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事迹:堂堂正正从旧势力的迫害中走出来(9)

【明慧网2003年2月28日】许多海内外大法弟子已经在不断全面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加持我们被关押的同修。明慧近日也刊登部分大陆大法弟子的建议“集中力量清除大陆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内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另外空间的邪恶”。这些事迹从常人角度来说都很神奇,但是对大法弟子来说,并不是只有别人才行,大法修炼本身就是很超常的——神奇事迹不神奇,关键是自己要努力做到让从大法中修出的正念主导自己。

我们不承认旧势力,更不承认他们安排的这场邪恶镇压,包括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那么我们也根本不应该被关押,不应该被剥夺自由,不应该被无理判刑。任何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都必须停止,镇压必须停止,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都应该堂堂正正地从旧势力的迫害中走出来,自由地做我们该做的。

下面是一些来自于中国大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正念堂堂正正走出迫害和常人观念的事迹(续):

大陆参加法会的大法弟子神奇脱险记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真相,揭露江xx制造的各种谎言,加大加深洪法力度,救度世人,2001年12月10日东北某市再次召开法会,预计参加人数40来人,一下来了80多人。大家从四面八方赶来,法会刚开始10来分钟,警察就到了,大家赶紧撤离。有几位同修让大家先走,这时大门被封,有70多人走脱,7名同修被抓。(其中有房东女大法弟子为让大家先走自己最后走而被抓),下面谈几件神奇的事。

(一)有位女大法弟子让其他的同修先走,等她从别的院子走出来,路口被警察和警车封住,她堂堂正正向警车走去,警察好像没看见似的,她安全的走回了家,事后她谈了这样的话:“正念强,智慧就大,这是邪恶之徒想不到我会这样做的。”

(二)有位个头比较矮小的女大法弟子,当她跑到(观音庙)后墙时,二米多高的墙,她想我能翻过去,就这么一翻就过到庙的院内。小尼姑看到了,非常惊慌。这时又有几位大法弟子也从墙过来,小尼姑就更害怕了,大法弟子向她合十,告诉她:“不要怕,我们是修佛的,都是法轮功的修炼者。”小尼姑马上平静下来,打开大庙的正门让几位大法弟子从正门出去,然后将庙门关上。

(三)有位男大法弟子,翻过几家的墙,一看外面都是警察在抓大法弟子,就躲进一家的棚子里面。这家的主人看到了,就拿来锁头将棚子锁上后回到房间里,等到下午四点多钟警察都撤走了,他拿着钥匙将锁头打开,让这位大法弟子出来,告诉他:“没事了,你可以走了,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大法弟子告诉他:“你会得到美好的未来……”。

(四)还有位女大法弟子,光着脚跑到常人家里,这家的男女主人还以为她是跟家里人打架跑出来的,就问:“你这是怎么了,大冷天光着脚跑出来。”大法弟子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后面有警察抓我”。这家主人听到后,非常气愤的说:“他们吃饱撑的,江xx好事,专门整好人,我看它是个疯子,我保护你在我家没事。”女主人给她找鞋子。他们到外面打来一辆面包车,将这位女大法弟子送回农村。大法弟子望着这对善良的夫妻离去的背影,落下慈悲热泪。为他们的生命得救而高兴,我们向世人讲清真相的事没有白付出,我们要抓紧时间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一切可救度的生命。

(五)被恶警抓去的7位同修有5位女同修(其中有一位孕妇)2位男同修。警察得意忘形的说:“我们把开会的房东抓到,从她身上下手,追捕其他人”。他们将7位同修非法关在公安局一个房间内,每人都戴上手铐,专人看管,其他“有功”人员和有关领导到大酒店吃喝玩乐,开什么“庆功会”。看管人员为了表现自己,夜里11点钟左右将其中一名年轻的大法弟子提到别的房间审问,进行殴打,警棍、皮带、拳脚一起上。这位大法弟子就是不配合他们。正打着突然电闸发出一声响,电闸爆了,立刻屋里一片漆黑。他们忙着整电闸,等电闸整好回屋里一看,这位大法弟子不知去向。

到被关着的房间里一看门开着屋内手铐放在地上,房东女大法弟子和孕妇女大法弟子已经不见了。这三名重要的大法弟子都不见了,剩下三位老太太和一个老头,当时同修让她们走,她们没走。这四位是一直没有走出来的,有很多心没放下,其他那些大法弟子她们确实没见过,都不认识。警察从她们嘴里什么也得不到,一切计划成了泡影,美梦也彻底破灭了,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没戏唱了。如果他们不醒悟过来,真正恶报还在后头。

五次遭绑架后均被无条件释放

第一次:1999年10月29日我去北京上访。被本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年的时间(差20天不到一年),最后决定不吃犯人的饭,绝食、绝水12天后,于2000年10月2日无条件释放。

第二次:在2001年5月13日(据恶警说是全国统一抓捕大法弟子进行强行洗脑)被本县610组织绑架并送往洗脑基地。这几天正好见到师父在2001年4月24日的新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在抓我的路上我就决定自己怎么做了,我认准的路一定会走到头。除去讲真相弘法,我是一律不配合邪恶,让我说什么都不说,干什么都不干。三四个打人凶手轮流打了我半小时左右,手打麻了,皮棍子好像也麻了,它们都指挥不了我。身体多处变成了紫红色,非常吓人的。过了两天,邪恶警察怕那几十个大法弟子学我,就把我们几个送往另一处,在警车上我们向外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善良的人们,电视上说自焚是假的!别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后来我们开始绝食,共绝食9天,于6月22日无条件释放(共有三个人)。

后来在2001年8月9日被保定不法警察绑架,送进保定刑警三大队酷刑折磨。强行逼供,轮流打脸、手铐、烟头烫、皮棍子等……用尽了许多见不得人的毒招。可我只是讲真相救度世人,其他一言不发,两天后被送往保定看守所。进门与同修切磋:下午共同在大院正法,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我们不是犯人!还我师父清白……”足足喊了二十多分钟。而后我被砸上了三角勺镣。还被装进了大铁笼子。(古代囚车式的笼子),绝食17天后,要回了一本《转法轮》。当时我非常明白,因为师父的法指引着我,我到哪里都是一律不配合邪恶,要揭露邪恶、讲真相、救度世人,而且懂得善恶两种缘都得善解,才能修出真正的慈悲心。时间不长马队长给换号,四个女号我都呆过了,都有机会和其他同修切磋了师父这段法,并纷纷写了各自被抓、被打的材料、弘法信、上访信,从看守所到各自的办事单位一直到县到地区到省到中央全部交给了看守所所长……最后我们四个女号共同切磋,绝食水,18天后,我被无条件释放。

最后一次是在2002年10月19日中午(十六大前),我又被本县610组织绑架,并被本县自费送往保定市“教育转化中心”,强化迫害。我被带到了这里,几个小时后,这里的管教打开了我搂在树上的手铐,和我谈话。我很快和他弘法、讲真相,并告诉了这里的头,我永远不接受他们的洗脑,不听他们的一切指挥,不吃他们的饭,就象往常一样一律不配合。从此以后他们把我的手铐在一个床上,就再也不谈我的事了。我每天在床上立掌除恶,师父让我们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我很快就和这里的同修交流了自己的认识:我觉得同修们来到这里,就应该正法,天天去那诽谤师父的屋子,这怎么能行呢?这就是助纣为虐,都不去听,邪恶还诽谤谁呢?不给它们市场,它们不就完了吗?许多同修都觉得有道理,接着就有七、八个同修不去那个邪恶的教室了,有的也进行了绝食抗议。就这样,我绝食18天后被无条件释放。这次不象往常,邪恶之徒一下也没打我。真象师父说的那样:“如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后,坦然不动,没有任何怕心,你看它旧势力就不敢迫害他。”(《北美巡回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