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山夜话〗信任


【明慧网2003年4月13日】杰克是个律师。他第一次来我的诊所看中医时,他的态度神情与其说是病人,不如说更象一个法官……

“你什么时候开始做中医的啊?在哪个学校毕业的?拿了什么学位?你最拿手的是治什么病?……”在他一连串的询问中,充满了一副不信任的语气。我平静而有礼貌地一一做了回答。一旁站着观看的实习生忍不住小声嘟囔着,“岂有此理!都忘了自己是来求医的。”她见我还是平静的没什么反应,她的脸就憋得更红了。我见她一边捏着酒精棉球,一边似乎在努力找几根粗的针灸针来用在他身上。

当我开始询问杰克病的来由时,他告诉我他因为脚底痛,很久不能走路、运动锻炼了。一站起来,脚下如千万根针扎一样痛。他去了许多医院,试了各种治疗方式,都不见效。所以来找我用中医针灸试一试。按照一般常规的治法,我给他治了脚痛。临走时,他很客气又有礼貌地说:“如果这脚不再疼了,过一个星期,我将会把诊费寄出。”

我点头答应了。实习生这时忍不住开口了:“这儿不是工厂的产品,试了好用就付钱,不好用就退货!”

“律师在第一次给顾客咨询是免费的。”他的回答客气而又冷漠。

这以后,就再也没有关于他那只脚底的消息了。

一年半后,杰克又来到我的诊所,这次是一种痢疾,那种好不了又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的肠道痢疾,这种痢疾说来就来,一分钟也不能耽搁。他这次又是找了西医治不好才来的。不过这次他的态度与上次大不一样了,那怀疑和骄傲的口吻没有了。

这次因为有保险公司付帐,所以他来得非常频繁。在治疗过程中,我逐渐对他开始有一些了解。

一次,我问他为什么对任何人都充满怀疑时,他讲了一个自己幼年时的故事:

我祖父移民到美国来时,两手空空,只有一个小小的行李卷。他从一无所有到开了几家面包店,一生吃了很多苦。我父亲也是在辛苦艰难中生活,因此他对我的唯一希望是“挣钱”。他教我从小就不能依赖和信任任何人。我在踢足球时,经常被父亲绊倒。我骑自行车摔得最惨的一次是因为怕跟自己的父亲撞上,我选择了摔倒。当我被碰得鼻青脸肿时,他的反应反而是骂我真是蠢得连猪都不如。更令人难忘的是他会在我在梯子上艰难地爬行时,一把将梯子推倒。当我问他为什么这样做时,他说:“为了培养你不信任和依赖任何人!”“但是,爸爸,你不是任何人啊!”我不解地说。“当然也包括你爸爸在内!”我爸爸回答……

听到这里,我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我联想到他的病症,渐渐明白为什么他的肠胃会得这种说发就发、很难治愈的疾病。中医认为痢疾是气滞成积,积久成痢,其原因是脾虚而衰,而脾主思。当他整日生活在惊慌之中,不信任任何一个人,长年累月因情绪变化不定,自然会诱发肠道痉挛,随情绪变化而时轻时重,久泄不止。

要治疗他的病症,就得从根本上解除他的心结。这哪里是中药和针灸能做到的呢?

怎样才能从根本上改变他的心态,什么是真正有效的治疗办法?……我问自己。

在我知道的所有灵丹妙方中,唯有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