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路上的故事:走向成熟的一年


【明慧网2003年3月3日】秋去冬碎春江月,烟花雨落雾迷开。随师正法又一年,写与同修共切磋。

一年了,这一年中随师正法是辛酸的,也是幸福的,我写出自己经历的一些故事。

买鞋的钱

曲曲是一名大法弟子,他有一个未修炼的妻子。妻子常告诉他,要炼就炼下去,别炼得半途而废。曲曲把所有的工资都用在正法工作上,自己却长时间只穿一双鞋,很破。看到同修这样,我心里很难受。我去外地做生意,每天销售额能达到一两千元钱。那天同修通知我,做真相需要用100米黄布,我想买完黄布后再买双鞋捎给曲曲。恰恰那一天,我收入出奇的少,只够买黄布的钱。同修付出那么多,为了啥?不就为了救度众生吗?难道救度众生就得那么苦,穿双象样的鞋都不可以吗?我难过地流泪了。我决定,先买鞋再买50米黄布,这些先托运回去,明天再买余下的布。当买完了鞋去买布的时候,奇迹出现了,钱包里又多出一些钱,正好是一双鞋的钱。

拜年

2002年春节那天,曲曲在前面骑摩托车,我在后面扔红包、挂条幅,用行动向伟大的师尊拜年。做真相面积大,车子跑得太远,回来时汽油不够用了,我们一路发正念,顺利回来。

互帮

修大法是开智开慧的,做定时喇叭的赵哥,突破了很多技术性困难。那段时间,我们很多地区都响起了真相喇叭,给邪恶有力震慑。旧势力太坏了,强压了许多障碍。在赵哥这一方面就是家庭压力突然增大,他当时很苦,返出很多的人心。做医生的兰姐在那次切磋中说:“我们在任何环境都要做个好人,在家里也一样,对妻子、对孩子都是个大好人,我们不能发火。”作定时喇叭工作,我们恨不得用我们的双手去做,可我们不懂。“小赵,你家里困难,你别上火,我在外面打工赚钱,你在这里做!”说完我就把刚开完的工资一半给了赵哥,一半留给做真相,赵哥当时哭得很厉害。事后别人告诉我,兰姐家条件好,兰姐把家里几万元存款都为救度世人做真相资料了,而她自己生活得很俭朴。

善良的张姨

张姨家条件不好,院子里有很多小房,这些小房出租就是家庭主要经济来源。听说做真相条幅没有地方,她就把院子里最好的小房留给了我们。张姨很智慧,院子里不相干的人多,她就留在外面招呼人,我们在里面工作。为了减少别人注意,我们很少出入,中午就泡方便面。张姨怕我们吃得不好,时常破例进屋给点好吃的。虽然环境严峻,我们大家在做时心里都乐滋滋的。

新衣服

要参加法会,伙伴们都各自回家洗澡、理发,穿上最漂亮的衣服,大家都要以最最美好的形象来参加这一庄严的盛会。而我却心酸了。这段时间来,投身于正法,好长时间没洗过澡了,好久也没换衣服了,我也没有衣服可换。总觉得这种形象去参加神圣的法会,心里不是滋味。而为了组织这次法会,我也没有时间留给自己。我对师父说:不管有没有合适的衣服参加神圣的法会,但我要尽最大的努力把这次法会组织得圆满!

自己选择

有个同修瘦瘦高高,我们叫他大个。大个得法早,出了很多功能。在讲清真象中做得不积极,也可以说没走出来。那次他亲口对我说:“以前简直太自在了,真是能呼风唤雨(他没有夸张),可现在不知怎么搞的,身体象被限制住似的,什么也使不出来。”师父的慈悲苦度,同修的切磋关爱,还有众生的期盼,可关键的路,还是自己选择。

整体

从网上看到不法警察对长春大法弟子大规模抓捕,被迫害致死人数每天都增加,我们流泪了。十万火急,必须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同修们,赶快发正念,清除这背后的邪恶。把网上的原文下载,并将《严肃的教诲》中一段话抄写在了上面。是呀,当自己的同修真的被迫害致死的时候,我们在干什么?

觉者

杨姐很漂亮,作资料工作很久了。以前与她一起工作的负责人,大部分都走出来了。佛恩浩荡,法理象清泉一样,使我们在消极中又站了起来。我去杨姐那送资料,恶人竟闯了进来,杨姐丝毫没有配合它们,而是给我打掩护,把离开的机会给了我,她被捕了。以前杨姐经常给我们讲二姐的故事,那次同修开车做真相被跟踪,怎么也甩不掉,万分关头,二姐竟下车用身体挡住警车。当同修们回头看她挡车那一幕,都流泪了,她们是伟大的觉者。

谨慎

第二天是庙会,为了让更多老百姓知道真相,我们用明慧网介绍的用鱼杆挂条幅的方法连夜做真相。记得我出发前正在给轮胎打气时,小弟告诉我,谨(化名)联系不上了,会不会出事,我随口说:“没事!”可第二天我去谨那儿时,已经出事了,特务蹲坑,我也被抓了。师父在近期讲法中谈到旧势力看到有的大法弟子学大法好象什么都不怕了这件事,我当时确实是那种心理,好象学大法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现在看师父的法,有很多自己才恍然大悟。

新约

我们被分开关押,都动了大刑,我还清楚地听到徐大哥微弱的声音“我吐血了”。虽然在这次大关中,有的做的不太好,但我们的内心没有常人那种指责与抱怨,充满的是慈悲。在看守所里,我对自己从得法到修炼,从身体的变化,到对法理的认识,一切的一切都从新开始了思索……我没错,真的没错,修大法没错,我告诉自己,自己的存在绝不是在监狱里承受,而是在外面讲清真相。师父啊!弟子真的不知道过去有过什么样的誓约,也看不到,但今天,我是清醒的,我要再立新约……17天后,我闯出来了,谨与徐大哥在绝食七八十天后也闯出来了,但也有的被判了7年刑。

一个人

我被聘到河北一家公司工作。在那里上班没有休息日,每天晚上加班到十点,周六晚上不加班就是对我们搞技术的最大奖赏。这一切都是旧势力安排的,它们想在时间上迫害我,让我没时间看书、发正念、讲真相。我忽然明白旧势力安排了人类社会中的一切。但我学法不是由它们来安排的。发正念、讲真相都不是它们的安排,这些是属于大法的,它们的安排中没有这些。为了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当时我真想把工作给舍了,我工资很高,每月四千元钱,我问自己,为了正法,我还有什么舍不了的。后来冷静下来才明白,修炼中有很多机缘,这个集体中认识这些人,那个环境中又认识那些人,不同的集体环境都有众生要与我们结缘,等着我们去救度。

在公司里,我大面积地做真相,见一个讲一个,智慧象打开了似的,而且始终没有暴露过自己。当有人告诉我,有的农村至今从未收到一份传单时,我真的好难过。我问自己,那些有缘份遇到我的人,他们能明白真相。而那些没缘份遇不到真相的能不去救吗?不能再等了,我手写不干胶真相,大致内容是“老百姓,快醒醒,法轮大法是正法”“电视造谣诬蔑法轮功”等等,并买来粉笔与自行车,白天上班,晚上做真相,回来学法。就是这么做过来的。那时最苦的是见不到师父的新经文,看不到明慧网同修的体会文章,觉得很苦。

要回家

老板让我出差去东北,当我走到沈阳的时候,腿上烂了几个洞,我走不动了。记得最重那天,我突然喘不过来气,想吐又吐不出来,坐下来发正念,发不出来却昏倒了。醒了再发又昏倒,难受极了,我真的感到死亡的逼近。我不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间就变成这样。师父在以前讲法时谈到一个人在临死的时候嘴里还不停地念着阿弥陀佛的事,我也这么干吧,我嘴里不停地喊,我就是要学法,我就是要跟师父回家,就要……,当我缓过来时,浑身已经湿透了。后来看师父讲法才明白,有的大法弟子过去与旧势力有约的事,真是恍然大悟。

长春

因为腿伤,我没有回河北,在沈阳临时找了份工作,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人,做事。公司很认可我,那天刚上班,老板通知我“马上去长春出差,对方开着轿车来接了。”长春?师父的故乡!我好激动。我看不透背后的因缘,只知道这绝不是偶然。到长春了,我发出强大正念,“师父,我来了,长春大法弟子,我来了。”我注视着长春的一切,长春,真是一座朴实而又宁静的城市。

随师正法又一整年了,从不成熟中走向了成熟。师父,我们会做得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