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看守所被劫持期间的经历见闻


【明慧网2003年3月26日】2000年末,我去北京正法,在车站被堵住,然后又被拉到派出所,搜身时,把钱全没收了,晚上把我锁在很冷的屋子里,大小便都没有自由。一天一夜后,警察又劫持我进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亲眼目睹了同修被迫害的情景。在我进看守所的第二天,刘淑琴一直困的睁不开眼。有人问她在看守所挨打没有,她露出后背给我们看,从脖子直到脊椎根部全是一条一条的伤痕。紧接着又进去七八个人,我看到3个人是带伤的,高晶胳膊抬不起来,刘德英脑震荡了……

又过几天被关进来一位妇女,她是因为有一篇经文被恶警发现送到东辽县公安局的,在那她被打得遍体鳞伤,没有好地方。管教把她送到监号时说:“谁有裤子找出来给她换上。”因为她被打的大便失禁,拉裤子里了。她坐不能坐,因为臀部被打肿了;躺不能躺,背和两肋全是青紫色。左眼被打得象铁锅漆,又黑又大又突出,简直没一点模样了。

有一天同时被关进5名大法弟子来。其中有一名19岁的小姑娘,戴着眼睛,文质彬彬。在县局恶警打她嘴巴子,一个恶警说:“别打面上,省得叫人看出来,用针扎。”结果就从肩头往下一针挨一针的扎,直到手上、两臂扎完了,又扎脊柱。恶警还边扎边骂:“这不是人,没知觉。”当扎到腰椎时,她激凌一下。恶警又骂道:“还没完全麻木。”那个19岁的小姑娘,手背、脸蛋上都是针眼。恶警真是人性皆无,女孩的面部也给扎出血点。

有一个叫张平的,是从北京上访回来被押进看守所的。她嘴周围全是血疙瘩,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在北京被电棍电的。有人问还电哪了?她说:“主要是嘴和阴道。”

一位姓王的大法弟子是从北京回来的,她说打她的人看上去还都是孩子的样儿,就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边打一边狠狠的说:“你们不能修‘真善忍’吗?叫你们忍,叫你们忍……”还有的说:“告诉你,我们就是江XX的小爪牙……”江犯害苦了多少百姓啊,连这些不明真相的年轻人都被无知地用来充当打手,被拉向地狱的深渊。

以上是我在看守所一个月中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后来我被送劳教时,因身体检查有病拒收,我才回家的。回家后,派出所、单位经常到家骚扰,分局还搜家一次,把我的录音机、磁带、大法书全收走了,又关押了我一段时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