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三年来的遭遇控诉江氏犯罪集团


【明慧网2003年3月8日】我是一名中国公民,因修炼法轮大法遭到江XX政治流氓集团的种种迫害,以下是我被迫害的事实经过,也是对江XX犯罪集团的控诉。

我是96年修炼大法的,在修大法前曾经是一个严重的类风湿患者,到处求医,无济于事,修炼大法后,我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心性得到提高,我的病不翼而飞了,身心健康,我是个最幸福的人。

99年7.20,江XX利用国家宣传机器,恶毒攻击诬蔑法轮功和我的师父,开始疯狂的全面邪恶镇压,抓捕大法弟子,打人判刑,劳教,送精神病院进行残酷的折磨迫害。强迫我们写“保证”,放弃修炼,我写了一篇“我对法轮功的真正认识”阐明了我的观点,并希望单位领导能了解一下法轮功,看一看《转法轮》里到底说了些什么?可是遭到的却是抄家,行政拘留15天,并同其他大法弟子被押到剧场开批判大会。我真不知道人还有没有信仰自由?有没有权利做个好人?不让说真话,不鼓励做好人,是不是鼓励做黄、赌、毒的坏人?为什么非要逼着人说假话、做虚伪的人?

99年12月5日,我想这里没有我说话的权利,就到北京上访,于是我和单位的同修一起前往北京。可到北京刚下火车就被单位早已等候的人员劫持,押回来又拘留15天,被单位非法扣押工资及风险金4200多元,放回后仍然没有人身自由,被单位监视,家庭电话被监控。

2000年元旦江XX一伙造谣说:炼法轮功的要到天安门“自杀圆满”,把我们关了起来,我们一再声明炼法轮功的不杀生,师父在讲法中也说:“自杀是有罪的”。刘书记说是上级的安排,我以理据争,用绝食抗议。第二天他们才放我们回家,但却仍然限制我们人身自由。

2000年元旦1月8日,我和爱人清晨在河边炼功,被派出所公安非法抓捕,对我们进行了审问,我爱人还遭公安的打骂。关押我们十几小时,直到公安向我家人索要4000元才放我们。次日单位领导到我们家骗我到区里开会,结果被秘密送至强制洗脑班。当晚令我们到院子里不停的跑步一个多小时,进行体罚。我们五位大法弟子被关在不同的地方,我们进行绝食抗议五天,就在第六天我们听信了它们的谎言,刚刚开始吃饭,他们就大打出手了。记得那天晚上,风雪交加,我正来着“例假”,被强行脱了棉衣,棉鞋,在雪地里站,两手平伸体罚,还不停的搧耳光,我脚上的袜子和冰冻在了一起(后来据看押我们的人说,那天晚上零下十三度),回屋后再进行拷打、体罚,问还炼不炼?回答“炼!”,立即雨点般的耳光打在脸上,耳朵当时被打得嗡嗡的,听力困难,一连几天不让睡觉,就这样再问再打。

一天晚上,由镇政府书记亲自指挥,带了一帮酒气熏天、身强力壮的男子杀气腾腾冲进屋里,一把将我从地上拖起,用拳头猛击我的脸、嘴、胸部,并用点燃的烟头触我的嘴和手,一帮人把我象踢皮球似的推来推去起哄式的污辱、谩骂、恐吓,其中一人咬牙切齿的说:“我是从某地调来的,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你等着,把你的衣服扒光,叫你一丝不挂,到院子里冻,用电棍电死你。”当晚其他同修也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五十多岁的功友被打得鼻口流血,另一功友被打得站不起来,还有一功友被扒光了衣服用皮带抽。在那里我被迫害了二十二天,直到被逼迫说了“不练”,才被放回。回单位后也不让我们上班。我到单位找到书记讲我们被迫害的真相时,书记却要我交2000元现金,说是我们在强制洗脑班的“转化教育费”,这无耻的要求被我当场拒绝,并表示我要继续修炼法轮大法。

我的工资从1999年7.20被扣,至今分文未发。我真正看清了江XX的丑恶嘴脸,江XX犯罪集团对待法轮功修炼者哪里还有法律,哪里还有人性可言,我们哪里还有说话的权利。

2000年3月份,我在家中,公安把我叫到派出所说谈话,结果把我又拘留了半个月。理由是我还继续炼法轮功,怕我在两会期间去北京,简直是荒唐透顶。

2000年10月5日,我和爱人再次进京证实大法,刚到北京就被公安劫持,我爱人被押回行政拘留15天,我在北京和另一同修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两天,恶警不让我们吃饭,不让上厕所,夜间警察强迫我们上车,不说去向,我们坚决拒绝上车,他们就把我们的头往墙上撞,嘴里骂骂咧咧,硬把我摔在车上,并用电棍电我的脚脖子;后来拉到荒郊野外把我们放了。

我和同修再次来到天安门,打出我们刚刚准备好的横幅“真善忍”,喊出了我们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时我看到广场四面的警察发疯般的向我们扑来,我被打倒在地,警察按着我的身体,有的堵我的嘴,还有一名警察用穿着大皮鞋的脚踩在我的头上,我的脸两处被擦破,直到把我们拉上警车,我们继续喊“法轮大法好”,车上的警察拿着打人的胶皮棍猛打我们的头,当时围观的群众都目睹了这一幕。后来我和其他功友被拉到前门派出所,在那里,我亲眼目睹了公安对两名男同修大打出手,胶皮棍打、电棍电,同修脚上的血从鞋里流出来,地上到处可见。最后剩我们三人被送往看守所,在路上,一警察气急败坏的说:“干脆找个没人的地方活埋了算了,谁也不知道。”可见他们的心狠手辣。几天后我被押回当地看守所,刑事拘留30多天。

2001年4月中旬,火车站派出所公安又来我家说:上级要找我谈话。这次我不会上当受骗了。记得2000年4月底的一天,停煤气,无法做饭,几个同修无意碰到了一起买了饭,想在我家吃个便饭,谁知饭没吃完,被他们强行抓到派出所审问,关了一个下午,可见在中国大陆大法修炼者连在一起吃饭的权利都没有,这就是江XX“人权最好的时期”。这次我看清了他们的阴谋,我和爱人坚决抵制,他们未能得逞,以后就常到我家附近埋伏,我被迫流离失所。他们就上我爱人单位和领导串通一气,要抓我爱人进所谓的洗脑班,我爱人坚决抵制,当时走脱,为摆脱邪恶迫害,从此我爱人也流离失所,居无定所,家中只有我11岁的儿子,儿子承受着不该承受的痛苦。

由于生活所迫,我找了一个临时工作,2001年11月3日,我在下班的路上被早已埋伏的便衣公安绑架,在车上他们得意忘形的说:“我们找你一年了,今天终于把你抓到了。”我对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必有报的真理,其中一个警察说:“我告诉你,你们这个法轮功要是能正过来,我们变得比你还要快,我们马上支持法轮功。”此时此刻我真为我们国家和民族而痛心,它们的言行哪里还配当人民警察。

他们要我父母交3000元钱,被我父母坚决拒绝,他们又说:“那交2000元也行”。还不交,1000元也行,不交!500元也行,300元也行,身为人民警察,为了个人利益,连廉耻也不顾了,看我父母分文不交,他们气急败坏,连喊带骂上了车,他们给我反戴着手铐到医院透视完,再把我拉回拘留所,其中一个警察嘲笑说:“回去慢慢受罪吧。”

下午他们就开始灌食,捏鼻,掐腮,我拼命抵抗,吐了满身。他们看灌不进去第二天抬来了“死刑床”,把我整个人“大”字型铐在铁床上,再有几个男犯人,按住我的头、脚、手,进行插胃管灌食,我鼓足力量,拼命抵制,胃管从鼻孔捣进去,那滋味极其痛苦,血从鼻里、口里流了出来,眼泪不自觉的往出流,他们边灌我就边吐,最后连胃液都吐了个干净,就这样每天插胃管,我都坚决抵抗,他们气极了,他们软硬兼施,目的只有一个毁掉我的意志,抓我的李副科长说:“我告诉你,你再绝食也别想放你出去,你就是死在这里,我们又有文章可做了,又一个炼法轮功的自杀了…”有的警察说:“你的劳教早就批下来了,劳教三年,很快就过去了,你还是快吃饭吧,何苦遭这个罪…”我知道他们的险恶用心,到了第三次给我透视时,这回医生给我前面、侧面都拍了片,过了一会儿,医生叫了两个公安到屋里,大约半小时出来了,从他们的脸上,我知道了事情的严重,回到拘留所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就叫我亲属把我接走了。这次在拘留所整整关了我九天,也是我绝食抗议了九天。

法轮功修炼真善忍,教人向善,修炼者能达到身体健康,其一言一行又能带动人类道德回升,国家本应该支持,可是江XX政治流氓集团不但不支持,反而残酷的镇压,非要把上亿的好人推到对立面上去,在此我们控告江XX犯有灭绝种类罪,酷刑、剥夺信仰自由等罪,同时我们坚信美国联邦法庭会主持正义,行天理匡扶人间正义,再现公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