚上九点左右,警察上门,叫我开门,我没给开(因为我的丈夫送粮没有在家),我说,有事明天再说,后来他们撬开门,闯入我家,强行将我绑架,当时我有点怕心,后来我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2002年10月份的一天,我和同修都在忙着秋收,累了一天,半夜里,警察把我们叫醒,它们骗我们说,是政法委的领导要和我们谈几句话,并强行把我们劫持到了市看守所,强迫我们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我们绝食抗议。我想,这不是好人呆的地方,更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否定一切邪恶的迫害,坚定正念。邪恶不配安排大法弟子的一切,是我们师父说了算。

就这样,好几个大法弟子先后从看守所闯出来了,轮到我了,他们说什么也不放人,当时医生量我的血压时,发现只跳了几下。心跳快到每分钟130,只剩下一口气了,它们还不放过我。我丈夫急了,说:“人都这样了,你们还不放,我也不管了,一切后果你们承担。”恶警一看这样,当时也慌了,把我送到医院,医药费我们自己承负。就这样由师父的法身保护,我堂堂正正的闯了出来,继续汇入大法的洪流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