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教师到北京天安门正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3月19日】我今年64岁,是个在教育战线工作了一辈子的人民教师。1996年12月有幸得法。我曾在2000年末进京正法,后经七天绝食抗议迫害,返回。有同修对我说:“明慧网上有多篇文章希望同修把自己的正法经历写出来。”并劝我也把进京正法的经历写出来,可我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好,就一直没有动笔,现将自己的这段经历写下来:

那是2000年12月21日,我踏上了进京护法的列车。第二天下午四点左右,我把条幅塞在袖口里,向天安门的英雄纪念碑走去,我准备在那里打开条幅。可是,当我在天安门前走过去的时候,一个高个的警察拦住了我问:“你是什么地方的人,有身份证吗?”我对他说:“你管我是什么地方的人,到天安门参观还要身份证吗?”那个警察又说:“你说,法轮功好不好。”我说:“法轮功好。”这时我心情十分平静,一点怕心也没有。我接着又大声喊起来:“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那个警察一把拽住我的手臂说:“你喊,你再大点声喊。”我又喊了一遍,本想打开条幅,可那个警察拽着我的手。这时,又来了几个警察,他们把我推到一个警车上,车上一个警察和一个司机。我开始对那个司机洪法。后来,那个司机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可现在政府不让炼,我们的工作又是干这个的,也没有办法。”正说着,又上来一群人,警车满了,警车把我们拉到前门派出所。

我和许多人被关在院里的大铁笼子里。大家素不相识,但却似曾相识。我们在大铁笼子里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还一起背洪吟……

后来,我被分流到海淀区看守所。我一进看守所就开始绝食。当时,我所在的监室有23个人,有8个大法弟子,只有我一人绝食,警察为了让我说出地址和姓名,让同屋的刑事犯打我折磨我。开始,他们让我光着脚站在水泥地上,做各种蹲的姿势。后来,她们又让我端着半盆凉水站着。有一个姓张的刑事犯很坏,把水泼在我的头上、脸上。到了晚上,她们还不让我睡觉,我这样站了很长时间。后来,没有绝食的大法弟子都被带走了。又把我们绝食的大法弟子送到保定的一个县的刑事拘留所里。我们一共十个大法弟子被分别关在两个屋里。在这里我仍然坚持绝食。刚到拘留所时,一个头头模样的警察说:“我们这是模范单位,不会有人打你们……”

在这个拘留所里,我们大家都坚持背老师经文,背《论语》和《洪吟》诗,我们还坚持炼静功和动功。一次,我们炼功时,一个警察为了阻止我们炼功,打了一个同修。我大声喊了起来:“为什么打人。警察打人了。”其他警察走过来,我大声说:“还说你们不打人,是模范单位,可为什么现在打人,打大法弟子。”

有一天,一个小年轻的警察把我叫到外边谈了一次话。她说:“看你这么大岁数,挺遭罪的,就说出地址和姓名回去吧。”我说:“我们也不是罪犯,我在天安门说了句:‘法轮大法好’,你们就把我抓起来,哪有这样的道理。”那个警察说:“你的代号是什么。”“是E1。”“你已经绝食几天了。”我说:“今天是第六天了……”

第二天,来了几个警察叫我收拾东西,我以为他们要把我转移到别处去。他们说要送我到车站放我回家。我说:“我走不动了。”他们看我真是走不动了,就连拉带拽把我推上了警车,朝火车站开去。在警车上,警察们开始议论。其中一个人说:“这个老太太已经绝食七天了还能走,真了不起,炼法轮功的人都是超常的人。”有一个警察对我说:“我们科长说了,你现在还剩300多元钱,给你买一张去长春的车票,再给你100元钱,剩下的150元扣下了,如果你不同意,就拉你回去不放你了。”这时,我才相信他们是真的要放我了。过了一会儿,去买票的那个警察回来了。我拿着他们还我的100元钱,跟着他们向车厢走去。

我坐车先到了长春,在长春又买了到家的车票。虽然,我绝食七天了。可是,我仍然象一个平常人一样,足以见得修炼大法是多么的超常。下车后,正赶上气温下降到-28度。我的帽子和手套被留在拘留所里。可是,我也没觉得怎么冷。

到了第八天中午,我经过七天的绝食抗议堂堂正正闯出了拘留所,回到了自己的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