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遭受的迫害控告江氏犯罪集团


【明慧网2003年4月16日】我于1997年有幸得到大法,并按着大法的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先他后我”等,努力地纯净自己,真正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祥和。当我真正融入大法法理的时候,真是无以言表的舒适、宁静。我明白了苦苦寻找的人生目标就是返本归真,我的心情激动不已,坚定地走上了这条修炼之路。我知道这是我一生最珍贵、最要珍惜的,也是最值得骄傲的。修炼大法不仅让我的思想道德高尚,还给我了一个健康的身体。我是如此地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我们在大法中成长,充分沐浴在那片祥和里,大法弟子都是一家人,无论走到哪里,不管是否相识,修炼的人只要在一起,就象亲人一样亲,那个场是真正的人间净土,我感到我是多么的幸福!

然而,1999年7月20日,江氏政权悍然下令迫害,逼迫人们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但是,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法理,是人们心灵深处久久寻觅和期待的,而且通过修炼,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了身体的健康,家庭的和睦。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一个好人,使得人们的道德回升,从而带动整个社会的道德提升,这都是有百益而无一害的。修炼大法的人心里最清楚:好的就是好的,不会因为别人的谣言或邪恶的镇压,而把真理的光焰压下去,相反的,成千上万的修炼人本着救度世人的心,大慈大悲,面对邪恶的谎言和恶行,坦然相对,是为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

江XX政治流氓集团的血腥镇压已经三年多了,可是处处都有大法弟子的身影和他们讲真相留下的足迹。江XX为了一己之利,疯狂地迫害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造成无数家庭破裂,无数大法弟子流离失所,无数无辜的好人受到株连,更有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甚至被夺去了生命。江XX已经罪恶深重,应该受到重判。我也是这个凶犯的受害者之一。

2000年7月16日,我跟一同修下班后,去向人们讲真相,我们带上自己制作的真相材料,有横幅、传单和不干胶贴等,走到居民区、公园等处挂横幅,贴、发真相传单,踏着轻盈的脚步,不知不觉中已经午夜凌晨了,我们接着顺道要回家,手中留有的真相材料被放在背包里。当我们经过一个小区,进去给每个楼洞发真相材料时,被警察发现,我们躲到放自行车的地方,当时只有稀稀拉拉的几辆自行车和一辆摩托车,恶警一边跑,一边骂,一边找着,手电筒多次照到自行车后面的我们,甚至多次爬到我们之上的梯子上,他们的眼睛好象有什么障碍似的,始终没能发现我们。后来我们瞅了个机会,转移到另一个地方,由于当时心态不够稳,被他们给抓到了,发现我们的那个恶警上来就用力地踢了我一脚,其他一拥而上的几个恶警便来抢我们身上的包,只是我们把真相材料都藏起来了,他们仅翻到了同修的一串钥匙。

我们被拽到马路上,他们拦住一辆110警车,要让我们上车,我们不上,问他们凭什么抓我们,而且还翻我们的包,他们说:“你们这么晚了在外面干什么,我们怀疑你们是炼法轮功的,你们就得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我说你们没有任何证据,不能凭怀疑抓人。这时,他们不再讲理了,上来几个人要把我们往车上拽。我坚决不上,有个恶警气急败坏地说,“给她戴上手铐。”我强力反抗他们的这种违法行为,他们七八个人围住我,拧住我的胳膊并把我按倒在水泥地上,左腿膝盖当时就被蹭出了血,争执了好久,我被他们背戴上手铐,有两个恶警架着,硬给塞进110警车的后车里,与此同时,他们还抢走了我短裙口袋里的身份证。我们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同修被带上楼,我被带到管犯人的屋里。腿上的伤口这时淌下近乎黑色的血,有几个巡警看了面带怜悯之色,却不敢说什么。警察的职责本应是保护好人,维护正常的社会秩序的,可是,他们现在却辜负了人民的意愿,把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关进了派出所,并施以暴力和虐待。在我们这两个普通的修炼人身上就体现出了江XX邪恶集团的恶行,及其独裁统治下的腐化本质。

我们分别被带进两个屋子进行非法审讯,由于不配合他们的审问,不报同修的姓名,我由以前的站着到后来被逼迫坐在冰凉的地上,并伸直胳膊和双腿,他们用脚踹我的后背,用手揪着我的头发来回拽,甚至摁倒地上。后来警察没办法,调来一女两男三个人审讯。他们对我轮番的软硬兼施。其中一男恶警是刑警队的,大约五六十岁。主审的恶警三十多岁,再加上另外一个恶警,在我脸上掴的耳光足足有一百四十下,脸都被打肿了,那最狠毒的一掌,打得我耳鸣目眩,差点晕倒。后来他们竟厚颜无耻地说我的脸睡胖了。再到后来,他们用胶皮的警棒打我的胳膊、后背、大腿,打得身上都是青黑色和紫黑色的,我的手腕也已经被手铐勒成紫黑色,肿得手表都印进深深的印痕。他们打人心虚,拉上窗帘怕被看见。而且恶警单独对着我的时候,不敢独自审我,要打一个又一个电话找人陪审,结果他找的人都莫名其妙地有事不能来,最后他气急败坏地找来一个小巡警给他壮胆。在这期间,我们不被审讯的时候,就被小巡警看着,他们或是拍桌子,或是突然大叫一声,不让睡觉。

后来他们自己整理了一份审讯材料,并让我浏览了一遍,我指责他们的违法行为,他们却强拿我的手往上摁手印,并强行让我们在不明内容的单子上签字,然后把我们关进铁笼子里。我恰巧来了例假,他们有时候还不让上厕所。进了女厕,还有男警跟着踹开门看,真是不知羞耻。

我们从7月16日一直被关到7月23日,期间仅仅给吃了四五次东西,晚上还被逼迫看诬蔑大法的新闻,要我们写感受。我拒绝他们的无理要求,他们就拿东西打我。到23日下午,他们让同修换上长裤子,以免被世人知道他们打人的恶行。

我们被送进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拘留所里关了好多大法弟子,我们向犯人洪法讲真相,他们都很理解和同情,而且有的犯人还能记住我们的名字,打饭的时候给我们多一些饭菜。同室的人还跟我们学会背一些师父《洪吟》里的诗。从我们纯正的表现里,他(她)们都说我们是好人。我们在用实际行动证明法轮大法好,我们的师父是被冤枉的。

临走时,拘留所还不忘勒索我们一次,每人二百多元钱。江XX邪恶政权就滋养着这样一群腐败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