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12)

【明慧网2003年3月18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在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迫害必须立即停止!大法弟子堂堂正正走出来向人民讲清真相。当一个善念尚存的生命,无论他原来如何受到谎言蒙骗并显得多么顽固,明白了真相时,他的心灵都会受到震撼,相信明白了真相的人们会对他们自己的未来做出明智的选择。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公共汽车上讲真相

一日,大姐搭上一公共汽车,因乘客太多无座位,乘务员便引她站在离司机较近的高处站着。大姐望着一车的乘客慈悲顿生,为不知道真相的人们而心酸,于是就发一念:我要救度他们!大姐就开始滔滔不绝地向人们讲起了真相!她就觉得身体轻飘,思维敏捷,从“自焚”造假、一千四百例谣言,讲到大法弘传世界,语言生动流畅,似乎没有思考就迸发出来一般,整整讲了一路。人们沐浴在大姐祥和慈悲的场中,认真地听着,也暗暗佩服大法弟子的勇气与胆识。待大姐下车时,乘务员还意犹未尽地挽留她再坐两站给大家多讲点。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某大法弟子所在公司扣押了她的买断钱,她便向保卫科科长洪法并要她的买断钱。保卫科长说:这钱不能给你,得留着去北京抓大法弟子用呢!你们总说大法好,我就不信你们就真的那么神。边说边诽谤大法。这名大法弟子阻止他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但念及我们是一个公司的人,不想看你的笑话!保卫科长还叫嚣说:我就不信你有多大的威力!大姐严厉地说:你再谤师谤法,今晚你就得出事儿。结果当晚保卫科长抓贼时,脚崴了,脚尖朝后,住了七天院。出院后就跟大姐说:你说话挺有准呀,并说大法弟子不能打,一打我们就住院。

因势利导讲真相

前几天我给其它地方的学员送师父经文,在长途汽车上,中途上来十个人,象是出外打工的年轻人,其中一个20岁不到的男孩坐到我身边。因为我有执著,不想暴露自己身份,我就从日常生活谈起,谈到江xx及其团伙的腐败和他本人的腐朽生活,谈到中国的假民主和假新闻。我发现他有些愤怒和无奈,我就说了我想说的最后的话:“在中国,电视和广播都是假的!它说什么好,那么肯定是不好;它说什么不好,肯定是好!”“就象法轮功──”激动的他突然说出了我最想说的话题。我马上接过来:“哎!那太厉害了!江xx讲‘假恶丑’,法轮功讲‘真善忍’,信的人太多了!那可比不了。现在有50多个国家的人在炼了!”他陷入沉思──

我是真感慨,众生了解真相的心真是挡不住啊!我没有想到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将大法真相深深打到了人的心里最深处,以前我每次都想出各种办法,精心准备思路。而这次,我来不及过多考虑,对方反而接受的很好,我只是完全看对方的情况,讲紧扣对方心理的真相,把思考的权利完全给了对方,结果他自己正念突破了谎言。

黑夜骑车进山区散发真相救村民

(一)

7.20是江xx集团神经过敏的日子。那个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用人民的血汗钱,雇佣大批闲散人员在夜间值班巡逻,目的是妄图抓捕、干扰大法弟子向世人讲清真相。

已经过了午夜,楼下还有狗叫声,人说话声,咳嗽声。我正起身准备到偏远山区给那里的受邪恶媒体毒害的山民们送真相材料。楼下传来的种种声响,无疑是邪恶的旧势力的干扰。我把一切物品准备好之后,就坐下立掌发正念,清除邪恶的旧势力干扰!发完正念,拿起东西下楼一看,一个人也没有了,就连巡逻的也不见了。

在下楼时,我心里想,我今天去的山区,以前没去过,下了公路怎么走我不知道。又是深夜,其难度不可想象,但是我心存正念,一心想救度那里的世人,没有其它的想法。这时,我心生一念:师父,弟子今晚是从城市向山区送真相材料,道路不熟,敬请师父安排、呵护。我骑上自行车,出了灯光明亮的城市,向漆黑的郊外骑去。

自行车已经伴我三、四十年了。我就和车子说:老伙计,咱们今晚是去救人哪,你可不能和我捣乱。然后发正念清除可能干扰的邪恶因素,一路,车子并未出事。

我一路发正念。这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夜空的星星有气无力地闪着微弱的光;没有光也没有风,漆黑一片,马路很宽,也很平,眼前的路也只能看个大概的轮廓。有一辆汽车从后边过来了,车灯从身后闪到身前,这时,我看见了我走向的正前方有几块大石头在路面上,若非车灯照一下让我看到了,很可能车毁人伤(这可能是路上修汽车人用的石头)。这样的事还不只一次,就这样,夜路虽然漆黑,但可以放胆骑,没有问题,我知道,这是师父呵护,看护弟子哪!心中油然升出对师父无限的感激,泪水无声地顺颊而下。一种幸福感充盈心田,久久难以平静。

夜路骑车速度很快,行驶中车速慢了下来,我知道这是上坡了。这段路我知道,白天就是小伙子也步行推着走,可我这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并未感到费多大的劲就骑上去了。上面是个村子。

(二)

来到了一个大村子的后面。农村人虽然起来得早,但现在刚刚放亮,还没有起来。我顺着长长的街道,每家的院子里都放了真相材料。这个不知名的村子还真不小,少说也有三、四百户人家。送完这个村子往前骑,又是一个很大的村子,这个村子送了一半,村民们陆陆续续地起来了,鸡鸣狗叫。我一边送材料,一边向村民们点头微笑,他们愣愣地看着我,不知道我这个陌生人这么早到这里来干什么,我无暇也不可能给他们破疑,我想救人比破疑更重要!到了村子的尽头恰巧也只剩下一份材料了,放进这家大门里,我长长地嘘了口气,心情百感交集,回头看看走过的路才感到师尊安排的路是多么的周全圆满!愧然想起从山上往下来时,材料没送多少,天要亮了,心里曾急的不行。这时才想到既然请师父安排了,还急什么呢?这个心也得去!

师父慈悲呵护正念化解危难

5月份我回老家送师父新经文,背了一个包。在汽车总站等车,进站时我发正念,不让他们查,他们果然没有注意我。因在总站的车少,我又跑到分站,进站时我没有注意,有个人叫我:把你的包拿过来,要通过三品检查。我就说,里边没有什么东西。那人就摆了摆手叫我过去了。过后才感觉到: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我当时心里很平静,就象平常和人说话一样。路上我去了以前我弘过法的一个县,那里大法弟子说,我们都很想你呀,自从镇压后我们没有得到过任何消息。快到老家了,天都快黑了,我们那辆车和另一辆车撞上了,车马上就翻,我当时一惊,轻声喊了声师父,车打了一个弯撞在了一棵树上,好险。没有那棵树车就冲到人家屋里去了,屋里还有人,后果真是不敢想象。父母一直反对我走出去,怕我出现危险,回到家我把这事说给了他们听,他们都默不做声了。

发传单——也谈正念正行

最近我所居住的楼区经常有同修贴送真相传单,我也经常在地上发现被人扔弃或撕毁的传单,每当看到这些心里非常难受。当我捡回这些被扔弃、被撕坏的传单时,心里就冒出一念“真是不可救药了!”同时也在逐渐削弱我发送传单的动力,并产生一念“城市里的人几乎没有落下的了,都‘吃饱’了(指传单),看的人已经看了,而不看的人发给他也是浪费,不如攒一块儿送给农村的功友。”可是当有一天一位同修送给我几十份传单时,我突然悟到我被旧势力利用了,发送传单也是一种讲清真相的途径,怎么能说不做就不做呢?当人们正信稳固时,也许就不用这样抓紧去做了,但是在目前大陆的环境下,邪恶宣传到处存在,如果讲清真相的事我们不深入细致地去做,谁高兴了?魔高兴了。

但做是做,怎样用心去做,效果更好,损失更小(更确切地说,不许有损失),那么我就在发正念时不忘加念“清除人们思想中导致不想看大法真相的念头的邪恶因素,让人们的正念不受阻挡地主导他们自己”。修炼人的意念就是功,师父又把我们的功能打开了,为何不信心十足地“随意所用”,更好地助师正法,救度世人呢!

发正念让他贴上

两位大法弟子在屋内交流,正巧一个常人从窗外经过,手里随意地拿着一张大法标语,可能是捡的,可能是揭的,其中一个大法弟子就对另一个大法弟子说:发正念让他贴上,不许扔。于是这位大法弟子就心想让此人把大法标语贴上,不许扔,贴上、贴上。这个人过去了。过一会儿她俩出门时,发现那张标语端端正正地贴到了一个十分显眼的窗户中间框子上,附近就这位置最好。两个人都知道这是因为正念的威力。

今年是马年嘛,马上就要到了

今年五月的一天,某同修到乡下讲真相,遇到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该同修给老人讲了很多法轮功的真相,并告诉老人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老人说:“我会记住的,我还要告诉别人,我知道你们说的都是真的,而且我告诉你,别看你现在的外表不怎么好看,那是因为真正好看的身体被一层东西包着。还有,别看现在一些人当官发财日子过得好,他们中好多人都要被老天收去的,今年是马年嘛,马上就要到了!”同修听罢,一方面感叹老人的善根善缘,一方面感叹救度众生的紧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