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3年3月25日】我是一个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也是江犯打压下的受害者。我于96年5月底得法的,因身体不好,曾练过好几种气功,但效果都不明显,后来经别人介绍炼了法轮功,每天早上去炼动功,晚上炼静功,没多长时间我的身体就好起来了,高血压也不高了,其它的病也没了。几年来我和亿万同修一样,在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指导下,身心在健康中升华着。

1999年7月20日,江犯为了私利把亿万在大法中受益的人民群众推向了政府的对立面。当时大法师父被攻击,很多同修被抓。我们是一个整体,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我应该去北京上访,替师父与大法说句公道话。

于是我2000年4月和两个同修一起到北京护法,在信访办的门口被河北驻京办的恶警抓住,逼我们每人交60元,给拉到丰台区河北驻京办。当天派出所去接时就给我们戴上手铐。回来一进派出所,副所长就开始骂街,一直骂到把我们铐在铁笼子里站了一夜。第二天上午指导员提审时也是骂声不断。中午12点,他们刚要开饭,所长不但不叫吃饭,还把我带到路边铐在电线杆上,叫我两手抱住电线杆,因为电线杆周围土高,我站都站不住,站得腿软一动,手铐就一紧,一直铐到下午6点多才把我带回,又把我继续铐在铁笼子里。我们三人一直被铐了二天二夜,不准吃、喝、睡、去厕所。恶警对我们进行非人折磨后,要我们每人交5000元的“押金”。最后家里给了多少“押金”我不知道。在里边住了10天,交了“押金”放回来了。

2000年底,我又到北京去证实大法,一到天安门还没有打开横幅,就被恶警抓上警车,送到看守所。第二天提审恶警叫我说出姓名地址,我不说就把我关到号里,叫我蹲着,也不许坐、也不许站,蹲了四个晚上,因为还是不说,恶警就体罚我“开飞机”,一会儿我就晕倒了,他们就把我拉到医生那里量血压,一看血压高,强制给我打针,后来就不叫我蹲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救我。在这里被非法关了近一个月后来被放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