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林子劳教所暴行:上大挂、老虎凳、木板往身上钉大针

【明慧网2003年3月31日】一到所谓“敏感”日子,当地公安就开始到大法弟子家中骚扰。警察到我家发现我家中摆放着一张师父的法像,当时就拿走。由于我找分局要回法像,后来公安局副局长带了六人到我家中强行把我抬上警车,拉到分局时已是晚六点多,把我塞到老虎凳里。局长李某踢了我一顿后便扬长而去,酒足饭饱已是晚八点多,又把我抬到车上押往双城看守所。

在看守所一个月的时间内被非法提审两次,由于我坚修大法拒不签字,恶警打骂我,后又非法转刑拘一个月。当时我血压升高、下肢不灵、身体极度虚弱,行走都不能。恶警又把我绑架到万家劳教所。到了万家劳教所,经过医生检查,发现我的身体行走、站立都不能,便拒绝接收。于是恶警只好把我带回双城,一个月后,身体并没有好转,但不知恶警使了什么阴谋,将我硬是送进了万家劳教所。到了那里,有一个星期是集训,有一个长林子劳教所派来的一个队长窦表林,此人很狡猾,骗取我对他的信任签了字。后来我经过反复在法理上思考,识破他们的骗局,便要求收回签字。

恶警再一次对我恼羞成怒,将我转押进了长林子劳教所。那里更黑更暗。一进那里就是洗脑。长林子劳教所出了名的恶警杨金堂队长说让一个文化层次高的犹大来洗脑。会上,犹大刚一开口讲,我们全体大法弟子立即发出强大的正念,犹大当时便支支吾吾前言不达后语。邪恶犹大在这种情况下并没有死心,又说我们大法弟子这样那样的,说些诬蔑的话。我立即给她反驳回去,我说江泽民控制整个国家的舆论工具,没有我们大法弟子说话的余地,我们就得以这方式向人民讲真相。恶警杨队长大为恼火,开始对我们在会上发言的大法弟子用刑,并开始每天强制洗脑。我被体罚从早5点蹲到半夜12点。

遭受迫害严重的大法弟子,大小便有时间限制,而且蹲着的时候动一下就被打、被泼冷水、掐睾丸、电棍电。我亲眼目睹的还有很多:大法弟子许振丰,被恶警用针扎手指,按到地下踩脖子,用电棍电,浇冷水,上大挂一星期,用木板刮肋条,用木板往身上钉大针等等。他的腰被打的不能走了,头也被打肿了。

大法弟子董文成,双城兰棱镇人,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迫害,瘦得一把骨头。看守所怕出人命,让家里去接,家里没接。看守所便硬将董文成送回家中,看他在家养好了,又将他抓到万家转送长林子劳教所五队“严管”。因为他一直拒绝写“三书”,现在还在遭受迫害。

大法弟子于广和:家住哈市,太平镇企业办工作。被长林子劳教所严重迫害70天,被上大挂,坐老虎凳,罚蹲,至今还在遭受迫害。

大法弟子刘建民:家住哈市动力区。2002年8月因发真相传单被抓到长林子劳教所。因拒绝写“三书”,被逼迫坐老虎凳,蹲小号。现在还在遭受迫害。

大法弟子杨雪秋:21岁。因坚定信仰,一直被非法关押在长林劳教所。

大法弟子谭长军:哈市动力区新光厂工作。因拒写“三书”,还在遭受迫害。

还有130多位大法弟子在长林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两个正、副队长(高广恩、高长思) 的电话号码经常变换,因江犯用巨资支撑着他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