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磨难志不改 愿化寒梅迎春归


【明慧网2003年3月16日】看到许多同修写出了自己的修炼历程来证实大法,回想正法路上的风风雨雨,内心感触颇多。因此委托同修代笔写出我正法历程中的一些小事,希望能为证实大法起到微薄之力,与同修共勉。

进京上访,正念闯关

记得是2000年的年末,我身边的许多同修纷纷走出来证实大法,走到天安门向世人讲清真相。看到同修们维护大法的壮举,我再也坐不住了,简单地处理了单位和家里的事之后,于2001年1月初,我和同修们踏上了进京上访之路。那时进京火车封锁极严,警察四处盘问,快到北京的时候,还有便衣上车查看辨认,连睡觉的人脸上蒙的衣服都要掀开看看,特别对穿着朴素的和老年妇女非常注意,和我一起的都是老年同修,但大家心态都稳如泰山,丝毫不给邪恶一点可乘之机,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们顺利到达了北京。

下了车,我们决定马上到天安门去证实大法。我们一行五人来到天安门广场,广场上人来人往,没看见想象中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轰轰烈烈的场面,怕心不由得又出来了。转了一圈,还有些犹豫。同修对我说:“明天再来吧。”我也顺势同意了。就在这功夫,有两个同修被恶警抓走。剩下我们三个人顺着地下通道,走到了金水桥旁,失落的感觉笼罩着我们,这是一种非常难过的感觉,对于一个大法弟子来说,不敢站出来维护法是耻辱的。我头脑里还清楚地记着临行前对师父说的话:师父,弟子一定会交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卷。我对她们说:不用走了,我们就在这证实法!没有任何的语言,去掉了人心,取而代之的是对大法无比强大的坚信。我们默默地走到天安门门洞里,转过身,面对金水桥。一个老年同修在前,我和另一个老年同修在后,前面的同修马上打出横幅,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我和另一个同修随即也打出横幅,我们一人手持横幅一边,用尽全身力量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我们三人手持横幅,缓步走向金水桥,仿佛进入时空隧道一样,没有时间概念,思维也好像停止了,只剩下千万年的呼唤在空中回荡。

一个武警跑过来抢走了横幅,我们没理他,仍然继续大声喊。他将我们关进警车里。之后,由于人多我们被分开非法关押在不同派出所。我和另外九个同修被非法关押在一个派出所。我们拒绝报姓名和地址,并开始绝食绝水,抗议无理关押。我的心很平静,我告诉我自己:你是大法弟子,那些另外空间的邪恶什么也不是,要窒息邪恶,你一定能闯出来!在铁笼子里,我和同修们开始集体大声背法,恶警们恼羞成怒,将我们关在外面的厕所里,阵阵污秽臭气袭来,令人作呕。没有一个人在意这些,我们就是一个劲地背法,北方寒冷的冬季将我们呵出的气凝成团团白雾,透过白雾我看见同修们背法时,那庄严神圣、无比坚强的脸,顷刻间,那坚不可摧的气势,是宇宙中任何邪恶也无法阻挡的。邪恶害怕了,又将我们关回屋里的铁笼子里。

后来,恶警们开始逼问姓名,不说就打。陆陆续续有同修遭到了毒打,有的同修被打得很厉害,我始终保持祥和的心态,用善的一面向它们讲真相,最后它们没有动我一下。绝食绝水到了第四天下午,派出所所长把我找去,一见面就问我:“你生在红旗下,长在新社会,竟然反党反社会!”我马上回答:“正因为相信党,相信政府能为民做主,才来上访说句心里话。”他拿出一个xxx的像章又问我:是他大还是你师父大?我说:“这无法相提并论,他是人中的领袖,我师父是宇宙的觉者。”所长见我回答问题不慌不忙,而且毫无惧色,不禁若有所思,就拿了一把木梳梳头,一边梳一边问我:“你看我脑后脱发的地方大不大?”我说:“挺大的。”他又问:“有什么办法能治好?”我说:“真心修炼法轮功,就能好。”他乐了,说:“要能好,我也炼法轮功!”停了停,他对我说:“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你相不相信,今天晚上就放你?”我说:“不仅我一个,所有人都应该放,因为我们都是好人。”回到铁笼子里,同修们都为我担心,还以为我遭到了迫害。这天晚上,开始分批无条件放人,我让同修们先走,我留在最后。当我从派出所堂堂正正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绝食绝水这四天,我没感到身体有任何不适,也不觉得饿和渴,我知道师父就看我这颗心。坐了车,回了家,我又马上投入正法洪流之中。

正念显神威

进入了2002年,本地大法弟子开始大面积讲清真相,我分担了许多正法工作。在这期间,我遭到几次邪恶迫害,我的亲人和周围的同修们被非法劳教和判刑,但这些丝毫动摇不了我救度众生的决心,无论邪恶怎么猖狂,无论遭受多大困难,我总是按时将同修们需要的资料,及时送到他们手中。

这一年的年末,由于被人出卖,我在单位被邪恶绑架。先是三个恶警非法押着我到我家里抄家,在家中抢走了一些大法资料,我正告它们:迫害大法弟子,毁坏大法资料是滔天大罪,会遭报应的。同时,发正念清除操控它们的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恶警们显然十分心虚,只有一个嘟囔了一句:我们这是工作。以此用来狡辩。在我的正念抵制下,它们再没敢动一分钱物。恶警们将我绑架到派出所,用手铐将我的双手吊挂在暖气管上。从我遭绑架的那一刻,我就发出最强大的一念:绝不允许邪恶迫害我!并在心里对师父说:还有那么多无知的生命等待弟子去救度,即使我有漏也决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请师父加持保护弟子闯出魔窟!

一个恶警拿着一大叠材料对我说:“这上面全是你的事,我们全知道,你就自己说吧,能少遭点罪。”我说:“不知道。”同时发正念清除迫害我的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无论它们怎么用威胁恐吓,还是伪善的谎言欺骗,我都向它们讲清真相,揭露迫害,同时集中精力发正念,保持正念强大,纯净。恶警们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刚说要动手打我,到我家抄家的三个恶警马上找借口溜走了,我不停的讲真相和发正念起到了作用。换了几个没见过的恶警来逼供。一个恶警叫:“揍她,我不信不说。”说完,就左右开弓扇我耳光,几个恶警轮番打我,我却不感到疼痛。我心里想:虽然不疼,也不能让邪恶这样迫害下去。我集中念力清除操纵这几个恶警的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这些宇宙的垃圾怎么配考验大法弟子!不一会儿,打我最卖力的那个恶警就累了,抱着它的手对我说:“你以为我愿意打你呀?打你我的手都疼。”另一个恶警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说:“今天事真多,俺家孩子的胳膊不知怎么就脱臼了。”几个恶警都停了手,到一边歇着去了。过了一会儿,那个最卖力的恶警又过来了,用脚踢我的双脚,我的双腿被踢开,人成了大字型,全身的重量全挂在双手上,它是想让我象上大挂一样折磨我,我坚决不配合,使劲并拢双腿支持身体,来来回回反复多次。它一看我不配合,又生恶念,拿来辣椒酱抹在我嘴上,一边抹一边狞笑狂叫:“辣死你,辣死你。”我心想这些邪恶已经疯狂,只有继续发出强大的正念才能彻底破除邪恶迫害。我索性闭上眼睛,集中全力发正念,就是一个劲的发正念!它们看我不吱声,眼睛也闭上了,就用手扒我的眼皮,无论它怎么弄,我就是不睁开。就听恶警恶狠狠地说:“给她浇上汽油烧死得了。”我心想你们说得不算,我师父才说得算,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我发正念一个个都把你们清除掉。折腾到晚上,恶警们也饿了,也困了,它们也不敢进一步迫害我。

一个恶警拿来饭让我吃,我不吃,对于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我决不配合。恶警们把我关进铁笼子里,将我双手背铐,坐在一个铁椅子上,又把铁椅子锁上,检查后,认为万无一失,把铁笼子门锁上就去睡觉去了。这种情景同修们在明慧网的文章里有过多次描写,他们的正念正行使他们成功脱险,没想到今天让我也碰到了。我想让双手从手铐里抽出来,抽了几次没有抽出来,心里有些发急,我固执的认为,我会跟同修们一样顺利地脱下手铐,解开铁椅,然后打开铁笼子门上的锁,一下子就闯出去了。可我却忘记了保持心态的平稳和正念的强大,渴望和浮躁占据了我的心头,努力多次均告失败,我对自己感到很失望,自己太差劲了,没有做到师父要求的正念正行。就在这种焦急和不安中我昏昏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一大堆不好的思想念头占据了我的大脑,我一会想恶警会怎么对付我,一会儿想我应该怎么对付恶警,强烈的怕心涌上心头,昨日的正念荡然无存。在我胡思乱想好大一会之后,我猛然发现这些思想念头都不是我,这是旧势力在我的一思一念里的险恶安排,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走的是师父安排的路!我告诉自己:必须精神起来,让正念主宰一切!我抖擞精神,集中精力发正念,渐渐的正念又变得强大起来,四周都笼罩在正念之场中。一个恶警打开铁笼子,拿了水和面包让我吃饭,我表示拒绝。外边有人说:“把手铐打开,让她吃。”顿了一顿又说:“两只手都打开吧。”我此时头脑清醒,正念纯净,它把食物放在我的身边就出去了,就在这时,楼上有人喊:“有好吃的,都上来吃呀!”一招呼,人都上去了,就剩下一个恶警了。我没在意,仍闭眼发正念。过了一会儿,就听有人大声说了一句:“我也上去了!”我睁开眼一看,楼下除了我,竟然空无一人!铁笼子的门半开着,没有锁,我抬起双手,手铐是刚刚它们给我打开的,我非常清醒地意识到:师父安排我闯出去的时机到了!我双手把住铁椅子,一使劲儿,双腿很容易地抽了出来,我轻轻走出铁笼子,长长的走廊一直到尽头,一个个房间门敞开着,静静地,一个人也没有!出了大门,门外有警车,还有一个警察,不过是背对着我。我招手上了出租车,迅速离开。就这样,在师父的无限慈悲中,我脱离了险境,没有太多的激动,在找到自己的执著后,救度众生的大道上我会更加理智和坚定的走下去。

发挥整体的强大正念

在本地区曾经发生这样一件事情:恶警们绑架了一个大法弟子,在被推上车之前,他朝妻子使了个眼色,说了几句话,妻子明白了,应该马上去通知同修们。恶警前脚走,消息就传出去了,人传人,顷刻间,同修们都得到了通知,甚至连外地的同修都知道了。没有时间切磋商量,也没有规定怎么去做,所有知道消息的同修几乎都在同一时间里同时发正念,长时间的发正念。目的只有一个:彻底否定旧势力迫害被绑架同修的安排,彻底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我们一定能把同修救出来!与此同时,绑架同修的警车在往县城的路上疾驶,该同修也在车上不停地发正念。这时整体正念的威力显现出来了,车突然坏了,停在路边。恶警们都下车去修车去了,利用这稍纵即逝的机会,该同修冲出车门,拔腿就跑,恶警们随后就追,无论该同修怎么拼命跑,就是甩不掉恶警,一直跑到山上连鞋都跑坏了,人也累得受不了了,他这才想起发正念,心想:我豁出去了,我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他坐下盘腿发正念,恶警们就在他身边跑来跑去,瞪着眼睛就是看不到他,最后恶警无功而返,该同修顺利脱险。

在这次整体正念破除旧势力邪恶安排的过程中有几点因素非常重要。一,该同修被迫害时,尽最大努力将消息传了出去,同时得到消息的同修知道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其他同修。二,得知消息的同修第一个反应是发正念帮助被绑架的同修,而且是马上在第一时间就开始发正念。三,该同修头脑很清醒,始终没有放弃任何正念走脱的机会。从中可以看出,整体的协调配合非常重要,如果第一个得知消息的同修听到消息后感到害怕了,没有及时转告他人,如果得知消息的同修们对此麻木,冷漠,甚至无动于衷,或者想我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等抽出时间或过几天再发正念帮他吧。如果,如果……我们把该同修是否有漏先放下,单方面看看每一个听到消息的同修的反应,就会知道每个人是否都把自己当成整体的一员。其实我们听到和看到每一个同修被迫害的消息和情况,都跟我们自身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有许多同修有这样的经历,从遭到迫害一开始,慈悲的师父就安排各种机会让我们正念走脱,安排机会让周围的同修在短时间内得知消息,在很多时候,我们完全可以避免迫害的发生或减少损失,可是往往由于我们自身整体意识的淡薄和对同修缺少慈悲,使旧势力的迫害一次次得逞,有一些同修当亲人和熟悉的同修遭到迫害时,他们会倾尽全力发正念帮助同修,而当不熟悉的同修或网上出现同修的迫害消息,却多多少少表现出麻木、冷漠的态度,至于审判邪恶之首案件,二十三条恶法,营救美国同修等等整体反迫害的行动,更是无动于衷,人情与私心把我们分割成一个个小小的个体,使我们很难意识到自身在整体中应起到的作用。其实并不一定非得等到同修遭到迫害了,或有同修在网上建议发正念了,我们才会去重视。真正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当同修出现身体上的干扰,或状态低迷,执著很重,或干扰很大走向极端时,当善意的提醒不起作用时,我们都可以集体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对同修的干扰与迫害。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旧势力对每个同修的迫害都是对我们自身的迫害,都是对我们整体大法弟子的迫害,当我们找到自身的原因,真正把自己当作整体的一个粒子而扎扎实实地去做时,那旧势力就没有任何迫害大法弟子的机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