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两度绑架进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3月15日】我是一名汽车驾驶员,原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1998年8月,有幸得了法轮大法,身体得到净化,心性得到提高,成为了一名大法弟子。哪知99年7-20江犯迫害法轮功,因此我和9岁的儿子到省政府上访,要求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却被公安人员强行带上车,送到成都体育场,然而被成都半仙街派出所恶警大骂一场后,半夜1点多才被放回家中,从那以后派出所民警经常到我家干扰我学法炼功,所以我和儿子决定上京护法。

99年12月6日,我和儿子上京护法,走上了天安门,被北京公安抓捕,恶警用钢笔在我脸上画眼镜、画胡子、画前额,还不许我洗脸,并叫大家看,就这样我受到了人生最大的侮辱,三天后带回成都才洗脸。

回到成都被当地乡政府和派出所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恶警向我父母敲诈1200元,回家后,又被成都半仙街派出所骗去说讲几句话就回来,结果把我送到九如村拘留所拘留14天,问我还炼不炼,我回答:要炼,做好人没错。因此被非法劳教一年。

来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5中队,几天后,来到2中队,炼功时被吸毒人员打得上不了床,冬天一盆冷水从衣领倒进,一身全部湿透,有时被吸毒人员抓着头发拖走10多米,被铐在大树上几个小时,还打脸。在不公正的对待下,我为了证实大法,为救度众生,向她们讲清真相,结果被劳教所护卫队恶警拳打脚踢,用电棍电,打得大小便失禁,全身遍体鳞伤。

2000年6月,劳教所成立了7中队,那段时间真是度日如年,每天都在痛苦的磨难中度过。每天饭前护卫队恶警一来,只要我们不配合就招来一天挨三顿打。还在太阳下曝晒,站军姿,限时间上厕所,有一天我的肚子痛,要求上厕所,秦管教说:“你们修真善忍,你忍吧。”我们大法弟子在40多度的高温下,坐军姿17—18小时,不能动,动就挨打。屁股上坐满了脓疱疮,10多天没洗脸和脚,更谈不上洗澡。后来,恶警发现我们炼功,就让我们通宵站,连走路都困难了,这样连续40多天的迫害,我被迫妥协了。

2000年10月回家后,派出所民警到家来看我说:“不炼功,不修真善忍就可以了。”当我听到他的话后,我再次拿起《转法轮》,就这样我又走上了修炼的路,在网上声明我在劳教所所说、所写的全部作废,我要跟上正法进程。这时却被街道办事处派人跟踪。为了救度众生,为了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弥补过错,我努力向世人讲清真相,使更多的人得救。没想到和我生活六年的丈夫为了一己私利,举报了我,并拿走了我所有的钱,儿子要上学,房租到期,派出所又逼着我搬家,我的生活又无来源,在这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是功友们帮助了我,我还是继续讲清真相,还时常教导儿子:我们是修大法的,不能恨他。有人让起诉他,我想我是一个修炼者,不能和常人一样对待。

2001年7月13日,我被派出所抄家,拿走了我的大法书和手机,现金500元,被送进成都二看守所,我开始了绝食抵制迫害,二看守所的唐医生,残忍地对我又打又用脚踩,还扬言:踩死你。就这样被非法关押了37天,又把我送到拘留所关押,我在看守所剩下的400元钱也不还给我。在成都转运站,因我身上长满了脓疱疮,其他犯人都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我真是苦不堪言。

9月11日被再次送进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第二天下到3中队,管教对我说:“在这里不准炼功,不准弘扬大法,不准和功友说话。”由于我不配合,管教叫来2个吸毒人员每天跟着我,我问:你们为什么跟着?她们说:为了减教,我们只能这样做,如果你转化,我们还能减3个月。后来,我在车间墙上写“法轮大法好”,被管教发现,叫那两位吸毒人员对我进行拳打脚踢,每天晚上12点才能休息。一次我因不配合就提前上床休息,被她们从床上拖下毒打,还逼着站军姿。

我在这里整整度过了15个月,后来她们渐渐明白了真相。当我离开她们时,她们很多人都流泪了,都很关心我,说多保重,不要让恶警再抓到,要坚持修炼。

2002年12月12日,我被释放后再次被彭州市610接回彭州非法关押,至今未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