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依法上访而遭关押折辱、家产被抄

【明慧网2003年4月13日】97年3月得法,自修炼法轮功后,全身的病都好了,而且道德也提高了,所以我知道“真、善、忍”大法是正法。

99年7.20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并下令镇压法轮功,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血腥镇压。99年7.20,当地派出所来抓我们,我被村委罚款1000元,又把我们押到镇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恶警打骂够了之后又罚我们10元钱,而且,恶警还到我家非法抄家,并抢走我的大法书籍;逼迫我们到镇开会、强行洗脑三天,还强迫我们写保证书。

在这种不公的对待下,我想去北京向国家干部讲述我们的真实情况。到京后,在天安门被恶警抓捕,并把我押到天安门附近的派出所里,戴着铐子,两天一夜没有饭吃。当地派出所和村委去拉我回来的时候是早晨8点,当时下着大雪,恶警把我带到大街上,把我身上的衣服全打开翻钱,把我带的所有钱全部抢走,连毛票都抢去,才叫我们上车。三人坐的座位,叫我们七人坐,恶警还叫嚣着说:坐不下你们七人摞起来。他们几个在座位上躺着睡觉,而我们就这样挤在一起。他们还说我们是罪犯。我说:“我们不是罪犯,是炼法轮功的好人。”住宿时,他们还叫服务员把门摘下来,把暖气关了,他们叫我们面朝墙蹲着,看谁不顺眼就踢两脚。第二天早上天亮,又把我们塞到车上,他们去吃饭。一路上,我们戴着铐子折磨我们,直到本地派出所,三天三夜没给我们吃、喝。下车后,村书记又毒打我们一顿,我们脸被打得血痕累累,鼻子、嘴都出血,头发也被揪去很多。就这样,我们从中午下车一直到晚上9点半才给打开铐子,关进一间潮湿的房屋里,坐在水泥地上一宿。第二天下午5点,恶警把我们铐在大树上一直到凌晨两点半才放下我来。每天都得挨打、挨骂,恶警使用各种办法来折磨我们。我被派出所非法关押20天,恶警还逼迫我交6000元的罚款,才放我回家。我回家后,家里早已被他们抄家,全部家具被抄,冰箱、彩电、摩托车等,恶警还给我家掐电、掐水;电话也被掐断。

2000年正月,我又被恶警非法抓捕,他们想叫我说出谁把他们的恶行上了明慧网曝光。他们还威胁我,叫我说出来就放我回家,不说就上酷刑。我说不知道。恶警就把我用手铐铐在铁管子上。我绝食绝水4天4宿后,他们还逼迫我说,我说不知道!他们没有办法,天黑才放我回家。因我坚持修炼,2001年12月底,恶人闯入我家,看我们不给开门他们就硬砸,两边的门都被警匪砸了下来,还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大法书全部被抄走。我和丈夫被恶警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天天遭受恶警的折磨。有时坐在地上两腿伸直不准动,吃饭时,给一块咸菜,一个小馒头,根本就吃不饱。有的时候610办公室的恶警喝上酒就叫打手们把我们叫出去,把手背过去铐在铁床上,坐在地上把腿伸直,脱下袜子用木板子打,还侮辱我们。恶徒们打完后,就逼迫我们写保证书等,并强行我们交6000元钱才放人。

2000年10月6日,我和丈夫又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并被非法拘留一个星期。

以上是我所经历的迫害,只是写出一点点,在精神上我遭受的痛苦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