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一家三年多来惨遭迫害的事实控告江犯及其从犯


【明慧网2003年3月20日】我是一名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因依法上访、讲真相而遭迫害,现就我的亲身遭遇控告江犯。我从小体弱多病,患有类风湿症、风湿性心脏病、支气管炎等多种疾病,学炼法轮功后,伴我30多年的病痛奇迹般的消失,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1999年7月20日江犯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大法,我因身心受益,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隔天21日我与两位同修结伴去省委上访,省委大门外有近万名学员,然而接待我们的不是政府官员而是警察,他们驱逐我们,我们不走要向政府说明,警察就把我们分段隔开、包围,连踢带打地往警车里拽,我见到一个同修被拽着两上肢,脚着地拖了20多米上警车,我也被强行押进警车,送至市中心露天体育场,在那里曝晒了一天,没吃没喝,逐个登记单位和住址。晚上回到家,不得其解,善良的百姓按「真、善、忍」修炼,做道德高尚的人,哪里有错?政府为啥要这样?

22日我再次上访,得到的同样是警察以武力将我送至市郊的体育场,又是没吃没喝一天,傍晚被送至公安分局训话,告知不许因法轮功上访,否则拘留。就这样一夜之间,从1992年开始传播,在全国已有上亿群众修炼的法轮大法,失去了正常的炼功场地,人民失去了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权利。全国媒体在各公共场所栽赃污陷、造谣诽谤,一片白色恐怖笼罩在全国各地。

10月11日我和妹妹共四人到了北京国家信访局,还没等我们走进信访局大门,便被五、六个人包围,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到底来干啥的?我们说是来上访的,他们便不由分说地把们四人隔开推上车,拉到省驻京办事处地下室,原来那些人都是便衣公安,到那里已有许多大法弟子被关押。他们让我蹲着,不蹲就打,一大个子打手用装有书的背包猛击我的头部,我被搜身,背兜被倒空,卫生纸卷都被拆散,他们的行径如强盗一般。我和妹妹被铐着,妹妹因讲真相而被踢倒在地,我被拽至一公安跟前,他翘着二郎腿,脚在我的脸前晃,口出脏话,对我谩骂。每天晚上他们吃喝完了,就拿我们寻开心,用各种方法折磨,背吊、蹲马步等,男学员被打的更惨。有对新婚夫妇,当恶警折磨丈夫时,把妻子叫去,让她听惨叫声,还问妻子有何感受。

10月13日我被押至大南收容所,已有40多名同修被关押在此,我时常被提审,要求写保证不进京上访,不然就判拘留,同时还利用亲人家属来动摇我,70多岁的老母亲就被从200多里远的外市叫来劝我,看着年迈老泪纵横的母亲,我的心都碎了,我安慰老母、丈夫、哥哥,告诉家人我没有错,我所做的都是合法的,违法的是迫害善良的政治流氓独裁者。

10月24日因我拒绝写保证,被非法判拘留7天,妹妹被非法拘至2000年1月,据丈夫讲因单位和家属通融才少判了,花了近两万人民币,到期后单位公安、领导把我接至单位继续洗脑,公司党委要我交代认识,我拒绝了他们,从此失去了工作。

回到家里第二天派出所高姓片警、街道主任到我家谈认识写保证,我依法讲理:「上访是人民的权力,信仰什么、选择什么方式生活是天赋人权,我因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只想说句公道话,没有错,你们却把我当成犯人,打也打了,拘也拘了,还想怎样?违法的是你们。」片警说没办法我也是为了一碗饭,听了我心理真难过,执法人员竟然如此是非不明,为苟且偷生而助纣为虐,真可悲呀。

从此我家便无宁日,在我拘留期间单位、派出所、居委会,找我丈夫、到家里找我婆婆,到学校找我孩子,婆婆被恐吓:「你儿媳妇炼法轮功,你们就是反革命家庭,你孙子将不能上大学。」74高龄的婆婆被吓得尿湿了裤子,整天提心吊胆,一听到叩门声就紧张的不得了;居委会古主任到孩子学校找到班主任、校长要写保证否则停学,孩子不写,丈夫为使孩子能继续学业,无奈的出保,丈夫的单位多次在组织会议上,说我炼法轮功他有责任,被要求做检讨,并被要求做我的思想转化,丈夫无辜受牵连迫害。

公司出红头文件下发到各部门,并向全公司员工通过广播「文革」式的批斗了我一周。丈夫的两个妹妹,都和我在同一公司,他所受精神伤害可想而知,丈夫为减轻我的压力努力苦撑着,但压力实在太大,承受不住了就开始酗酒,然后打骂我,一个幸福的家庭从此破碎了。每逢节日假期的敏感日,街道、派出所、单位、610便到我家骚扰,干扰我的生活,我连一个正常人的生活环境都被破坏了,我们不得不将年迈的婆婆寄居他女儿家,孩子送去住校,我也被迫返回娘家寄居,我的家庭就这样拆散了。

2000年6月片警和居委会治保主任到我家让我写保证,我告诉他们:「我选择炼法轮功不是盲目的,我按真、善、忍标准修炼,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没有错。」片警说:「单位、街道邻里都说你是善良的好人,是贤妻良母,你要炼就在家炼,对外写个字说不炼了,还不行吗?也不耽误啥。」我说:「不行,在我这我修真、善、忍,我就没做到真,在你那我说假话,那不是骗你吗?有谁愿意让别人骗呢?」听我的话,他无话可说,便告诉我说:你去和所长谈谈,不然无法交差,我说孩子在考试,需要照料没时间,他说考完再去吧!但我知道若去了就回不来了。

眼看上访无门,天安门自焚、自杀、杀人等一连串栽赃案,铺天盖地的谎言蒙蔽了善良的百姓,我和同修决定要向可贵的同胞们讲清真相,我们凑钱买复印机,复印了大量真相资料到处去派送。2002年1月13日我们的资料点被暴露了,我与一位同修被抓至派出所,四天四夜不许睡觉,审问我资料来源和相关人员,为抗议迫害,我开始绝食,拒绝回答审问,他们用书卷成轴打我的头脸,将我背铐在椅子上,提起铐着的双臂向上拉,手铐卡在肉里,都渗出血了,还用皮鞋跟踩我的脚趾来回拧、踢我的脚踝关节、小腿骨,我咬紧牙关,挺着就是不说。

第二天他们换两个打手,说不打我但折磨我,他们让我蹲下,我不服从,就用双手掐住我的肩膀、脖子,往下按我,看我还不蹲,一个揪住我的衣领往下拉,一个在后面踹我的小腿,见我不蹲,其中一个米八的大个子打手,用胳膊肘猛击我的脊椎和颈椎,当时我感到整个胸腔都被震开了,随着一次又一次的猛击,我的头「嗡」的一下栽倒在地,这样他们还不放过我,硬拽着我的衣领拖着我逼我做蹲的姿势,我已无力站起,直到我双腿麻木失去知觉,摊倒在地上。

第三天他们又换了两名公安局的打手,一见我就说:「宋恒杰是我打死的。」另一个补充说:「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宋恒杰是和我同住一区的大法弟子,2001年被迫害致死,公安对外诬陷他是自杀。打死宋恒杰的打手粗暴凶狠地将我拽到他跟前,左右开弓打我耳光。面对杀人凶手,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我内心格外平静。与我一起被抓的同修,遭到更残酷的迫害,恶警将塑料膜贴在她脸上,使她窒息后再揭开再贴,用铁棍压她的双腿,两边站上人,致使她的右小腿不能行动,还将冷水从头部浇下来,湿透全身,而后给她带上摩托车帽,点燃两支烟,顺着帽口处熏至恶心呕吐,然后关进一堆放杂物的屋里,使她在寒冷的冬至腊月里冻的直哆嗦,看到她被折磨得脸部青肿、眼眶发黑的样子,真是惨无人道。

2002年1月18日我被拘留在看守所,派出所与区公安局联合将我们的案例递交区检察院,我向检察院申诉,表白「法轮大法要求按真、善、忍修炼,没有错,我们师父是清白的,新闻媒体报导是不实的,我没有违法的行为。」但无济于事,2月9日他们下发逮捕通知,我拒绝签字,检察官说不签字也判你。

因身心受到极大伤害,2002年2月17日我的腰部行动不便至两上肢不能动弹,浑身长满不知名的疙瘩,刺痒椎心,生活不能自理,由于得不到及时的治疗,至3月7日发展到双腿不能动,四肢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才被送至监狱管理医院,16日病情继续恶化,牙关发紧不能说话,无法进食,陷于昏迷状态,医院才不得不下病危通知,为推脱责任,610敲我家5万多元人民币,才得以批准保外就医。保外就医期间610仍不放过我,要求派出所、居委会、原单位,分别派人24小时监视,开始他们要求要在我的卧室监控我,对这种严重侵犯个人隐私和自由的无理要求,遭到丈夫的坚决反对,于是他们又要求住进我家隔壁西套房,为方便监视,竟然要将我家房门卸掉,真是恶行昭彰。

4月19日近20天的轮流监视,渐渐他们放松了,在亲属的帮助下我趁机逃跑,脱离魔掌。但我的家人却遭到牵连,无端受害,当天我的嫂子被抓到派出所审问,胳膊被街道办事处主任打伤,到晚上才要人回来,而后他们追查至娘家、哥哥家、姊姊家,丈夫妹妹家,所有的亲戚都搜查到,并派6人进驻娘家所在地,将娘家及哥哥家监控起来。现在我流离失所在外,无处栖身,有家归不得。

在我出逃后,他们在我缺席的情况,判我16年刑期。2001年10月妹妹发真相资料被抓,判3年劳动教养,至今还关在教养院。2002年10月哥哥、大妹、及嫂子的姊姊、姐夫同时被抓,他们不是法轮功修炼者,只因为帮助了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而被抓,哥哥被判8年刑期。

我的亲身经历,只是中国大陆千千万万个大法弟子,所受迫害的点滴而已,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中,有的身体致残、有的精神失常、有的失去生命,他们的亲人也同样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迫害,我以受迫害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名义,控告制造这场践踏人权、灭绝人性的江犯及其帮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