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案例

【明慧网2002年8月24日】一、缪素芳老人被迫害的经历

缪素芳,女,65岁,成都市人。在法轮大法遭到江泽民集团控制的全国新闻媒体大量不实之词污蔑、诽谤时,作为一个大法的亲身修炼者、亲身受益者,出于对广大民众的责任感,缪素芳于2001年元月,踏上了去北京的上访之路,去告诉政府和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仅仅为了说这么一句真心话,在北京,缪素芳老人遭到了北京公安警察的毒打,并被扒掉棉衣裤,仅穿一身内衣裤,强令站在雪地里挨冻。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根本不敢相信“人民警察”会如此残暴、冷酷。

缪素芳被成都警方押回成都后,被成都劳教局非法判处劳教一年。2001年春节被关押在成都市转运站期间,六十多岁的老人在辗转关押、折磨之后,病倒了,发高烧,很少吃东西,躺在监室的木板床上好几天,只在早晚点名的时候挣扎着站起来,硬是咬着牙关挺了过来。病刚好一点,2001年2月被成都宁夏街戴上手铐,押送到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执行劳教。刚进入所队(五中队),管教为了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指使吸毒的劳教人员,对入所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折磨,从每天早上六点钟起床就开始面壁而站、一直到深夜。有时十一、二点,有时到深夜二、三点钟。面壁站立期间,不准动,不准说话,上马桶要向“包夹”(专门监管大法弟子的吸毒劳教人员)报告。警察会不定时来查房,一旦发现没站好,包夹人员便会被叫到办公室受训。挨骂后的“包夹”回监室后,便会将气出在大法弟子身上,破口大骂,然后叫大法弟子“飞起”(双手高举伸直,贴墙面壁)。

在入所队期间,缪素芳老人的双脚肿得穿不进鞋子,一直肿到膝盖以上,由于年龄大,腿又肿得厉害,腿常常不停地发抖。到了后来,连行走都困难了,被叫到楼下进行所谓的“帮教”时,都需要人搀扶才能上下楼。在这种情况下,五中队的管教根本不闻不问,劳教所干事周俊辉还叫她自己到食堂提开水。管教以为,对大法弟子一边进行残忍的肉体折磨,一边进行所谓的“帮教”洗脑,在双重压力下,就可以动摇大法弟子的意志,对六十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尽管如此,缪素芳老人一丝的动摇都没有过,对“帮教”们的谎言欺骗,老人家总是一口拒绝,“你离我远点,我决不会背叛真善忍信仰。”

缪素芳老人在入所队被折磨了四个多月后,被转到了九中队。八月份又被转到了七中队。一到七中队,便被七中队的管教关到楼上严管。被强行关在房间里“坐军姿”,不准随便动,不准讲话,在楼上一关就是五个月,期间没有让她到楼下活动过一次。警察时常对她威胁,“你不转化,就休想出楠木寺的大门。”

长期的精神控制与肉体折磨,缪素芳的身体被摧残得很虚弱,血压也高。在这种情况下,劳教所怕出意外,承担责任,不得不将她监外执行。缪素芳老人为了说一句心里话,为了能有自己的思想信仰,在监狱里被折磨了十一个月。

通过缪素芳老人的事例,让人们更清楚地看到:法轮大法将一个年老体弱的病人变成身心健康的人。而江泽民集团的所谓“挽救”是将六十多岁的老人关在监狱里长期折磨,致使她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再关下去,还有可能被虐待致死。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正,什么是邪?相信世人有一个明断。

二、大法弟子林莉莎被迫害的经历

大法弟子林莉莎,43岁,乐山市校场坝人。2001年2月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

林莉莎刚进五中队的门,不由分说就被“包夹”人员强迫贴在墙上“飞起”。从早至深夜,天天如此,不准洗漱,不准说话,时常被进行所谓的“帮教” 。如拒绝“帮教”,“包夹”人员便叫她蹲马步,进行各种折磨,林莉莎的双腿被折磨得又红又肿,皮下毛细血管肿胀坏死,变成紫色。

在大陆报纸上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诬蔑,说什么法轮功对人进行“精神控制”,而实际上法轮功学员来去自由,有正常的工作和家庭生活,哪里有什么精神控制?但在劳教所,狱卒却让每一个修炼法轮功的人亲身体会到了什么是精神控制。劳教所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专门制定了“五不准”,此外还有不明文规定的“不准”。不准说话,法轮功人员之间连日常用语都不准说,要说话,就只有所谓的“转化”了才准说。所有能听到的就只有对法轮功的污蔑诽谤。无数次的“帮教”、“谈话”只有一个内容,就是要你“转化”,不准许有对法轮功的信仰,不准许有对佛法的信仰。五中队的干警周俊辉说:“法轮功的人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是在传递思想。”劳教所规定,没有被“转化”的人连互相看看都不准。劳教所所谓的“转化” 就是把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转化成象他们一样的坏人。

林莉莎在五中队,遭受了几个月的精神控制、肉体折磨后,于2001年6月转到了九中队。九中队又换了一种折磨方式,强迫大家在烈日下进行队列训练,企图将大家训练成听管服教的劳教人员。林莉莎抵制警察的队列训练,便被铐在洗澡间。

在九中队每天除了队列训练,就是被强迫听攻击、污蔑法轮功的文章。有一天,林莉莎拒绝听污蔑诽谤大法的文章,被警察拖到楼下。警察问她:“你不学习,那你想干什么?”林莉莎说:“我要炼功。”警察说:“那你就炼吧,但是不准停,不准把腿放下来。”在林莉莎盘腿打坐时,警察唆使“包夹”上去踩她的腿和脚,几个人坐在她盘着的腿上使劲压,楼上的大法弟子们都能听见她在楼下的阵阵惨叫声……

三、大法弟子吴厚玉被迫害的经历

大法弟子吴厚玉,女,三十岁左右,四川泸州人。于2001年3月初被送到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刚进五中队的院子,还没等进监室就被干事周俊辉在院子里罚站,第一天就站到深夜。从此以后,每天清晨天不亮就开始站,直到深夜。夜深人静,所有的人都开始上床睡觉时,她才被允许在凉水管下冲一下脚,喝几口凉水,回监室休息。每天院子里无论天晴、下雨,都能看到她瘦弱的身影站在院子里的黑板面前。三月初的楠木寺山上,寒风刺骨,常常寒风中还夹着毛毛细雨。吴厚玉接连被周俊辉在院子里罚站了一个多月。吴厚玉的双腿肿得又粗又硬,双脚象馒头。而背上瘦得连衣服都掩盖不住肩胛骨。连“包夹”人员都不忍心看下去了。好长一段时间,包夹人员到各监室串门,提到吴厚玉时,议论说“简直被折磨得不像样了,好像书里写的旧社会的包身工。”“吴厚玉到底是怎么把周干事得罪了嘛,要这样处罚她!”“管教的心也太黑了,把吴厚玉的脸都站尖了。”

吴厚玉是一个善良纯朴的农村妇女,被非法劳教以前给别人家做保姆。事事处处都为主人家着想。去北京时,主人家十分舍不得她离开,一再要求“你去了要再回来哟。”哪知一去就被非法劳教。在五中队无论怎么罚站,她始终默默不语,无一句怨言。任何人与她说话,都能看到她的一张笑脸。她没有文化,写不出几个字,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只知道“坚修大法心不动。”不少包夹人员,就是通过吴厚玉的事例,逐渐地改变了对大法弟子的看法,逐渐地认清了管教警察们的狠毒和虚假,逐渐地明白了正邪。

2001年8月份吴厚玉被转到了七中队。到七中队的第二天,警察要求大法弟子军训,吴厚玉等坚决抵制,警察将大法弟子推到太阳底下曝晒,而且干事黄xx还拿出了电警棍,对大法弟子又电又打,致使吴厚玉当场晕倒。警察将她送到医院,还美其名曰:“这是干警对法轮功学员的关怀。”

这就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的所谓“春风化雨”般的“教育”、“转化”,实际上是腥风血雨式的折磨、摧残。在此呼吁全世界的善良正义之士,关注发生在中国的这场迫害,伸出你的正义之手,呵护善良,制止邪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