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10日】我是一个76岁的老太太,1997年得法。在得法以前,身体非常不好,什么病都有,医生说我:“没有活的价值。”学法以后,身体已经痊愈,走起路来身体特别轻;整天看书也不累,眼睛也好,我感觉太幸福了,心想,一定要坚修到底。

可是1999年7月20日以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打压开始了,一时间象天塌下来一样,什么电台,电视台,报纸,一天24小时进行造谣、中伤、陷害、诬蔑、诽谤我们伟大的师父和大法。我们集体炼功和集体学法都被迫停止了,同时恶警不断到我家骚扰,又对我家监视,还经常到我家来抄家,特别是在2001年7月,恶警趁我没在家把我所有的东西都抢走了,连师父的照片、大法书都一扫而光,和土匪没有什么两样。

2001年11月份,当我第二次上北京天安门拉横幅时被非法抓捕,恶警用电棍电我,对我拳打脚踢,推我上车,不上就打,把我送到天安门派出所,后来分流到北京海淀区派出所,我被打骂、过堂、面向墙罚站,不许往旁边看。后来我市驻京办事处把我接到办事处,还让我交100多元钱,他们真是土匪。

在第三次因为我贴真相资料再次被非法抓捕,即是正月十六日,我被送到拘留所,在那可惨了,挨打受骂,有的男同修被毒打,全号同修绝食来抗议恶警们的暴行。因为是全体绝食,恶警给几个带头的大法弟子戴上手铐和脚镣,全体继续绝食。这天市公安局又来一大帮恶警,把我们几个大法弟子(他们认为的骨干),抬的抬,拉的拉,弄车上硬拖拉走了,上哪儿不知道。后来又侵犯人权,进行搜身,逼着学员全身衣服都脱光,就剩内裤还得脱下来看看。外面正是寒风刺骨,冰天雪地,又逼迫学员到外边站着,他们开始搜屋。等我们回来时,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钱、手表、以及比较好的东西统统拿走了。我们向他们要时,他们说:“等你出去就还你。”可是到我们出去的那一天向他们要时,他们说:“你们绝食的都不还了,这是规定。”我出去那一天,被勒索700多元钱,才算完事。我在拘留所时,我厂公安处恶警到我家向家人勒索了500元钱,也不知这500元钱是什么名堂的钱,他们威胁我家人,家人不敢不给。

以上是我的一点遭遇,也是受江XX指挥下象土匪、地痞流氓一样的恶警所干的又一笔恶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