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见闻

【明慧网2002年12月12日】1999年下半年至2002年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各中队分别关押着十至二十名法轮功弟子,每天干活16—17小时,甚至通宵达旦,同时给每名大法弟子配上二至四名“包夹”――即主要是恶习甚深的吸毒人员负责替警察监控、殴打法轮功弟子。2000年6月20成立七中队后,从各中队挑选了十七名恶习深的吸毒犯组成“民管会”,实则邪恶打手,专门迫害法轮大法弟子。

由于法轮大法弟子坚定对真善忍的信仰,坚持炼功,2000年6月初,一中队的法轮功弟子余胜翠、尹华凤、吴玉萍、毛君华、王红霞、游金芳等被“民管会”牢头和其它劳教人员打得遍体鳞伤,余胜翠被打昏死。继而几人被拖至食堂又拖至车间,臀部、大腿被拖得血肉模糊,粘连着裤子脱不掉。后来,尹华凤被扒去衣裤一丝不挂地在镜子前罚站两夜。这一切流氓的迫害都是在副队长张小芳指使和纵容下干的。四中队的陶菊花、郑友梅等十几名法轮功弟子被关进水牢;五中队的恶警对陈祥芝、朱丽等十几名法轮功弟子进行拳打脚踢,并用绳子捆绑、电棍电击,不许睡觉等手段进行迫害。

七中队成立后,把剩下的95名法轮功弟子集中在一起,每天护卫队的男恶警提着警棍打骂,女恶警骂一些不堪入耳的脏话,并时常强迫在烈日下曝晒,不准说话、擦汗水、闭眼睛和晃动,否则就要在烈日下罚做下蹲运动并绕操场跑圈子、还有罚站几天等体罚手段进行迫害,且八、九天不准洗澡、洗头、洗衣服,老远就闻到一股酸臭味。2000年6月底,法轮功弟子李凤琪被吸毒犯李晓玲把臀部、大腿打得皮开肉绽,惨不忍睹,人人见了人人落泪,大法弟子张世清被吸毒犯用铁棒打昏死,浑身变成了紫灰色,王红霞右眼被牢头尤平打伤。

2001年3月7日,四川省电视台记者到楠木寺劳教所录像,大法弟子王红霞因说了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而遭到护卫队队长袁金的拳打脚踢,王的脚当时就被踢瘸。因正在录像,一位省记者提醒说“要文明执法”(此场景后来在四川省电视“今晚十分”节目中播放),但恶警袁金未予理睬,仍把王红霞拖至小屋进行施暴,一直到打得吐血。

2001年期间,法轮功弟子陶菊花被恶警袁金抓住头往墙上撞,撞得吐血;张亚群见一功友被打,说了一句“不准打人” ,就被女恶警张小芳用电警棍电得满脸是血;李光清因炼功被一群男恶警围攻、毒打昏死。二十多名大法弟子长期被关押在一间屋子里,吃、喝、拉、撒都在里面,不准出屋,不准说话,时间长达一年之久。在这期间,很多法轮功弟子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鼻青脸肿,有的遭冷水泼,被用手铐吊起来,有的臀部被恶警的狼牙棒打成紫黑色不能坐、不能躺,甚至不准上厕所。在八中队,法轮功弟子王红霞、李时贵因上厕所遭到恶警李均电警棍电击;九中队女恶警老李队长还以上课为名对大法弟子进行人格侮辱,强行灌输颠倒黑白的谎言;劳教所还以强制看诽谤大法的书籍、录像等手段对大法弟子强行洗脑,非法延长劳教期限。

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弟子的事例还有很多,这种违法野蛮的恶行延续至今。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的大法弟子在劳教所受尽屈辱,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和肉体上的非人折磨,而她们却仅仅是为了坚持信仰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好人。我写出这些,是为了让更多善良的人们能够对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真实情况有一个更深入的了解,有助于人们更客观公正地看待法轮功问题。同时,吁请全世界善良的人们伸出您的援手,尽快地结束这场对善良人们的疯狂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