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事迹:堂堂正正从旧势力的迫害中走出来(10)

【明慧网2003年3月1日】许多海内外大法弟子已经在不断全面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加持我们被关押的同修。明慧近日也刊登部分大陆大法弟子的建议“集中力量清除大陆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内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另外空间的邪恶”。这些事迹从常人角度来说都很神奇,但是对大法弟子来说,并不是只有别人才行,大法修炼本身就是很超常的——神奇事迹不神奇,关键是自己要努力做到让从大法中修出的正念主导自己。

我们不承认旧势力,更不承认他们安排的这场邪恶镇压,包括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那么我们也根本不应该被关押,不应该被剥夺自由,不应该被无理判刑。任何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都必须停止,镇压必须停止,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都应该堂堂正正地从旧势力的迫害中走出来,自由地做我们该做的。

下面是一些来自于中国大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正念堂堂正正走出迫害和常人观念的事迹(续):

从正念闯出看守所和洗脑班谈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2002年9月25日,由于疏忽大意,被邪恶旧势力钻了思想空子,我们五个大法弟子在一处租房内被公安抓捕。我们被抓到石家庄宁安路派出所,被强迫照相、录口供,我当时理智清醒,明白不能配合邪恶,不承认邪恶旧势力迫害,一律全盘否定……

在派出所,我给关押的犯人讲大法真相,讲我自身修炼后的变化,他们都说大法好,你们大法弟子了不起,不配合恶警们做的对。在师父的帮助下,有一个适当的机会,借一位有善念的人的电话将消息传给了其他大法弟子,避免了不必要的损失。

下午,我的驾驶证被恶警翻到,被当地公安局接回本县。在往县看守所押送途中,我决定正念脱身,用脚把车窗玻璃打碎后,不幸被恶警死死抓住不放。从被抓那一刻起,我就要求自己的主意识要清醒,不承认不配合任何邪恶对我的迫害,要全盘否定一切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在鹿泉看守所,恶警强行让我坐铁椅子(老虎凳),并戴上了脚镣。所长张卫革伪善地对我笑着说:“你是三进三出看守所了,这次配合我们吗?”我说:“不配合。

警察想给我送劳教,结果他们说了不算,检查身体不合格!我开始绝食抵制他们对正法弟子的迫害,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与迫害。我检查自己的每一念,把基点摆正,绝食抗议不是只为出去,而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如果只为出去,很可能顺应其它邪恶的安排,是有漏……

在看守所,我发正念,背法“大觉不畏苦意志金刚铸生死无执著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想起伟大师尊为弟子们为众生的承受:“危难来前驾法船,亿万艰险重重拦。支离破碎载乾坤,一梦万年终靠岸。”(《苦度》)“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有言诉于谁,更寒在高处。”(《高处不胜寒》)泪水不停的往下流。心中坚定地向师尊发下誓言:无论在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都动摇不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正念。我想在魔难中走过来的同修一定会明白我此时心情。

我坚定一念:对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一概不承认,全盘否定!之后他们对我提审、签字、照相、取指纹等全部落空,而且没敢动我一个指头,真是一正压百邪……。在看守所绝食抗议第六天,我身体出现不适症状,我表现出痛苦的样子,谁叫我也不回答,心中默念正法口诀、背法,恶警们害怕担负法律责任,第二天将我送至所谓的法制中心(洗脑班),他们由于担心我走出去,将我关到层层有监控和铁栅栏的三楼,派两个保安看守。把看守所铁椅子(老虎凳)搬来将我锁在里面,这充分表现出了邪恶的表面凶残和内心恐惧。可这一切它们都说了不算。伟大师尊给弟子安排了破除邪恶的路。

在关我的房间走廊里有一个天窗,虽然有铁链锁着,但我坚信一定会有办法。晚上,我背法、发正念,感到强大能量包围着我,正念之场强大,是师尊的加持和同修们共同发正念的威力。我给两个保安讲真相,讲做人的道理,他们听了连连说大法好,大法弟子了不起。我为他们明白真相感到高兴。他们吃过晚饭后,躺在床上睡着了。我给他们的副元神发正念,因为我悟到:人在睡觉或疲劳时副元神在起作用,我告诫他们不要干涉正法这件事,谁动谁是罪,否则谁也救不了你,用正念定住他们天亮之前不许睁眼。晚上一点来钟,我从铁椅子中褪出来,爬上天窗,轻轻将上边铁板挪开一条缝,我钻了出去,到房顶四处转一圈,决定由西边顺排水管滑下去。三楼顶离地面十几米高,在二层至三层之间险些掉下去,我心里呼唤师父,并加强正念,心想掉下去也不会有问题。当我下到地面时,洗脑班发现跑了人了,拿着手电筒到处找我,我翻过西边一堵墙(带铁丝网)到了一个学校,找到大门,纵身翻过去。那些邪恶看守想不到一个七天没吃没喝的人会有力气逃跑。这正是师父的大法赋予我们超常的能力和智慧。出来后,搭上一个拉石子的货车,后打一出租,又没钱,几经碾转,坐上一个拉柿子的三轮车到了一个学员家,重新溶入正法洪流。

冲破牢笼的神奇故事

我是一名女大法弟子,9月13日晚7点左右在北京一幢20层高的楼里发放真相资料照片时,不慎被第18层的居民发现,谁料此妇女对大法很仇视,完全被电视新闻谎言蒙蔽。我一直跟她讲电视谎言欺骗,讲大法的真实情况及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她和一邪恶男子打110报警……后来我被带到朝外大街派出所,警察从我的包中翻出了200多张真相照片,100张不干胶,可能是资料中恶警遭报的事例及照片中对大法弟子触目惊心残酷迫害的揭露,遏制了邪恶的气焰,他们怕自己被揭露也遭报,因此并未对我过多打骂。

我从进去那一刻就想,无论将我送到哪里,怎样酷刑加身,决不报出姓名,不配合邪恶,抱定了以死抗争的决心。后转念又一想,我为什么要想到遭受酷刑呢,他们根本不配动我一根汗毛,真的不配!于是一个欢喜的念头升起:我一定要不伤一根汗毛从这里走出去!

晚上11点钟,他们见逼问不出姓名,就将我锁到椅子上,关进铁笼子,上了大锁,门口有两人一刻不停地面对我,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眼里。那一夜,两个邪恶看守(有一个姓马)竟一夜未阖眼,似乎看我被困在笼中很高兴,他们浑身充满业力,哼着曲歪着眼看着我。白天,除了上厕所外,我一直都锁在铁椅子上,而上厕所时有两个人夹着我,大院里警察来来往往人很多,我虽一直未放弃走出的念头,却没有机会。当我又一次被锁回铁椅子的时候,我的人心有些绝望了,我似乎觉得插翅难飞,因为我身材较瘦,所以铁椅子我并未放在心上,从我第一次坐上它,我就知道它困不住我。可是那上着大铁锁的铁笼子,我如何能出得去,在我眼中粗粗的铁管之间的间隙,无论如何我的脑袋也钻不出去的,何况牢笼门铁管间是按人脑比例设计的,要能出去不都出去了,大概警察也是这样想的,没给我上手铐。

警察跟我说过,下一步送我到北京团河劳动教养院,那里会有办法让你说的。我想到了劳教所我一定坚定不移,哪怕付出生命!可转念又一想,如果我被他们迫害死了,让邪恶得逞了,岂不助长邪恶的气焰,这是对大法的亵渎!我一定不让邪恶安排得逞,消除邪恶背后的思想因素,打击邪恶,我还要出去为大法做工作,堂堂正正地等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

9月15日早4点多钟,我从铁椅子上醒来,见铁笼门两个看守已睡着,我开始发正念,默念师父赐予的除恶口诀。我开始调动自己的功能(我知道一定有功能的,以前有过经历,更何况师父已经告诉了我们什么是功能)。我不停地请师父加持自己的正念,求师父帮助弟子。然后我从铁椅子上没太费力就下来了,我走近铁笼门,试探性地一伸头,头竟然从铁管中间出去了。因为铁笼门一碰到动静就很大,我用手牢牢抓住铁门,不让它出声,然后迈出腿,身子、头、整个人都出来了。我发出一念,不能让两个看守醒,我迈过他们的腿,来到又一个塑钢门前,那门裂一点缝,我发正念不让这门出声,轻轻一推,门毫无声息开了,我跑出大院,跑到大街上,在僻静处躲了半小时,因还不到5点钟,马路上没有公交车,如果一人行走目标太大,后多亏一位好心货车师傅搭送我一程,我又打车回到家中,面对师父法像,不禁流下泪水。

当时我是怎么出去的?好像是我的元神带着肉身那一刻缩小了出去的,那样神奇,我也更加体会到大法的威力,正念的威力,更领会了师父的慈悲点悟和救助。是师父帮我走出了牢笼,同时点化我的不足,帮我褪掉了一层人的观念的壳,我想到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悟到神是无所不能行的,不行的是人,弟子一定珍惜这佛恩浩荡的正法时期修炼的机缘,勇猛精进。

大法弟子正念正行闯出牢狱的事例

大法弟子A在2001年被非法绑架,后与其他大法弟子被非法开庭审判,A被非法判刑3年半。因身体不合格,被关押在看守所。2002年12月底A全身浮肿,生命垂危。狱医看后吓坏了,又请医院大夫会诊,也是如此,立即通知家属带钱接回家,家属说饭都吃不上了,哪来的钱。第二天,看守所打来电话也没提钱的事情,只让接回家,A堂堂正正回家后,学法炼功,一周后恢复健康,证实了大法的神奇之处。

大法弟子B,2002年9月底被非法绑架,恶警将其家人开的药铺药品、现金抢劫一空。B被非法劳教三年。因坚决否定邪恶旧势力安排,在劳教所身体检查不合格,无条件释放回家。

大法弟子C,1999年因进京上访,年底就被非法劳教二年,因C在劳教所,一直正念正行,到期释放时,让当地公安接回,谁也不敢接,最后劳教所所长亲自开车送回家。当地派出所片警对C大声问:还炼不炼?劳教所所长对片警说:你对她态度好些,这些对她不算什么,她吃了很多苦。劳教所所长又掏自己腰包请C一家人吃饭,并送C的父亲一条中华烟。C在劳教所期间全面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一直正念正行。省里的公安负责人对她也很佩服,曾对C说:我们这些带长的官员在你眼中根本不算什么。我们到哪里都是别人给我们面子,在你这都是我们给你面子,得求你。因C做的好,暗中也帮C。因C到期释放没妥协,当地公安不接C,想继续非法关押C,这位领导就打电话到当地,对当地公安说:你给她办事就当给我办事,接她回去吧。

大法弟子D,在十六大之前,正在单位上班被610恶人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有一些写了保证签了字的人说:我们都写了,为什么还抓我们到这里?D就对他们说,那你们还不悟一悟。因D不配合邪恶一直绝食,并不断的给各级领导写上告信。有时写写就昏倒了,醒了接着写。绝食第十天叫家人接回家,无条件释放。

新学员正念过关记

由于叛徒的告密,2002年7月31日,恶警在我的住处非法抄家并将我带至市看守所。面对非法审问我毫不畏惧,我正告这些恶警:你们这样迫害好人,你们就是真正的坏人,我没有做坏事,你们不能这样关押我。我绝食绝水抗议他们的非法关押。我牢记师尊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这个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谁再去迫害,我是绝对不饶它”(《北美巡回讲法》)。在此期间我利用一切机会向这些不知真相的警察和犯人弘法讲真相。最后,连最邪恶的警察都转变了态度,他很佩服我的胆识与勇气,对我的态度也好转了。

我是2000年7月才得法的。当我得法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大法的根深深地扎在了我心中,我对师父、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是任何外在力量都无法改变的。面对十几个咆哮的恶警,我心如止水。我看着他们就宛如一群滑稽可笑的小丑在表演,他们是那么的可怜、可悲。做江泽民的家奴,得到一点点的名与利,却为自己种下了可怕的恶果。在绝食绝水期间我丝毫感觉不到饿,对食物一点欲望也没有,就这样我绝食绝水九天被无条件地释放了。我深刻地体悟到了大法的庄严、殊胜与玄妙!我想对同修说一句:只要相信大法,没有过不去的关,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是如此的轻松。

深圳市大法弟子正念闯出牢狱

深圳市大法弟子老程(化名)于今年3月初在转接大法资料时被恶警绑架,警察把他列为重点人物,秘密关押,用尽酷刑、哄骗、洗脑等手段进行迫害近五个月,使他多次出现生命危险。老程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并讲清真相,充分体现了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威严,有力地震撼了邪恶。为抵制长期迫害,他绝食绝水进行抗议,再次出现生命垂危,被送进医院,7月28日,在师父法身安排下,老程堂堂正正地从医院正念走脱,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