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明慧网2003年4月9日】我是99年3月份得法的。开始修炼后身体有了很大的转变,病全好了,走路一身轻,心情也变得开朗、祥和,家庭和睦。

就是这么好的功法,99年7.20却受到江xx一伙歹徒的残酷镇压。当时我刚得法4个月,一开始这大面积的迫害我有点蒙了。我们炼功点几十人修炼后都受益非浅,我们都是用自己的时间,早晨炼炼功,晚上在一起学学法,白天照常工作,这影响到谁了?而且炼功后身体好了,给国家省了多少医药费,于国于民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我要去上访,去向国家讲清真相。99年9月初,我和其他几位同修一起踏上了去北京的路。到北京后,信访局根本就不接待我们,而且只要进去就被抓起来。我们就每天到天安门去,那里有很多各地的同修在一起切磋。我们租住的地方经常被搜查,我们无法回去,只好在外面风餐露宿。后来北京开始大搜查了,和我一起的同修相继被抓。因我当时还是新学员,学法不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就回到了本地。

后来通过学法,慢慢地明白了,应该让世人都知道我们被迫害的真相。就开始给同修要了真相资料出去发。2000年9月14号,发资料时被恶人举报,抓到派出所,后送我到市第一看守所,无理地拘留我48天,出来时罚款。

出来后我继续讲真相,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2001年5月11日,我和同修出去挂横幅,贴真相标语,因为走得远,回来很晚了,没想到那天晚上派出所到家里去查,我没在。第二天他们把我传讯到厂招待所(我当时法悟得不深,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让邪恶钻了空子),关我48小时后又要拘留我,要我签字,我说我没有罪,不签。分局长叫嚣:不签字也照样送。就这样我被送到我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4个多月,出来时罚款3000元。

我们都是修炼的人,都在做一个好人,做更好的人。可江XX这个邪恶败类,好人越多它越害怕,它为了自己的妒忌和私欲,不惜一切人力、财力、物力,想消灭法轮功,它越疯狂,也使我们更看清了它的丑恶本质。

长时间的关押没有吓倒我,尤其看到师父《北美巡回讲法》后,更增加了我讲真相的信心。我开始不停地散发真相资料,并坚持学法、发正念,时刻保持正信、正念。有一次一个同修被她院的居委会主任举报被抓,我就约了两个同修一晚上把她们院几座楼家家送了真相资料并贴了很多真相标语,有力地震慑了邪恶。

我一面自己做,一面联系别的同修,主动承担起给他们送资料的任务。我想,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为使众生尽量多地被救度,自己就应该尽自己的一切能力去做。

几天前的一个下午,我带了真相资料到一个家属院去发,快发完时,发现有人注意我,当时做事心出来了,想把剩下的发完再走,结果被恶人告了,居委会主任跑来死死地抓住我不放,并马上打电话。派出所离的很近,恶警很快就来了,将我带到派出所审我。我不配合邪恶,拒绝回答一切问题。晚上我被关在铁笼子里,恶警两男两女四个人看着我。我当时正念很强,坚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一定要闯出去。我连续发正念,外面有那么多同修都在等着资料,我决不能被困在这里,一晚上他们死盯着我,没有机会。

第二天早晨一上班他们就开出了拘留证,拿到分局去批,说要把我送第二看守所。我一直在发正念。10点多钟去批的人回来了,分局一个副局长和一个科长也来了,过一会儿有人来告诉我说:“你可以走了,局长为你担保,你面子还不小。”我一边往外走,心里想:师父,谢谢您,弟子知道是您在帮我,我一定做的更好。

派出所本来想“立功”或勒索罚款,这一下什么也没捞着,局长直接发话,他们也不敢说什么。就这样我堂堂正正从派出所走了出来。回来才知道那位局长是我们多年以前在一起住过的邻居。我知道是师父的点化,使他能保护大法弟子、奠定了自己美好的未来。

我一出来,马上就汇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同修们,让我们以师父的话共勉:“用神的正念正行圆满你们的史前大愿吧!”(《师父的新年问候》)

在此我也希望所有公安局和派出所民警赶快清醒过来,看清江xx的邪恶嘴脸,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弃恶从善,堂堂正正做人,对自己和家人负责,不要做江的殉葬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