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亲人们:请站在正义一边,惩恶扬善


【明慧网2003年4月10日】“大法弘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经文《拜师》)99年7.20前在中国大地上到处可见法轮功修炼者的身影。我们修心健体、身心健康、道德回升,对社会的精神文明建设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正如原人大委员长乔石给中央的调查报告中阐述的那样:“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一点,大法弟子是最清楚的,做为大法弟子的亲属也是清楚的。

然而,99年的7.20开始,中共头目江XX出于妒忌心掀起了大规模的迫害,集古今中外栽赃、陷害、造谣、诬蔑等整人手段之大全,动用庞大的国家宣传机器,铺天盖地地对法轮功群众实行疯狂、残酷的镇压。面对邪恶,大法弟子顶着巨大的压力走了出来。我们走向信访办,可是信访权利被剥夺,我们又走上了天安门,走向了大街小巷,只为告诉那些受造谣媒体宣传欺骗的群众一句真言:“法轮大法好,我们是无辜被迫害的。”我们冒着被抓、被打、坐牢,甚至被迫害致死的危险,顶着来自国家机器甚至亲人的压力,还在告诉善良的人们:如果听信了谣言认为大法不好,那将是你生命永远的遗憾;如果能认清邪恶的本质,心存真、善、忍,那将是你生命的最佳选择。我们是在做最善的事。

然而,在江XX“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授意下,大法弟子们一批批被抓、被打、被抄家、被罚款、被劳教、被判刑、被逼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惨绝人寰啊!这是同遭迫害的大法弟子的亲人们最了解的。迫害快四年了,大法弟子没有倒下,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收到多个国家、地区政府近千项褒奖。目前,由多个国家的大法弟子联合以“群体灭绝罪”将邪恶之首告上了法庭。“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已成立,并正式运行,国际律师已在收集迫害证据。

大法弟子走到今天,做为我们的家属、亲人功不可抹,你们的承受是艰苦的,你们的付出是巨大的,你们的理解与支持帮助我们渡过了那最黑暗的时期,我们为你们而骄傲、自豪。古人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纵观中国历史,哪次整人的运动结束后,不都是各自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吗?何况宇宙的大法在这里洪传,其结果不是很明显的吗?“不管怎么样,最美好的一切在等待着大法弟子,最可怕的一切在等待着对正法起负面作用的那些人。”(《在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而那些明白了真象的善良的人们和鼎力支持我们、并做出重大付出的亲人们也自然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三年半以来,大法弟子正在用自己的正念正行,在整体上否定着这场强加给我们的迫害。同时也希望我们的亲人们,继续助我们一臂之力。要知道,消极承受、等待就是认同、接受、配合邪恶。如果埋怨、怨恨,把邪恶迫害导致的家庭魔难看成是大法弟子自己不放弃修炼而造成的,那不是助长了邪恶吗?如果协助邪恶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做所谓的“转化”工作等,不但不能减轻磨难,而且适得其反。

在这里我可以告诉你们,在劳教所和监狱里,大法弟子家属、亲友的每一句配合邪恶的话甚至来的一封带有一点配合邪恶、责怪、劝说大法弟子的话,都会被恶警们奉为至宝,那就是进一步加重迫害的借口,这一点是这些善良的亲人们所不知道的,甚至是想都想不到的。那么怎么做呢?有这样几个事例可能会对你们有所启示:

①大法弟子A被抓进洗脑班,警察到家要罚款而且不给收据(实为勒索),说交钱就放人,结果钱也交了,人也一直到洗脑班结束才回家;
②大法弟子B被罚款,一个家人给交了,而当时没在家的另一位家属从外地回来后理直气壮地到派出所要回了罚款(揭露邪恶是它们害怕的);
③大法弟子C没在家,警察闯入她家发现了大法书和资料要带走,其丈夫说:你们不能动,她回来会找你们的,警察无可奈何地走了;
④大法弟子D已判了一年劳教,在去劳教所前一天,其家属终于把人要回来了;
⑤大法弟子E在劳教所里非常坚定,但由于父母经常去劳教所和写信劝女儿“转化”早点回家,丈夫也经常去劝她为了家庭、孩子早日“转化”回家。所以每次她家人走后或接到来信后,就是又一次迫害的开始,邪恶管教不但逼她写“决裂书”、蹲小号,而且拳脚相加,还用电棍电她。一次在她父母走后,管教逼她在已写好的诬蔑、漫骂大法和师父的“决裂书”上按手印,不按就骂她没人性,说什么只顾自己圆满、不顾家人死活、把父母逼出病了等等鬼话(这正是邪恶用来蒙蔽、迷惑人的颠倒黑白的邪说,明明是它们无事生非,对一群道德高尚的修炼者大打出手,逼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还要离间大法弟子与亲人的关系,把罪过反加给大法弟子)。而且由于该学员家人对邪恶的配合等因素,使其睡了近十天的“死人床”,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天天晚上只能睡二三个小时的觉,其余时间都让站着,腿站麻木了,脚肿得穿不上鞋,一段时间内三伏天三顿饭都喝早餐剩下的酸碴粥;
⑥大法弟子F与E是同住一寝,同样是特别坚定的大法弟子,但她家人每次看她从不施加压力,不但不指责她,而且给以鼓励的眼神。管教说:“你们家人怎么这么支持你?我们也不管了。”所以这个大法弟子就没有那么多魔难;
⑦大法弟子G的丈夫以离婚逼她“转化”,使这个非常坚定的同修迫于情的压力违心地写了“决裂书”,结果也没给她减期,而她却在极度痛苦中煎熬;
⑧大法弟子H的家人去劳教所对管教们说:“你们谁敢对我们这个人动一个指头,就与你们没完。”结果邪恶管教们也真不敢太怠慢。
⑨大法弟子I自从到劳教所,家属总去要人,说有严重心脏病,其本人勇于揭露邪恶,正念正行,所领导一怕其影响他人,二怕发病担责任,结果一年半的教期二个月后就将他释放。

我想,大法弟子的亲人们,看了上述几个事例后,一定能把握好,知道怎么去做了。如果,全体大法弟子的亲属都能站在正义一边,不配合并主动抑制、揭露邪恶,惩恶扬善,那法正人间的一刻也就指日可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