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依法上访 惨遭毒打折磨

【明慧网2003年3月25日】我现年41岁。98年秋有幸修炼了李老师的高德大法,但独裁者江XX出于妒嫉,残酷地迫害这些手无寸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道德高尚的法轮功弟子。

99年12月29日我自费进京依法上访,早晨我来到天安门广场后,遭受了那里恶警的残酷折磨。恶警们穿着军警靴,对大法弟子不分身体哪个部位猛踢、猛踹后拖上警车。在我前面有几个老年弟子被他们用皮鞋踢得血流满面,拉着、拖着塞进了警车,我也被他们拖进车里,那场面真是惨不忍睹。我们被拉到了离天安门不远的一个派出所,下车时由于我没有及时报地址,被一个警察不知用的什么凶器砸向了我的头部,我当时晃了几晃,差点倒地。我们被强行又拉到了一个地下室内,先是审问、笔记,之后不准我们说话,失去了任何人身自由。其中一个年轻男同修被恶警们拖到一个小单间里折磨了数小时,出来时人都不象样了,当时我们几个同修都流下了眼泪。第三天一大早,我们被搜身,强行拖进大客车送回当地。几经周折,公安局、派出所在没有通过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将我们戴上手铐,关进了看守所。

到了更没有人身自由的看守所,又一次被搜身后,我被安排到一个最恶毒的33号监室,号称“阎王号”。那时春节刚过,外面还有雪,天气很冷,但是我们还必须得洗冷水浴。号面都是些失去人性的罪犯,我的整个身体被他们拳打脚踢数遍,就这样还得天天擦地,刷厕所,还时常夜时睡不好觉,连冻带打,被他们折磨得奄奄一息。其实这些监警全明白。我还时常看到别的监室的大法弟子被恶警戴上大镣铐,后面犯人拿着皮带不停地抽打满院跑。我们坚信真善忍就应该被如此对待吗?我们的人权哪去了,国法哪去了?言论自由哪去了?由于我家庭贫困,当时妻子失业,只靠我一人收入,两个孩子上学,我又欠债度日,看守所超期把我关押计47天,他们怕以后承担法律责任,竟让我签只关押了30天,以后才知道是骗局。

出来后,2000年3月初,我身体还没有得到恢复,但由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迫害不断升级,当地镇政府邪恶之徒驱车劫持了我岳父、我的兄弟连我一起被关进了镇政府大院,后来,我的兄弟有幸逃脱。第二天镇领导用了最下流的手段,竟把我兄弟媳妇连同几岁的小侄女连同我关进了一个又脏又小的车库里,大小便一个桶。可怜我那几岁的小侄女被吓的连哭带叫,哭的死去活来。当时我的心象刀割一样。这时我母亲来镇政府苦苦哀求,才放了他们。

第三天还是不罢休,邪恶之徒又将一个本镇20多岁的女同修抓来和我关在这个没有阳光的车库里面,大小便一个桶。在江犯领导下的这些官员根本没有法律意识,也不懂什么是法律,人性全无。我妻子带着孩子没有经济来源,还承受着整个家庭重重压力,生活不下去了,无奈只好来镇政府要人,却被他们大骂一顿,还要动手打人,就这样被他们赶出大院。有个镇领导还口口声声说,你这是幸运的。因为上次抓来的那个大法弟子,他们竟把他整个家族大大小小男女老抓了18口子来关到一间小黑屋里。当时是夏天,蚊叮虫咬,最后交上巨额罚款方才放人。这样我被他们非法扣押7天之多。后来我有个朋友来看我实在可怜,替我捎来8000元现金交上,这才放人。以后还每天必须去镇政府签到。

由于失去正常人的生活规律,经济、生活上常常出现危机,至今我时常受到不公正的干扰。但是相比别的同修我遭受的迫害还只是冰山一角。我们信仰真善忍,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修炼人,哪来的错呢?我们不应承受这不公正的待遇。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江犯一伙等待的将是全世界正义和善良人民的共同审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