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市吴家堡劳教所暴行:脸部电击毁容 双腿劈伤 十指布满针眼

【明慧网2003年3月17日】

1. 袁鹏,男,29岁,抚顺市人,2000年12月进京正法被抓,于2001年被非法教养三年,关在抚顺市吴家堡劳教所男队。在男犹大的残酷迫害下,身高1.65米的他,体重降至不足百斤。袁鹏几次遭不法管教围殴,但他一直坚定修炼大法。大法弟子的正念令邪恶胆寒。

2. 大法弟子回丽娟在抚顺市吴家堡劳教所被人用细绳捆住双腿,强制进行“飞”,回丽娟的胃水都吐了出来,在声声惨叫中,管教怕出人命,勒令劳教人员将其松绑。回丽娟的双腿站立不稳,即使这样恶人仍不停止迫害,在大教室里足有30多人殴打回丽娟,更有甚者用钢针扎回丽娟的十个手指和脚趾,回丽娟的手指和脚趾全是针眼,分队长陈凌华见回丽娟仍不妥协,几天后拿来三根电棍对回丽娟进行电击。

3. 张素迎,女,59岁,家住万新地区。在抚顺市吴家堡劳教所章党女子大队,一天,张素迎在院中捡到了一截没有齿的锯条。于5月1日~6日放长假期间,几名大法弟子将窗栏割断,准备抵制迫害冲出劳教所。6日晚10点多,三名大法弟子冲出牢房时被管教发现,一名成功走脱,二名被抓。恶警对张传文、杨玉琛、张素迎、李立实施法西斯暴行:队长吴伟把张传文的双腿劈成“一”字形,只听“咔嚓”一声,张的腿被当场劈伤,后来只能拖地而行。后又对张传文进行电击,脑袋被电得象皮球似的往起弹。李立被蒙上双眼,究竟有多少人打她也不知道,几根电棍电也记不得了。特别是张素迎,被残害得更严重,下巴被电得脓直往外淌,脸肿得已看不出原来模样,双手被反铐在凳子上24小时,手腕被铐了一个大坑。折磨几天后(每提训一次就殴打一次),又把几位大法弟子关在阴暗潮湿、没有窗户的小平房里,没有被褥,冻了一个月。这几位大法弟子凭着对法的坚定正念,闯过了漫漫长夜。李立因此事被非法判刑。张传文正念极强地抵制迫害,身体在好转。

4. 60岁以上的大法弟子秦清芳、老杨太太、盖淑芝等人。严管队队长刘宝才对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一贯的迫害手段是双手背铐,双腿反铐,然后往身上泼冷水,再用电棍电击头部、嘴部(又名刷牙)、脸部。被刘宝才残酷迫害的大法弟子至少有30人,其中包括60岁以上的秦清芳、老杨太太、盖淑芝。恶警刘宝才手段极其凶狠残暴,已知被其迫害的大法弟子有:王红、关艳、柴艳、李立、马云香、杨丽华、刘敏、高娟等。

抚顺市吴家堡劳教所还有十几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男管教,臭名昭著的有:路凯、刘XX、周XX、副队长王军等几名打手。大法弟子高娟,女,34岁,不畏强权,被这几名恶警残酷殴打、用电棍电击她。她的脸部被电击、毁容,留下疤痕,即使这样,仍坚修大法,现仍被非法关押。

5. 齐采梅,女,40岁,家住望花区。2000年11月进京正法被抓,在北京朝阳看守所受尽折磨,始终未报姓名,一个月后被无罪释放。回来后被犹大出卖,于2001年1月30日在家被绑架送至吴家堡劳教所。4天后绝食抗议,被恶警队长吴伟跳起来猛击脸部,左眼眶被电成紫色,嘴唇被电得出血。恶警令其罚蹲,齐采梅不从,被吊铐在二层床上。也是2001年4月,齐采梅被转到三班,18名犹大对其用酷刑,把齐采梅悬于空中,4个人把住腿,2个人把住胳膊,余者掐她全身,犹大打累了才停手,时间持续一个半小时。齐采梅的腋下、胸前被掐成黑紫色。

2001年6月抚顺市吴家堡劳教所成立严管队,有10名大法弟子被隔离起来,把他们关在一个小黑屋里,令其坐板凳,从早上6点到晚上9点不准挪动。齐采梅拒绝体罚,被三名管教连踢带打拖到走廊。10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金桂珍在绝食35天后被释放。严管队邪恶的洗脑计划被大法弟子的正念铲除。

2001年8月齐采梅被保外就医,2002年1月又进京打横幅被抓送回劳教所,2002年4被X科长二人持二根高压电棍电击她全身,齐采梅正念十足,在被打了二轮之后,邪恶不敢再继续了。

6. 史金玲,女,50多岁,家住老虎台。2001年11月因绝食抗议被吴伟用电棍电击嘴唇,嘴唇的周围全是泡。恶警在野蛮灌食中,第一天撬掉史金玲左上大牙,第二天撬掉右上大牙。

7. 大法弟子张志琴(明慧网有相关报道),曾被吴伟打晕死过去。张志琴因炼功被吴伟用床板子打,床板子都被打断了。张志琴被打得晕死过去,大约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才被送到二院治疗、拍片,片子不让看。张志琴被打得腰部不能直立,心脏出现问题,脑部也出现问题。被打后的张志琴与当初判若两人,目光呆滞、呆板,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张志琴仍被恶管教转押马三家继续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