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屡遭迫害不动摇


【明慧网2003年3月5日】96年8月份我们全家开始修炼大法,最初是祛病健身,几十年的病全好了。后来通过反复学法,才渐渐懂得这就是修炼,是返本归真。

99年7月21日后独裁小人开始诬陷迫害大法,我参加了到省政府请愿活动,恶警用大客车把一万多同修抓进了体育场。11点钟,有人喊:快看法轮!我看到淡黄色的法轮,照到人的身上、脸上、地上,天上的大法轮正转反转,上来下去那真是佛光普照,一片祥和慈悲的景象。使我更增添了修炼信心(在场万人与警察全看到了)。22日下午高音喇叭里传来了诽谤大法的疯狂叫喊,恶警马上疯狂起来,大呼小叫的驱赶我们。我几经周折回到家里。

我回家后,我丈夫已把师父的法像和在世界各地讲法的图片收拾起来了。我家曾是学法点。他说:你可回来了。警察都来两次了,问你上哪去了?

从那时起邪恶之徒经常串入我家,不让我去北京等。再就是签字画押,交照片、要身份证、收书……没完没了的干扰。

2001年春节刚过,没办法,我和丈夫决定离开家乡。就在我搬家离开的晚上,听亲属说:四个恶警又窜到我家,想要我交5000元抵押金,否则就劳教。当我听到此消息,心底无比感谢师父帮我过了一关。

来到外地他乡,生活非常艰难。后经亲友帮忙找到一份给住宿学生做饭的活,既能每天做好“三件事”,又避免了邪恶的干扰,但不敢暴露自己是大法弟子的真实身份,只是以讲故事形式讲一些粗浅的祛病健身做好人的大法真相。

随着造谣不断升级,学校组织学生看天安门“自焚”的录相、宣传画展,要学生写“心得”和“批判文章”。我不能见破坏大法的事不管,不能让邪恶把我身边这些小生命毒害。我跟她们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自焚”是造假,自杀和杀人都是栽赃陷害,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等。可是她们中毒太深。有两个不怀好意的孩子,暗地里串连,找家长、告老师,弄的别人不敢回来吃饭、睡觉,说怕我杀了她们。当时社会上有歹徒正在造谣说法轮功要杀多少小孩,要投毒……等。

我的工作只好找别人接替。我们经常在一起做真相的同修有三人被抓,我丈夫接到恶警找我的电话,要写一份不炼的“保证书”,再交3,000元罚款,否则就劳教一年。当时2002年的春节又临近了,家又不能呆了,丈夫带孩子回家和老人过年,我又得流离失所。大年除夕是姐姐领我到她家过的。

初五的晚上,乘恶警还没有上班,再一次搬家。听替我做饭的人说,恶警先后两次在夜里11点多钟来抓我。同年7月份,恶警又连续两天晚上打电话骚扰,楼道里有恶警蹲坑。我又一次搬家,在邪恶迫害近4年的日子里,我搬家6次。为了生活,曾帮人卖布、做衣服,给学生做饭、扫卫生、当钟点工等。

以上事实证明,只要我坚修大法,心存正念,修炼的道路是由师父安排的,邪恶的旧势力什么也不是。

最后以师父的经文作为结束语:“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