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使我家庭幸福 江氏迫害令我家破人亡


【明慧网2003年4月14日】本文作者山东大法弟子,因修炼法轮功受益,家庭幸福美满。当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发动迫害后,被当地非法组织“610”迫害,遭到毒打,逼其放弃修炼,并在经济上进行盘剥,在收获季节不让回家干活。这位大法弟子的父亲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不幸故去……
* * * * *

我于1997年2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我受益匪浅,不但身体的多种顽症好了,减轻了家庭经济负担,而且也使我明白了做一个好人的道理,拥有了一个纯朴、善良的胸怀。丈夫见到我的变化,在大法的感召下也于同年七月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从此,祥和、欢乐、美满、幸福就沐浴着我的小家庭。

可是美好的生活刚刚开始不久,邪恶之首江XX出于小人的妒嫉,不顾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违背宪法,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大法及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残酷迫害,从此一场邪恶践踏法律、迫害善良的悲剧在中国上演。为了向政府说明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维护国家利益,我和丈夫依据宪法和国家上访条例的有关规定,乘出租车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可是,邪恶之首江XX怕他的卑鄙阴谋被揭穿,却凌驾于宪法之上,剥夺了我们上访的权利,在去北京的路上,沿途布满了关卡,结果在半路被蹲在路边的警察劫持回了镇政府。在镇政府,我们被逼迫坐在椅子上,连续二十四小时观看污蔑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的录像。在观看期间不准低头,不准睡觉,否则警察就拍桌子,瞪眼睛,然后强迫我们在“保证书”上签字,不签就被关在小屋里。我们的人身自由和人身权利被非法剥夺。

2000年正月初4日上午,我和功友在镇政府所在地大街上炼功,第二天下午村治保主任到我家说:公安找你问点事,你去吧,说了就回来。当时我想;没做违法的事,公安不能把我怎么样,再说公安也得讲理吧,他不至于执法犯法吧。于是我就去了。结果这一去,却中了他们的圈套。到了那里,恶警吕某就盘问我;是谁组织去炼功的,谁带的炼功录音机,去了多少人。我说不知道,他就暴跳如雷,逼我脱下大衣,赤脚站在水泥地上。即使这样,还不解恨,满口下流话的骂我。这时,恶警王某带着几名警察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将我家翻的乱七八糟,把在场的孩子吓呆了。这那象成天嘴里喊着“为人民服务”的警察,简直就是江XX的家奴和打手。在公安分局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四小时后,又被镇政府非法关押在一公司的大楼里。房间很大,用几块床板铺在水泥地上,没有行李。当时正是寒冬,天气特别冷。晚上只让盖着一件大衣睡觉,没有任何取暖的设备。和我一起被非法关押有依法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有在街上炼功的法轮功学员,还有不放弃对真善忍信仰,坚决修炼法轮功的学员,(这种学员是在家被公安问及炼不炼法轮功时,因回答炼法轮功而被抓进来的。)总共非法关押了二十三人。

在这二十三人中,有七人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市拘留所。镇政府为了增加看守人员,就从被关押学员的所在村抽调村民,协助他们对我们进行看管,共有十余人不分昼夜的轮班看管我们。非法关押我们的房间,所有的窗户都钉上钢筋,为了防止外界窥见他们的非法勾当,窗玻璃涂上了涂料,屋里很暗。他们不但在肉体上折磨我们,还从经济上对我们进行迫害。他们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非法剥夺了我们的人身自由,采取非法强制的手段关押我们,这已经是违法的了,却逼迫我们的家属交了600元的生活费,为他们的非法迫害提供经费。在我们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于某对三名大法弟子进行毒打,其中一男性大法弟子被打的鼻青眼肿,一耳朵被打的当时就失去了听觉。在于某值班期间,他变着法折磨我们,逼迫我们不是长时间蹲着,就是长时间站着,逼迫我们读污蔑李老师和法轮大法的书。镇长高某更是邪恶,他逼迫我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到我们的拒绝后恼羞成怒,逼迫我们学练其它功法,强迫我们拔大院的草,看押着我们去扫四里远的镇大街。他们一边折磨着我们,一边变着法的搜刮我们的血汗钱,以不放人相要挟,逼迫我们的家属上交了2000元钱,却在电视广播上污蔑我们的师父敛财,真是卑鄙至极。这一次共非法关押了我们34天。

我们被释放后,并没有获得自由。XX指派人监视我,每天得向他汇报情况。如果到了敏感时期,高某就开始带人到处绑架大法学员,进行非法关押。有一次他们晚上到我家绑架我,满家翻遍了也没抓着我,第二天早晨四点多钟又来抓我,又扑了个空,他们还不死心,接着到我婆婆家去抓我,也没抓着我。他们这种非法的做法给我的家庭和亲人造成了深深地伤害。也严重干扰了我及邻居的正常生活。

2001年6月21日晚上九点钟左右,公安分局的恶警又一次到我家抓捕我,要将我绑架到邪恶的“610”洗脑班强制洗脑。当时,我父母二老(79岁)下午刚刚被接到我家,父亲脑血栓留有痴呆症,母亲前天坐客车时不慎将腰骨摔伤,生活不能自理,二老都需要照顾。我将上述情况向他们讲明,没想到他们却没有半点怜悯之心,非要将我绑架到“610”去不可,我坚决不去。他们见我态度坚决,又怕强行绑架惹起民愤,就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对我说;你这也是实际情况,你跟我们到XX分局说明一下情况,就把你送回来。我相信了他们的话,跟他们到了分局。可到了分局后,却根本不让我说话,一邪恶的副局长说;谁叫你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就得抓到“610”里去。说着就命令手下人员强行往车上拖我,这时天下起了大雨,当晚将我非法挟持到邪恶的“610”洗脑班。

我被强行绑架到“610”洗脑班后,给家庭造成了极大困难和痛苦。丈夫既得照顾孩子和两位老人,还得上班和管理地里的农活。实在没法,只好将两位老人送到了我妹妹家。当时正是麦收季节,下了几天雨,小麦收割后急需晒干,可邪恶的“610”洗脑班却丧尽天良,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就是不放我们回家。多亏善良的乡邻帮助丈夫将小麦晒干封好,才使我辛苦一年的庄稼得以归仓。小麦收割完后,又赶上玉米追肥季节。庄稼人都知道,玉米如果误了追肥季节,一年的收成也就泡汤了。可邪恶的“610”洗脑班根本不顾农民的疾苦,还是不放人。好在世上还有好人,在乡邻的帮助下,冒雨给玉米追上了肥。

在邪恶的“610”洗脑班期间,为首的歹徒王某、戚某和其他邪恶之徒对不放弃“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肉体和精神折磨。昼夜不让学员睡觉,而后关进小屋里,不让与其他学员接触,每顿只给小量的食物,使学员时刻处于饥饿状态。

当我被释放回到家里,父亲已消瘦了许多,他老人家目睹了我被抓捕的场面后,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并且政府人员仍然不断到我家骚扰,使父亲病情加重,不久离开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