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修炼家庭三年多来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3月21日】本文讲述的是四川省的一个家庭,全家十口,均有幸得法。在这场迫害中,这家人两次进京证实大法。他们坚持修炼,不向非法恶人妥协,家中多名成员遭受残酷迫害。大女儿多次被绑架,在拘留所遭到毒打,敲诈,被单位非法开除,被逼得家庭破裂。后正念闯出派出所。二女儿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因不放弃修炼,被劫持到精神病院折磨…
* * * * * * *

在四川省彭洲市某乡,有一个家庭全家都得了法。他们家的长辈是一对70有余的老夫妻。以前,老父身体不好,大病虽没有,小病可不断。儿子和老父一样,有烟酒嗜好,家里经济很紧张。后来,老母患胆结石较严重,医院要她先交3000元钱才能动手术,因经济拮拘没有去成医院。

96年春节,有个亲友来串门,谈到了法轮功。那个亲友给老母讲:炼法轮功可以净化身心,祛病健身。老母一听动了心,按那个亲友讲的去街上找炼功点,一去就找到。就这样,天天去学法、炼功,半年下来。胆结石不翼而飞。家里人看见法轮功的神奇,男女老少十个人全炼上了。学得最晚的是大女儿,她从不相信到相信,直到98年才开始炼功。

99年“7.20”迫害开始了。当时大女儿还没有看完第三遍《转法轮》,炼功的手势都不太准确。这家人当时怎么也想不通:师父教我们时时、事事、处处都要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法轮功炼功人也是这样去做的。我们全家人炼功后身体健康了,以前的不良习惯都改掉了;法轮功这么好,怎么会被诬陷?一定是上面搞错了!

于是,大女儿在99年年底和三女儿一起,自发去了北京鸣冤。谁知,刚到北京天安门,就被抓到驻京办事处。然后,三女儿被彭州市的当地派出所领回去,连续非法拘禁了两次。大女儿被她单位所在地的派出所带回非法拘留,被恶警敲诈4000元,身上几百元的现金都被派出所搜刮,并被单位无理开除,连前十多年买的养老保险金、社保和其他几种保险都全部取消,天天强迫她去洗脑班报到。她爱人的工资本应普升三级,却为此事连降三级,还被迫当了担保人。和许许多多的大法弟子一样,大女儿没有被高压吓倒,不放弃对大法的信仰。那个时候大家心里知道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去做,没有错,对待非法恶人从来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2000年7月,彭州市大法弟子召开心得交流会时,不慎走露了风声,许多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这一家老小8人被绑架,其中4人被非法拘留。在派出所里一个姓刘的镇长(该镇长学过功夫)对大女儿拳打脚踢,被打的时候,大女儿心想,这个空间的物质对我不起作用,真的身上不怎么痛了。镇长打累了,嘴里还在不断地说,“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其他的几个打手问她,“你还炼不炼?”她回答,“要炼。”打手们继续往死里打,直到打手都筋疲力尽。三女婿、儿媳被他们拳打脚踢后又用电棍电,连老母也被拉出来打耳光,他们怕打得太重了,拘留所不收,才把他们关进派出所的黑屋子。

非法恶人们绑架功友时,常常先把随身带的衣物、钱、生活用品全部搜刮了。所以,功友们被劫持进拘留所后,什么个人用品都没有,没有卫生纸,晚上没有被子盖,起风下雨时,从天窗上漏雨,功友们简直没法睡,就用席子来挡风雨,恶警看到后还幸灾乐祸。白天,功友背诵经文,恶警听到就乱骂,一次,恶人张某在监视器里面发现了她们集体炼功,就拿来狼牙棒,打得法轮功学员遍体伤痕。拘留期满也不放人,恶警说这是上边的指示。

过了几天,乡政府的不法官员从拘留所带回了包括大女儿在内的二十多个功友,一下车,不法官员就强迫这些功友绕大花台跑十圈,谁慢就打谁。跑完,就排队用太阳曝晒。综治办的主任强迫大女儿她们拔活麻(一种有毒植物),一些同修的手立刻红肿起来。恶人又强迫这些法轮功学员上楼站马步,谁脚发软就打谁。恶人们一个一个的折磨这些功友,打人的鞭子是4根电线扭一起做成的。它们说,弄出去“过关”要往死里打,打死算白死,死了往上面一报,说是自杀就完事了。还说杀人放火都不管,就管炼法轮功的。气焰十分嚣张。一顿暴打下来,功友们都全身是伤,背都打烂了。

当儿子、儿媳到乡政府看望自己的亲人时,被人大那个主任追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儿子回答是,那个主任就连扯带拖、把头发都扯掉了。并叫人拿手铐铐上,将儿子、儿媳一顿暴打。

三儿媳被拖出去铐在树上,用皮带打、用电棍电,一直打到大小便失禁,晕死过去。直到有人说,“算了,不能再打了。”他们才把她抬到楼上去,功友们找来报纸给她扇风,过了好久她才醒过来。轮到大女儿时候,她心想就是打死我,我也要炼,就和功友换了一双软底鞋下楼去,因为坚定,恶人的威逼利诱不起任何作用。她不理会恶人的审讯,坚持向他们讲真相。第二天,乡政府开车去抄这一对老夫妻的家,抢走两个电视、两个落地风扇、一个录音机,一千多元钱。以后又开始罚大法弟子做苦力,那都是超强度劳动,劳教所还不许他们喝水、大小便,吃饭前还要在太阳下面曝晒几十分钟,被非法恶人讥笑、辱骂…就这样被在乡政府不法官员非法监禁了七天。

2001年元月1日,她们一家老小8人再次去北京为法轮功喊冤,证实大法,被非法劫持回来后,一个儿媳和一个女婿被劳教,二女儿下落不明。家里常去乡政府查问,他们推说不知道,快一年时间才从乡治安室主任李易军那里知道二女儿已被非法判劳教1年半,它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就这样判了几个人。

2002年元月14日晚,当地派出所,还有大女婿单位保卫科、联防队都到大女儿家绑架大女儿。第一次去没得逞,他们不甘心,一直守到第二天,最后就在大女婿身上下手,不准上班。大女婿迫于压力,于2002年元月24日,向法院提起离婚。离婚了,大女儿只好回娘家住。回到娘家没几天,乡政府和村干部就开始来骚扰,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进行抄家、绑架。

2002年2月18日晚上,她们全家刚吃完饭,突然全闯进来好多人,整个房子被围起来,非法恶人开始抄家。问他们为什么抓人,它们回答是,因为你们门上贴着《容法》:“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共同精进,前程光明。”这次绑架了家里四个人,抢走了师父的法像。综治办主任说,“市民政局局长点名抓你们。”大女儿发正念,给他们讲真相,它们就拿手铐去铐她,她按照师父说的:“现在科学认为时间是有场存在的,不在时间场的范围之内就不受时间的制约。”(《转法轮》)立即发出一念:你这个空间的物质对我不起作用。结果发现拿来几个手铐都是坏的。看到家里其他亲人被毒打,大女儿知道不能再配合邪恶,因为师父说:“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与过去的个人修炼是不同的。在面对无理的伤害、在面对对大法的迫害、在面对强加给我们的不公时,是不能象以往个人修炼那样对待、一概地接受,因为大法弟子目前处在正法时期。”(经文《正法与修炼》)“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转化与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恶蒙蔽的众生,清除的是邪恶的生命与邪恶的旧势力,从中圆满的是大法弟子与树立大法的威德。”(经文《大法坚不可摧》)她不断念师父给我们的正法口诀,不理会大门口还有4、5个人守着,一直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堂堂正正走出了派出所。劫持到派出所的家里其他亲人有的被打得只留一口气,还被送去拘留所非法刑拘一个月,期满回到家里,半月才能下地走路。

当大女儿出走了十几分钟,派出所才发现大女儿不见了,它们上报之后,出动所有警车,还要了一个连队的军人来追捕。以后又对老夫妻的一家人长期盯梢、跟踪。这家的大女儿也是一个母亲,也有儿女呀,在这种迫害下,却有家都不能归,反过来他们还诬蔑说炼法轮功的不要家。

2002年7月27日,这对老夫妻的二女儿一年半的非法劳教期满解教,当晚回家,镇政府的部长袁某、综治办主任杨勇等人又来逼问:“劳教所的日子不好过吧?现在还炼不炼?”这家的二女儿坚定地说:“法轮功教人向善、使人道德回升,利国利民,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把我头砍下来我也要炼。”它们就将她劫持到彭州市拘留所。村书记到家来拿铺盖时,威胁家里人说:对二女儿的非法关押没有期限,哪天妥协,放弃了修炼,哪天才能回来。一个月后,家人打听到,二女儿因为绝食被非法关押在彭州精神病院。当地犯罪组织“610”的头子见她们不放弃信仰,就经常对她们用刑、戴脚链。精神病院院长说:“家人要见面必须经过610同意。”从他嘴里侧面了解到,为抵制迫害,法轮功学员坚持绝食抗议,曾晕死几次,上面下令强行灌食。从2002年7月30日以后,有十人开始被强制灌食,用针筒注射。拘留所里面长期被非法关押的还有几十个同修。

他们只是信仰真理,愿意并实践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不配合无理的、非法的转化才绝食。绝食几个月还要被打,被带铁链,还不准外界知道,不准家人去看望,这样下去她们面临生命危险。我们呼吁国际人权机构营救这里的大法弟子,请求全世界正义、善良的人们抵制这场血腥迫害。并希望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纵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营救被迫害的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