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大法弟子经历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的暴行


【明慧网2003年4月21日】我得法多年,99年7.22后大法被迫害时,我心里非常难过,本想去北京说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可是对家人的情放不下,想到家里还有两个没成家的孩子,妻子也没有职业,家里生活比较艰难,没舍得放下小买卖,就没有去,但是我的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大事没有完成似的难受极了。

2000年6月份,我听别人说哈尔滨博物馆展览诽谤大法的画展,有许多人去讲真相,我就去了,我在留言上写了:法轮大法是正法,让我们做好人……我刚想写大法是怎么改变自己人生的,就来了一巡警把我带走,问我家在哪里住?这个巡警找了辆车,把我送回县城派出所,小警官气得抓住我就是几拳,说我给他添乱,这月的资金算没了。后来恶警把我送到县劳教所非法关押了一段时间。

2001年10月份,我同我的老伴和儿子因贴大法真相材料被巡警送到看守所,在那里受尽折磨。恶警三天二头地就叫犯人打我一次,每天早晨洗一次凉水澡冻我,非法关押了二个多月,我的家属花了一万七千元钱把我们父子二个赎了回来,可公安总局的帐面上写的所谓保证金只是一千元,其余都叫恶警据为己有了。自从我进去后,派出所还到我家去了几次骚扰。当时让我老伴回家把书上交,老伴没同意,当时被打了一通,二儿子害怕,把书交上去,被罚款2000元才把老伴放回。

2002年1月12日我又因发大法真相材料又一次被送到看守所,因家里没有钱给恶警,我几乎天天挨打。吃饭的时候叫我们都在边上蹲着,不许动、不许抬头看,带班的犯人慢慢吃完才叫我和其他犯人快点吃。家里花钱买的被子我也没用上,让我和别人合用一个被子,带班犯人一人用了好几床被。三天两头让我写“保证书”,我不写,就打骂我。有一天放风,大家一齐往外走,因我年龄大了,再加上多日的折磨,被挤坐在带班犯人的床边上,没有坐实,带班犯人就大发雷霆,一声令下,对其他犯人说:给我打。几个人拳打脚踢把我的肋骨当时打断了一根,疼痛难忍,多日不能大口喘气,晚上疼得睡不着觉还不能说,如果说肋骨被打折了,它们会打得更狠。我在那里呆了二个月,人已经瘦得皮包骨。

后来我被送到万家集训队,每天早上大法弟子被逼迫着站一排,自己拿盆,把水接满,大家一齐往自己的身上浇水,全身冷得发抖,之后,把我们关在一间空屋子里,把门窗打开冻我们。

在万家关押了半个多月我又被送到长林子劳教所,到了那里,前二个月劳动,过后办洗脑班,讲污蔑大法的话,大法弟子谁站起来讲真话,恶警就把谁关在小号里,用手铐子吊起来,一吊说是二天二夜。我因说真话也受了此刑,吊了二天二夜加8个小时。

在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中有二名大学生,他们不配合邪恶,经常揭露邪恶,因此三、两天就被关进小号一次,每次放回来,他们都瘦很多,后来就看不到他们了,恶警说别的队还有一名大学生,都判刑了。我真担心,不知他们是否还在人世?

恶人逼我们写“保证书”,对于不写的,恶警就把犯人中最狠的找来,给我们大法弟子一个个受刑,上大挂、用电棍电、叫我们蹲着,脚尖着地,拳打脚踢,我的肋骨又一次从原位伤的地方又断了。有时大法弟子正在那坐着,恶人就突然从后边照脖颈上就是几下,如果是不修炼的人,早就不行了。有的大法弟子被两只胳膊往后背,疼得昏死过去之后再用冷水浇。有一名叫吕志凡的大法弟子,非常坚定,被用尽了酷刑也不写“保证书”,最后被折磨的送进了万家医院,一个半月后又送回长林子劳教所,不知在万家医院受到怎样的残害,人回来之后已不是原来的人,聪明伶俐的吕志凡,年纪轻轻的腰也弯了,精神都失常了。

以上都是我亲眼目睹、亲身经历的真实情况。