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黑龙江大法弟子的正法之路


【明慧网2003年3月21日】一、结缘

98年3月我与大法结缘。通过读宝书《转法轮》,我懂得了人生的价值。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大法不但净化了我的身体,还净化了我的思想。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我时刻用炼功人标准要求自己,人们都说我修炼大法前后判若两人。

每天我看三讲《转法轮》(现在《转法轮》已看了300多遍)。正如师尊讲的:“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洪吟》)

二、黑云压顶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心自明》)99年“7.20”后,天简直要塌下来了,大法和师父遭受诬陷,很多大法弟子被绑架。“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呢?”一连几夜,我睡不着觉。亲朋好友都来劝我放弃修炼,单位也施加压力——再炼就停止我的工作,我的回答是:坚决不放弃修炼。就这一句话,领导天天找我谈话,当地派出所也常来骚扰。多方的压力,丝毫没有动摇我坚修大法的决心。“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转法轮》)

2000年7月,我悟到自己应走出去正法,可我却被列为监控“重点”。走不了,我正发愁时,机会来了,于是我同另一功友坐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去兑现自己史前誓约。

我们来到信访办,满屋子都是全副武装的警察,起初真叫人感到不寒而栗,但一想到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心就平静下来了。“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心自明》)我毅然推门进去,一群警察冲上来问:“干什么的?”我回答:“法轮功上访的。”恶警叫喊:“还敢上访?哪来的,先报名。”我说:“我是大法弟子,从宇宙中来,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话音刚落,恶警们说:“讨什么公道,先打她五十棒子。”由于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又一名女警上来搜身,我们仍不报名,他们把非法关押到北京某公安局。那里的恶警对我们一阵拳打脚踢,又将我们关在阳台上晒了一上午,下午转交另一公安局,由于我们抵制迫害,拒绝报姓名,到傍晚,他们用四周封闭的警车,把我们扔到了北京郊外,我深知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了我。使我又回到了正法洪流中。

三、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

进京回来后,我又鼓励很多功友进京护法。负责迫害法轮功的乡党委书记多次与我“谈话”,并威胁我,“如果进京就开除工职。”我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照样做我该做的。一次,我与外地功友在路上交谈。被坏人举报,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了8个小时,最后因证据不足,把我们都放了。

明慧网上,我看到邪恶势力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狱中同修度日如年,我再也坐不住了,于同年冬,又一次踏上进京正法之路。几经周折,来到北京,把在家准备好的条幅展开,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这时,几名警察将我强行架上警车。车上已坐满了大法弟子,恶警对我们拳打脚踢,将车开到北京某派出所,把我们关在大铁笼子里,我鼓励同修们:“不要配合邪恶,坚决不能报姓名。”为抵制邪恶,我开始绝食,恶警经过两天的轮番围攻、恐吓,最后只剩我一人没报姓名。恶警们恨透了我,将我一只手铐在走廊里的暖气管上,哪个警察过来都踹一脚。他们对我软硬兼施仍无济于事。“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法轮佛法——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最后把我放了。当时,我泪流满面,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又一次替弟子承受,使我又回到正法的队伍里。我立志一定要做一个合格的弟子,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四、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

两次进京护法,使我对大法的信念坚如磐石。每天除干好常人工作外,其余时间都用在学法、讲真相上。为做好讲真相的事,我克服了多方困难。有的地方没人敢做真相材料,我就一个人去做几百份材料。有时,一做就是10几个晚上,从不觉疲劳。想到师父为我们承受太多太多,而我们只是做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想到还有那么多需要救度的世人,想到自己做的还很少。更觉得肩负的责任重大。为了让我们那一地区的人民明白大法真相,除了讲真相、撒传单外,晚上我就一个人到十里外的村子挂条幅,一挂就是一夜,此外,还向公路两旁的电线杆和大树上喷油漆字,醒目的油漆大字,吸引来往车辆,他们都说法轮功真神了,电线杆和树上都是“法轮大法好”。由于我们那一地区公路四通八达。我就一条路,一条路的做,一做就是一夜,有时白天被邪恶涂掉,晚上就又接着做,一做就是十几天,东北的天气很冷,由于戴手套不好使,只好光着手做,手冻了,脱掉一层黑皮,但我全然不顾,仍然接着做。最后不知不觉冻伤的手好了,由于我们那一地区大法弘扬得好,有力地震撼了邪恶,使得很多有缘人得法。

五、正念驱邪恶

自从师父发表关于发正念的经文后,我很重视发正念,我觉得作为弟子就应该听师父的话。因为师父给弟子的都是最好的。我坚持每天24小时整点发正念。在关键时刻,我体会到了正念的威力。

2002年底的一天深夜,我们全家都在睡梦中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随后十几支手电筒一齐照在窗户上,并叫喊:“开门!”我感到情况不妙,赶紧下地藏书,嘴里却说,“等会儿,正在找钥匙。”邪恶们急眼了把门撬开,强行搜捕,然后将我诱骗到派出所,我说:“我不会跟你们走的,但我会上网让全世界都知道又一个大法弟子被你们绑架、迫害。”这时我丈夫(大法弟子)厉声说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她犯了什么法,有话白天说不行吗?”正在这时,我女儿(大法弟子)光着脚跑到门外喊:“来人哪,我妈妈要被恶警绑架了!”这时,恶警慌忙把女儿的嘴捂住,拽回屋里。儿子,儿媳听说,也从屋里冲出来,我们一家四口人全力保护我,邪恶被震住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家人把我从坏人手中抢了回来。我仍不停发正念。恶警们见势不好,慌忙开车逃跑。在师父看护下我化险为夷。

六、正念摆脱迫害

随着正法进程的一天天的加快,邪恶更加垂死挣扎,很多资料点被抄,大法弟子被抓,恶人还将黑手伸到农村、城市的每一个角落。4月25日,我在单位上班,突然看见乡党委书记,带一群警察向院里走来,我猜到他们是冲我来的(因工作单位只有我一人炼功)。我想:决不能让邪恶带走。于是,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去推窗户。开始推不开,后来一使劲窗户扇被推到地上,哗啦一声玻璃碎了。这时,警察已到走廊,我便从窗户出去,我看见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警车停在大门外,我跳墙而走,邪恶发现时,我已到了安全的地方。师父说:“大法弟子在两种情况下它们动不了。一个就是坚如磐石,它们不敢动。因为那个时候它们知道,不管你旧的势力也好,旧的理也好,这个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谁再去迫害,我是绝对不饶它。我身边还有无数的正神呢!我还有无数的法身都会正法。”(《北美巡回讲法》)就这样,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在他们的眼皮下走脱。恶警暴跳如雷,动用大量警力非法追捕我,并抄我家,拿走我的照片,扬言要通缉我,但最终还是未得逞。家不能回了,我只好流离在外,家人被当地派出所勒索1000元之后,我才安全回家,回家后被无理停止工作。

七、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看到邪恶对我的迫害,一些功友怕心出来了。我鼓励他们:不要被邪恶带动,我们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的事,为什么要怕呢?我想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在整体中,每个大法弟子都在升华,这就是在圆容法。我鼓励功友们要坚持学法,跟上正法进程,并把师父经文亲自送到他们手中,和他们一起交流,谈各地学员的正法经验,有时一天走几个村子,走访十几位同修家,鼓励他们走出来。告诉他们发正念的重要性。而且修炼人之间要互相配合好,这样才能更有效的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我想:我们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太幸运了,应该听师父的话,努力做好三件事,向伟大的师尊交一份合格的答卷,才无愧师父慈悲苦度。

由于学法不深,层次有限,有许多地方没有做好,所以写出来与同修共勉,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