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加持我闯过道道难关


【明慧网2003年4月18日】2001年11月下旬,我到北京正法。在火车上给人讲真相,被恶人告密,乘警把我找去问自焚是怎么回事。我说:是假的,天安门广场一个游客都没有,一个外国人也没有,你们难道看不出来吗?把他们问的哑口无言。于是我就盘腿发正念,他们以为我在炼功,车到保定硬拉我下车,我说把票还我,我要上北京。他们一听就强行把我带下火车,并搜去了我身上的780元现金。我心想这次去北京没机会了,我就在保定火车站,把“法轮大法好”横幅双手举过头顶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这一喊把女恶警吓坏了,一拳打在我头上,把我强行送到看守所。在那里我遇到了当地的一个同修,已关了两个多月,一直绝食抗议,她的爱人也关在里边,他们都很坚定的说:“决不辜负师父的一片苦心。决不能爬着走出去。”并坚持讲真相,有一个犯人就因为听了真相而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非法关押三天后,我被送回当地派出所。他们把我铐在派出所的铁窗上,从晚上六点半到第二天九点多钟。夜深人静我又冷又饿,就不断地背《洪吟》、《论语》和经文,背着背着,一阵难忍的疼痛使我失去了知觉。不知有多久我又清醒过来,醒来后精神倍增,判若两人,我知道是师父一直看护着我,给了我又一次生命。当时我很激动,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坚定走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路,法轮大法是正法,谁也动不了我的心。”

然后警察又把我押到看守所,在那里叫我跪下,我说:“我没做坏事。我只给我师父下跪。”恶警干事就叫来几个男犯人把我强行按下去,我说:正一切不正的。他们就用脏棉纱堵我的嘴,把我反铐在铁窗上直到吃饭。吃完饭又铐在铁窗上一天一夜。当时正是12月,天很冷,我赤着脚,脚尖着地,可一点不觉冷,感觉地下冒热气,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激动得热泪盈眶。早上警察干事问我炼了功有什么好处,我说炼了功身体好,心性向好的方面转化。后来我不断发正念,一个月后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

回家后居委会经常到我家干扰,我的怕心又起来了,不能静心学法,总想找个地方躲一躲。又是慈悲的师父借别人的嘴和梦中点化我。“缘已结,法在修,多看书,圆满近。”(《洪吟》·安心)不断在我脑海中出现。通过一段时间学法,慢慢去掉了怕心,现在每天上午在家学法炼功,下午和姐姐一道出去讲真相。我母亲80多岁了,身体不好,没有文化,胆子又特别小。我就利用晚上给她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她越听越爱听,现在身体也好了,胆子也大了,有时还和我一道出去讲真相。

一次遇到一个卖水果的老大爷,我看他腿不好使,问他怎么了,他说腿疼没人管,靠卖水果维持生活,我们就买了他的水果,并给了他真相资料,告诉他做好人的道理,有空多念“真、善、忍”、“法轮大法好”会有福报。过了一段时间我和母亲又遇到他,他高兴的对母亲说:“老太太,你真有福气,有这么好个女儿,我回家常念真善忍、大法好,腿已经好了,我真谢谢你们哪!”我说你不用谢我,谢我师父吧,是师父教我们这样做的。

最后用师父的话与同修们共勉:“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正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