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坚持信仰而遭受的野蛮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15日】我于96年开始修炼大法。身体原本有三十余种疾病:双肾下垂积水,肾功不佳、心脏主动脉硬化、心脑缺血、高血脂、产后风、静脉炎等,十六年卧床,是大法救了我,如今单位、邻居,朋友、亲人都说我健康了。我从内心谢师恩。但是自从99年7.20开始江氏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广大的炼功人进行非人的迫害,我也是其中一名。

99年7.20当天我同院里的同修都去省政府门前(十米远处)向世人讲清大法真相,证实大法好,下午,一点多钟,我被公安派的三十多辆车中的一辆拉着,里面装满了大法弟子开往市第二小学,大铁门被紧锁着,不得出入。省政府门前的人海被拉往各处受审,都是被持枪武警推上了车。在“二小”院内,不得任何人走动,出声,否则就会遭到毒打与呵斥,接着每隔四、五十分钟就给学员登一次,共重复五次,学员静静地坐在院墙边,天有点黑了,同修们背起了“论语”,恶警们不断地叫喊,只见院里开进了三辆大水车用来对付学员,有四名男同修遭受毒打,恶警每四人抻着学员的胳膊,大腿向四面分争力抻着一个学员,不时的用脚踢学员的身体,用拳击脑部,后又扔到车里毒打,学员痛苦地忍受着,第二天早五点多钟又登记住址,按各地区把学员分车拉走。我被拉往市内某中学进行审讯后又送到区委,后被所属派出所接回在派出所又登记后由家人领回。从此便失去了人权和自由,被人跟踪监视,恶警经常半夜往家里打电话骚扰,单位也时常找我,我便乘机向他们洪法讲真相。政法办书记在2000年3月找我谈话时,我用正念讲大法真相,她说:“大姐回家吧,这本书我看了一个星期,都是教人好……。”她没有说不好的话,这次我顺利回了家。

2000年11月25日我用正念闯过难关回家,随后12月25日我与同修去北京证实法,一路用正念闯关,到天安门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的心声,接着被武警抓住推上警车拉往北京公安局呵斥一番,被送往北京市密云公安局,在局的院内地上坐下冻了两个半小时,前胸被打上了狱牌号,又是一次训斥登记,照像按手印,由于不从就被恶警打了一电棍,强迫按了手印。在审讯室第一个问我的是个姓李的,我向他洪法,他就把我交给了一个姓张的头目,我又向他证实大法,他软硬兼施,期间不时有七、八个手持电棍的打手在我眼前来回走动,他看我不动声色,到了晚上六、七点钟就施骗术说:要送我回家,其实是把我送往密云拘留所,就这样我在监禁号里呆了一夜和一上午,耳闻目睹了一切,既是凄凉又是悲壮:塑料地板的地铺,厕所就在床边的下水管,使人无法入眼。屋里人多得坐满了同修,冰冷的寒风,嗖嗖的袭人,使人难以安坐。走廊里狱警嚎叫声,刑具的碰撞声,同修们惨痛的呻吟声,掌脸的霹啪声,皮鞭的抽打声交织在一起真让人惊魂落魄,触目惊心。大约夜间十点钟,进来一名五十多岁的北京同修,她的大腿臀部、背部被恶警打得青紫一片,行走艰难。半夜十二点左右,进来一位六十二岁的福建大姐,她一口口的吐血直至天亮,她说:恶警用脚踹她的胸部、腿部,拧鼻子,在冰地上站了二个小时(光脚板)。恶警还放出六七条大狗咬她,狗不肯咬,恶警才无奈放她进屋的。靠墙边坐着的两名十八、九的小同修露出了恶警用电棍电过的小腹下部和大腿内侧一条条暗黑色伤痕。小同修的坚强让人难忘。随着恶警的叫喊声,又推进来二名烟台的同修被拳打脚踢了好一阵,才送进来的,其中一人因不说姓名被吊起来掌脸六、七十下。这时是早上六点多钟。福建的三名小同修传递经文时被恶人发现,又是一顿拳脚相加,撕打多时,小同修都忍受过去了。

上午七点多钟、八点多钟恶警曾两次非法提审福建大姐,后一次量了她的血压,并听诊后,放她走了,恶警怕责任,因她不停的吐血。十点多钟,恶人把同修叫到外面站队,在走廊里我看到一名二十一、二岁的一名男青年,被恶警带进了小号里,只见他被恶警打得满脸是血,一瘸一拐,脚上已上了镣,眼睛里被打得直往出滴血……这里一片白色恐怖。

因为这里人太多住不下,且又来了新同修,恶警就把我们送往驻京办联络站八楼又被关在铁门内,两天后下午五点,我所在的城市去了六名警察和几名我们厂的保卫处的人,恶警大声叫着我的名字,一同回去的共有七名同修。恶警用手铐把我们二人一组铐上催促着上了火车,一路上我们与他们洪法讲真相。在车上慈悲的师父使铐我的手铐失效了,恶警无奈只好就便。二十九日早上七点半多就到了公安分局,接着恶警开始大骂大叫地给我们每人开了一份拘留单,拉着送往第一看守所。这时我爱人早已到分局门口来告别,他哭了,并告诉我恶警前两天勒索了他4000元钱,也没有收据,我没动心。到了看守所进行体检,检查结果185/120血压,心脏症状不佳(那里要求血压在180/100以下),我不符合关押的条件,这样他们又将我带回分局电话通知我爱人带3000元取人,这样我又脱险了,又是师父救了我。恶警让我写“保证书”,我不写,我爱人也没给他们写什么保证书,只是搪塞了一下,是厂保卫处的人替他解围了,只是开了一张取保候审的单子,罚款3000元,也没开收据,我们就回家了。

2001年4月16日,恶人又通知我们大法弟子去博物馆参观诽谤大法的“图片展”,这是610与公安合办的。我去了后一看全是610和公安设的抓人圈套,我向他们正面洪法、留言,他们要我留下座谈,我不从,便要抓我,后来我智慧地走脱,这伙恶人设法害人没有得逞。

2001年7月11日,晚七点钟我在某小区贴不干胶真相时被坏人举报,派出所的恶警抓住我,让我写“二书”,我不写,他就威胁要拘留我,送我去劳教所。我正念正视他,心想有法在,他办不成。这恶警自己开了吉普车载着我,在晚间十点钟送我去拘留所,守门者告诉要检查身体。又是师父救了我,当时血压220/120,心脏多种病,那里不收,可恶警仍不甘心,又拉我去公安医院找关系人检查,结果还是不行。他就恶狠狠地说:这种情况送劳教就收了,那个检查大夫是他的同伙等等。这时我女儿也来了,还有邻居陪着(因为是半夜)。半夜一点半恶警又把我拉回了派出所,嘴还不停地骂着。后来我弟弟也来了(已是清晨二点多钟),都在这里过了一夜。第二天通过关系并被罚款2000元(我自从迫害开始共被恶警勒索罚款9000元),恶警还让我弟替我写了“三书”。回家后我就上网否定迫害,表示要坚决修炼到底。

江氏集团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毁灭人类道德,欺骗世人,欺压百姓,罪恶累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