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洗脑班坚强不屈的经历使我更加坚信大法


【明慧网2003年4月16日】2000年元月一天,我在家里接到村干部的电话,叫我到村部一趟。在那里我被镇派出所和610歹徒绑架,他们要我上电视表态放弃修炼法轮功,并交“保证金”一万元。我没有答应他们的可耻要求,于是,他们就把我送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七天后,家人交给了他们一万元后(派出所五仟元、610办五仟元),他们才放我回家。

回家后只过了十二天,镇派出所、610办和村不法官员又到我家里来绑架我去洗脑班。洗脑班设在敬老院里,里面关了30多名大法弟子,由各村抽调来的民兵连长值班,昼夜轮班监控,非常恐怖。头几天晚上,不许睡觉,不许说话,面墙站立。政法书记随意殴打大法弟子,他们逼我骂大法,我不骂,政法书记就打了我几十个耳光。然后他又逼问我,我说法轮功不是宗教,是教人向善的。于是他们象发了疯的一样,强行要我脱光上身,并要我跪地,四五个恶人开始对我拳打脚踢。政法书记把皮鞋侧拿着在我头顶、脸部乱剁,一边嚎叫一边剁,我没有吱声,心中默念“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他们打了我一个多小时,又罚我站,脚前掌落地,脚后跟不准落地的站式,站了8个小时,我还是没说他们要我说的那句话。由于我头脸被他们打肿了,中午咽不下饭和水,到晚上就好了,我知道这是大法的神奇。

第三天,他们就将我带到离洗脑班不远的刑警中队,里面只有两个恶警。他们把我手反铐着,并把我按跪在地,一顿毒打后,其中一个恶警说“将狼狗牵来,叫狗咬他。”我心里一惊,马上就镇定下来了,心想如果不欠那狗的,它就不会怎么样咬我,何况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于是我继续默念《洪吟》。拴着的狗被解开了,可是它却没有听主人的使唤,却跑到厨房里去了,两恶警拿了棍子赶,狗还是不出屋。我听他们在说:“真奇怪,狗为什么不咬他?”他俩还怀疑我会念咒,于是他们就变了花样,强行要我吃了三个干红辣椒,并灌了我瓶白酒才罢手。我心里明白,坏人真不如狗啊!这两个恶警迷得太深。是大法的威严,我才没有被狗咬。

第五天,恶人又想到了一个新招,让被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站队,愿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弟子站到一列,跟江××走的站一列。由于我站到了修炼法轮功的队列,恶警气急败坏之余扬言要判我劳教,命开来警车把我带到了派出所。警察分四班轮流审问我,边审边对我施加拳脚,48小时不准我睡觉,不给我饭吃。还给我整理20多页的黑材料,威胁要判我劳教,但我没有害怕,心里有空就背《洪吟》。我没有按他们说的做,他们也没能奈何我,还是把我又押回了洗脑班。

在洗脑班里,恶人向每个大法弟子敲诈钱财,其中我被敲诈了13600元。40天后,我家人交了他们索要数目的现金,并在“保证书”上签了字,才放我出洗脑班。

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在被迫害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暴露出很多常人之心,同时我也体察到大法的神奇和威力,所以我没有消沉,反使我更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同时我也相信自己,在以后的修炼中,会逐步放下常人心,逐步走向成熟。

今天我正沿着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之路,用师父赐给的神通、智慧,为证实大法、清除邪恶因素、救度众生,做我此时该做的事,直至法正人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